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尊天下

第一章 一老一小倆乞丐(1/2)

洛雅城,北漢的首都。

宇古大陸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之一。

富豪們在這裡日進鬥金,花天酒地。

但同時,這裡也是宇古大陸乞丐最多的城市。

街頭巷尾,路邊攤頭,披頭散發、衣衫襤褸的行乞者隨處可見。

衣著光鮮的富人們偶爾從邊上經過,心情好的隨意的丟幾個銅板,心情不好的捂著鼻子,滿臉嫌棄的樣子,歪著頭就過去了。

在眾多的行乞者中,有兩個乞丐最為醒目,和很多組合一樣,這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者和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

像是爺孫二人。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個頭發、胡子都已經花白的老頭子,左手拿著烤雞,右手拿著酒壺,啃一口烤雞,喝一口美酒,吃得是津津有味。

而一頭亂發,滿臉淤泥的小姑娘,卻雙手捧著一隻發硬的冷饅頭,細嚼慢咽,似乎很是舍不得一口吃光了,又好像是要從中品出它不一樣的美味來。

他們坐在街邊的牆角下,麵前放著一個缺了口的大土碗,裡麵有稀少的幾個銅板。

身前三米見方的地方,是一棵很大的榕樹,樹上掛著所剩不多的幾片樹葉,都已經乾枯泛黃,在北風中頑強的堅守著,看起來隨時都會隨風飄落的樣子。

路過的人們不禁對那老家夥投去了鄙夷的目光,而後同情的看了幾眼那可憐的小姑娘。

麵對人們的指指點點和小聲議論,老頭兒恍若未聞,依然大口大口的啃著烤得金黃油亮的烤雞,咕咚咕咚的喝著酒壺中的美酒,酒液混合著烤雞的油汙,順著花白的胡子,流淌到身上那泛著油光的襤褸衣衫上,吃相很是令人不忍目睹。

小姑娘眨巴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對此已經習以為常,隻是認真的啃著冷饅頭,偶爾看看過往的行人。

終於啃完最後一口烤雞的老頭兒,依依不舍的將手中的雞骨頭扔掉後,又舉起酒壺灌了一大口美酒,用那隻沾滿烤雞油脂的左手,隨意的擦拭了一下嘴上和衣服上的油汙,也不知是想把嘴和衣服擦乾淨,還是想把手擦乾淨。

他滿足的打了一個嗝後,又很不滿意的轉過頭去,看向也剛好啃完冷饅頭的小姑娘,吹著胡子,瞪著眼睛,非常生氣的大聲說道:

“你今天討的這烤雞什麼東西呀,半生不熟的,還不如昨天的那隻烤鴨呢,你想要我老命啊!去,罰站兩個時辰,要是站姿不對,小心我打斷你的狗腿!”

“又要罰站,天天罰站,還要站成那麼難受的姿勢,人家已經給你挑最好的烤雞了,怎麼還是不滿意呢!……”小姑娘一臉的委屈,眼含淚水的小聲嘀咕著,但一看到老頭兒瞪過來的眼睛,立刻停下嘴,乖乖的走到一邊,按照老頭兒要求的姿勢蹲起了馬步。

老頭兒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眯著雙眼,在這冬日午後的暖陽下,靠著後牆打起盹來。

雖然老頭兒像是已經睡著的樣子,但小姑娘依然嚴格按照老頭兒要求的姿勢,一動不動的蹲著馬步,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因為她知道,要是自己有一點兒的僥幸心理的話,立即就會引來更嚴重的懲罰。

彆看老頭兒仿佛是睡著了,可他就像腦後長了眼睛似的,隻要小姑娘的姿勢稍有不對,他就會毫無預兆的拿起身邊的那根黑色木棍,準確無誤的打到小姑娘的腿腳上,糾正她的錯誤。

長此以往,小姑娘再也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隻能委屈而又倔強的堅持著。

她不再哭鬨!

她不再流淚!

她不再求饒!

她不再心存僥幸!

唯一的選擇,就是老老實實按照老頭兒的要求去做。

她也明白,自己沒有任何彆的選擇,因為從有記憶起,就一直跟著這個老頭兒四處乞討。

老頭兒再怎麼凶狠,也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一切都要按照老頭兒的要求去做,要是稍有不慎,就是一頓棍棒。

痛了,急了,她也會躲閃,可是怎麼也躲不過那根靈活如蛇一般的黑色木棍。

老頭兒也從不禁止她的躲閃,時間長了,她慢慢的也發現了其中的一些規律,能一次比一次躲過更多的敲打,但終究還是要被打中。

不過,她也因此記住了老頭兒打出棍子的手法和規律,私下也悄悄的照著練習。

她在幼小的心裡暗暗發誓,有一天一定要躲過老頭兒所有的棍棒,並且也要學會打出這樣神出鬼沒的棍棒來。

在小姑娘一邊頑強的蹲著馬步,一邊悄悄思索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穿著青色道袍的老道士徐徐向這邊走來。

隻見他白發蒼蒼,一襲青衣,手執拂塵,長且花白的胡須隨風飄揚,確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摸樣。

他麵帶微笑的對著似乎已經睡著的老頭兒說道:

“老叫花,怎麼又在懲戒小丫頭了?”

眼看兩個時辰也差不多了,老頭兒沒有回答道士的話,而是頭也不回的吩咐小姑娘: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