終極學生在都市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欺負人去(1/2)

終極學生在都市最新章節

含光手一揮,指著那白衣男子怒道:“宵小之輩,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

男子臉上的肌肉狂抽,尼瑪的還真遇到一個神經病啊,他難道看不出來自己好歹也是靈宇境下品巔峰修為的強者,實力在他之上?

當下實在懶得多浪費口舌了。

這種愣頭青,殺了算了。

下一刻,一道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狠狠轟向含光。

含光仿若被嚇了一大跳一般,連滾帶爬的逃進那院子裡。

“轟!”

那道氣息硬生生的轟在那院落大門之上,一下子就將那破舊的大門連同上麵懸掛的那匾額,轟成了碎沫子。

白衣男子滿臉冷笑,大步走進那院落,打算殺人。

逃進院子裡的含光簡直氣壞了,這家夥竟然敢毀他宗門匾額,當真以為含楓宗沒人?

李澤道直接捂臉,宗主是不是有病啊,這個人不過區區靈宇境下品巔峰修為,你隨便動動手指頭不就可以戳死他了嗎?

你怎麼就溜得跟隻兔子似的,任憑他打碎那大門以及匾額?

匾額碎了……那就碎了吧,李澤道早就看那醜不拉幾的匾額不順眼了。

關鍵是,之後肯定還得他來收拾啊,你妹的!

“副宗主,事關我含楓宗的榮譽以及尊嚴,還不趕緊將這宵小之輩打個半死?”

李澤道一臉黑線,卻是也隻能上前,看著那大步走進來的白衣男子。

你搭理誰不好,你為什麼要搭理含光這個腦子有病的二貨呢?

這下好了,把自己的小命也搭進來了。

又是靈宇境下品?此等修為的弱者竟然還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

白衣男子果斷受不了了,直接出手。

下一刻,一隻被強大氣息所籠罩的拳頭狠狠砸向李澤道那張臉。

李澤道無奈的歎了歎氣,舉起手中的笤帚,像是掃垃圾似的,隨意衝著那拳頭掃了過去。

呼吸之間,一股強大的氣息擋住了那拳頭的攻勢。

白衣男子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滾圓,仿若見了鬼一般。

“轟!”

拳頭粉碎,那道氣息狠狠的轟在白衣男子身上。

白衣男子身體劇烈一晃,那張臉上慘白如紙,嘴角處緩緩的溢出鮮血。

他瞪大眼睛看著手持笤帚的李澤道,腦海劇烈轟鳴起來,心裡掀起了滔天狂狼,著實難以相信這是真的。

這個人明明靈宇境下品,為何可以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氣息出來?這強大氣息,他壓根就抵擋不住,怕有靈宇境中品修為,甚至是之上。

白衣男子眼神裡的震驚,逐漸被驚恐所替代。

踢到鐵板了。

“宵小之輩,報上名來!你妹的敢毀我宗門匾額?你若不給本宗主一個交代,本宗主定要踏平你身後那勢力!”含光仿若那小人得誌,衝著白衣男子叫囂。

李澤道趕緊低頭繼續打掃,太丟人了。

他大概知道含光為何要這樣做了。

青龍門不知道含楓宗的宗門就坐落在這青龍城裡?那就打得讓其知道為止。

白衣男子沒有理會叫囂的含光,他眼神驚恐且警惕的盯著李澤道看,注意力全部都在他身上。

在他看來,含光不過是區區一條就知道叫的狗,他真正的敵人,是眼前這個手拿笤帚之人。

該死的含什麼宗的,竟然敢動我?你們怕是不知道本公子來自那第一藥坊,我姐更是青龍門紫雲真人的第七個關門弟子?

你們死定了!

下一刻,見一招就將自己打吐血的家夥竟然繼續低頭掃地,白衣男子眼珠子一轉,身形一閃,迅速逃離這院落。

“副宗主,這宵小之輩在看不起你。”含光說。

李澤道無奈說道:“他更看不起宗主您。”

“副宗主你是知道的,本宗主向來低調,無所謂是否被看得起……你沒看不起本宗主就可以了。”含光說。

這話,似乎有些曖昧啊,就好像再說,其他人不喜歡我不要緊,隻要你喜歡我就行了。

李澤道臉上的肌肉扯了扯,一身雞皮疙瘩,趕緊後退離含光遠些,這才作揖:“宗主的高大形象足以讓小的仰望,小的一靠近您,就覺得那是褻瀆!”

含光讚歎,副宗主真仍是拍馬屁的高手啊。

繼續拍,彆停!

兩人說話期間,一聲沉悶異常的聲音在這院落回蕩,整個院落似乎都搖晃起來了,那牆壁在這悶響的撞擊之下,竟然出現了數道裂痕。

卻見那白衣男子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一堵無色無形的牆上,這一撞簡直都要把他的魂魄都給撞出來了。

那是李澤道方才所布置的防禦魂陣!

白衣男子身形重重倒地,那張已然扁了的臉呆滯的看著天空,那雙充滿了悲憤跟委屈,都快哭了。

不就是教訓一個不知死活的弱者嗎?為什麼竟然連如此強大的防禦魂陣都搬出來了?太欺負人了!

“副宗主辛苦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本宗主就行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