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學生在都市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眾生平等(1/2)

終極學生在都市最新章節

不知過了多久,仙音嫋嫋散去,這精致的院落再次被祥和的平靜所籠罩。

李澤道這才如同美夢初醒一般,心馳神醉,內心裡充滿了陽光,暖和異常。

他站起身來,麵色恭敬的對著那小屋深深作揖,卻是心生想遠離這個院落的想法。

在他看來,他往這裡一站,對那屋中之人,都是一種褻瀆。

這回,梵音仙子沒繼續晾著李澤道了。

細膩卻又縹緲的聲音從那屋裡傳出:“寧副宗主,方才本宮正凝神靜氣,做著演奏《靜心咒》的準備,並非有意疏忽於你,還請莫怪。”

這縹緲細膩的聲音裡似乎還多出了一絲疲倦,顯然彈奏這《靜心咒》,極度耗費心神。

堂堂梵音宮宮主,甚至就連藥域府府主都不敢不敬的梵音仙子竟然對他如此客氣,特地解釋了一番,這讓李澤道著實受寵若驚,趕緊低頭回應:“小的不敢。”

心想這梵音仙女也太和氣了些了吧?她對任何人的態度都是如此?還是僅對自己?她果然看上自己的帥氣的皮囊以及更為帥氣的靈魂?

褻瀆!褻瀆!

李澤道趕緊掐滅自己那種飄飄然的想法。

“寧副宗主,請坐。”

“小的……站著就可以了。”

李澤道終究沒敢坐那晶瑩剔透的椅子之上,甚至早就已經忘了的那種自卑感似乎又出現了。

就好像絲麵對著高不可攀的女神一般,李澤道竟然自卑了。

他也相當納悶,他為何會心生此等心理。

他又沒有泡這梵音仙子的想法不是?

還是趕緊離開的話,這個梵音仙子,太可怕了。

“那茶名為紫露,不見得稀罕卻勝在回甘無窮,寧副宗主一試便知。”梵音仙子又說。

這茶看來是不能不喝了看,李澤道深深作揖,隨後走過去拿起那看起來詭異的茶,硬著頭皮喝了一口。

眼珠子一下子瞪大,這味道……跟白開水也沒啥區彆啊。

吞咽下去,不對,這種瞬間仿若直擊靈魂深處的甘甜是怎麼一回事?

“如何?”梵音仙子問。

“這茶,甚至奇妙。”

李澤道放下杯子,對著那竹屋作揖,口中芳香異常,身體飄飄然,著實回味無窮。

“寧副宗主喜歡就好。”梵音仙子說。

此等如此客氣的待客之道……李澤道說沒有壓力那是假的。

於是李澤道直接比步入話題,小心翼翼詢問:“不知道仙子找小的何事?”

“無事。”

“……”

梵音仙子聲音依舊縹緲細膩,讓人心生無限遐想:“就是單純的想看看在那萬霧峰上,當著眾宗門勢力的麵放走地魄神參者,是怎樣一個人。”

李澤道心想果然跟地魄神參有關,隻是不知道她要如何折磨自己。

“為何放走地魄神參?”梵音仙子問。

李澤道決定實話實說:“小的……不忍心。”

“不忍心?”

“那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孩童,還衝著小的笑。”李澤道如實說道,“小的實在不忍心看它受到任何傷害。”

“原來如此。”

梵音仙子又問:“若那不是孩童,而是一隻鳥,一條魚,或是一枚擁有靈智的果子呢?”

“那小的定然趕緊將其送到梅聖姬大人手中。”李澤道想也不想,立即回答。

這還用說嗎?李澤道又不是傻子。

在強敵環伺身中劇毒的情況下,他當然要拿地魄神參來換取自己的小命了。

一陣沉默。

縹緲細膩的聲音再次傳出:“寧副宗主不覺得眾生應當平等?既然如此,一個孩童跟一隻鳥一條魚一枚有靈智的果子有何分彆?”

李澤道怪異至極,這梵音仙子莫不過閒著沒事乾所以找自己辯論來了?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說:“眾生平不平等,小的見識淺薄,也說不太清楚。”

眾生要是平等,那才見鬼呢。

這終究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也隻有強者才有資格說出眾生平等這種話。

“隨意說說即可。”梵音仙子說。

看來是不能不說點什麼了,李澤道小心翼翼的說:“小的是這樣看待所謂的眾生平等的。”

“如仙子大人所見,偌大天界一切眾生之間,從來都未曾平等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