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學生在都市

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 梵音穀(1/2)

終極學生在都市最新章節

梅聖姬更想殺人了,這家夥竟然還不情不願起來了,整得梵音宮這是強迫他去似的。

此等行為作風,並且還是區區靈宇境下品修為,卻還能活到現在,當真是奇跡。

含光並沒有阻攔李澤道前往梵音宮,見副宗主得意無比的樣子,他知道他也攔不住,更何況也不能當著梅聖姬的麵攔,否則就是不給梵音宮麵子。

他隻能拍了拍副宗主的肩膀,語重心長的交代道:“副宗主放心,本宗主定會在宗門等你回來抄寫門規,晚一天回來,多抄寫一百遍……無論如何,活著回來!”

“……”李澤道心想我還是死在那外頭算了,何必受這種鳥氣呢?

當下,李澤道小心翼翼的跟在梅聖姬身後,掠上那淡紫色古箏形狀的魂雲。

不過幾個呼吸,含光那絕對可以說相當無恥的身影消失在李澤道視線範圍裡。

掃了前方那數到以梅聖姬為首的曼妙之極的身影一眼,怕眼珠子被挖出來,李澤道趕緊將眼神移開,看向周圍那些顯得縹緲的雲霧。

李澤道的內心又是緊張又是期待此次梵音宮之行,也不知道那位梵音仙子見他這是要做什麼。

一路腦子胡亂猜測,李澤道來到了那常人壓根就無法靠近的梵音宮。

梵音宮坐落於梵音穀之中,梵音穀的景致跟藥域很多景色宜人的山穀無異,看起來沒有什麼太特彆的地方。

所以李澤道實在很難想象,披著一層神秘色彩的梵音宮就處於這樣一處沒有什麼特彆的山穀之中。

你看藥域府多氣派,位於藥域正中心那藥域山上,處於那千雲峰的最高之地,衝著四麵八方散發出強大的威懾。

這代表著藥域府在藥域絕對核心地位。

不過山穀上空卻是被強大的魂陣所籠罩。

那魂陣所釋放出的那種壓迫感,足以讓大道境強者對此地產生強烈的畏懼之心,萬萬不敢靠近分毫。

顯然穀中之人喜愛清淨,不喜他人叨嘮,因此布置下那樣一道防禦魂陣。

與此同時,有各種樂器發出的音符交織在一起,隨同那柔和的微風,翩翩襲來,挑撥著李澤道的靈魂,讓他仿若如同置身於美夢之中,舒坦至極,都快要睡著了。

顯然在那山穀之中,有不少人在練習彈奏各種樂器。

李澤道微微閉上眼睛,陶醉於其中,心想要是可以暫時的被“困”在這個地方,默默的提升自身修為,似乎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至少比跟在含光身邊來得安全多了,而且還不用抄寫那些讓人惡心的門規!

李澤道趕緊將含光那二貨拋出腦外,著實鬱悶為何要想起他,這不是惡心自己嗎?

“寧楓副宗主,這邊請。”

下了魂雲之後,梅聖姬在前帶路。

懷著複雜至極的心情,李澤道趕緊跟上,朝著這山穀深處走出。

卻見一路儘是那錯落有致的亭台水榭,被祥雲所籠罩的白牆黛瓦,空間的那氣息蘊含著各種悅耳音符,李澤道覺得那神仙所居住的地方,怕也不過如此。

偶爾有曼妙身影出現,皆對梅聖姬恭敬作揖,然後那一雙雙漂亮的大眼睛還會好奇的打量李澤道幾眼。

主要是,此等修為的弱者,而且還是男的,怎麼有資格進入這梵音穀呢?

若非李澤道早就見慣了美女,已然擁有極其可怕的自控能力,此刻怕是一顆心都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

一隻夢蝶飄到梅聖姬跟前,顯然是傳遞什麼訊息來了。

梅聖姬止步,回頭頗為怪異看向李澤道。

李澤道趕緊作揖。

“寧副宗主中了五毒宗冥毒那冥毒丹之毒?而且在那地魄神參爭奪一戰之中發作了?”梅聖姬問。

內心多少有些震撼。

此人不過區區靈宇境下品修為,在那冥毒丹發作之際,竟然還可以布置出防禦魂陣,隨即出手斬殺五毒宗那修為比他高的弟子?

這得何等強大的精神力方才能做到這一點?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竟然還出手將那地魄神參給放了。

他本可以拿地魄神參來換取冥毒丹的解藥的。

李澤道尷尬一笑:“多謝聖姬大人掛懷,小的服用藥瓔大人所賞賜的丹藥之後,已然暫時壓製住其毒性,暫時無礙。”

梅聖姬微微點了下頭,沒在說些什麼,繼續在前帶路。

卻見前方赫然出現一片翠綠的竹林,那竹子散發出來的芳香,讓李澤道的精神為之一振。

進入竹林之後,那原本還在耳旁繚繞的音符戛然而止,周圍變得靜謐起來,顯然這片竹林被某種陣法從籠罩著,竹林外那些音符無法穿過那陣法。

這種靜謐,卻並非是那種詭異的死寂,而是那種安靜逸好。

李澤道甚至覺得自己似乎可以聽到那不知道花朵盛開的聲音,可以請到那七彩斑斕蝴蝶閃動著翅膀的聲音,甚是美妙。

前方是一條儼然用晶瑩剔透的紫水晶鋪設而出的羊腸小道。

李澤道小心翼翼的踩在這些紫水晶上麵,心想這隨便一塊紫水晶的價值,怕是可以在鳳凰市買一套房子。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