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尊天下

第九五七章 蒼雲劍法無塵劍(1/2)

媚尊天下最新章節

那些閉著眼睛不忍觀看的人,聽到慘呼聲後,就都疑惑的睜開了眼睛。

這慘呼聲不對啊!聽起來怎麼是司馬寒發出的呢?

當他們睜開眼睛的一瞬間,看到的就是用左手蓋住右手肩膀斷臂處慘呼的司馬寒,以及已經掉落到擂台上的那一條手臂和那柄依然散發著寒光的環首刀。

而柳亭風手持七星劍,依然傲然的站立在擂台上,七星劍的劍尖正滴落著一滴紅色鮮血。

當最後一滴血滴落完畢,七星劍又恢複了一塵不染的模樣,散發著清冷的寒光。

柳亭風也依然白衣勝雪,不染塵埃,似乎剛剛斬落手臂的人並不是他一般。

這是武林大會比試至今戰鬥速度最快的一戰,眨眼間戰鬥便結束了,很多人甚至都沒有看到戰鬥的過程,因為他們已經閉上了雙眼。

沒有刀來劍往,沒有武器碰撞,兩人都各出了一招而已,戰鬥就結束了。

想要一刀環首的人,沒能環首成功,倒是那條想要斬人首級的手臂被人斬掉了。

這也是武林大會比試至今最慘烈的一戰,一人想要斬首取人性命,一人出手一劍便斬掉了對手的手臂,見了血,斷了臂。

在此之前,幾乎所有的比試都是點到為止,最多就是消耗靈力,觸及舊傷而已,並未出現這樣的慘烈場麵。

人們好久都沒有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就連段英卓、陸修竹和梅長青三人,臉上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雖然很多人都沒有看到柳亭風的那一劍,可是,也有不少人是看清楚的,其中就包括這三個強者。

半晌之後,還是梅長青首先一臉嚴肅表情的說道:

“這一劍,有種勢不可擋的氣勢。”

段英卓點點頭說道:

“這一劍,仿佛深秋時節寒夜中的一顆孤星,閃爍中有著一往無前的清冷,這是一招完全進攻,而沒有任何防守的劍招。”

陸修竹臉上一直掛著的淡淡微笑也不禁收斂起來,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這招劍法,柳亭風不是第一次施展,在淩雲榜大比上,麵對強勁的對手唐元思,他就曾經施展過一次,叫做孤星劍。”

“孤星劍以點破麵,仿佛來自天外,劍意卻又凝聚在一點,幾乎無法破解,彆說同境界的對手,哪怕是高一個境界的對手,也隻能選擇避其鋒芒,而不能硬接。”

其實,淩雲榜大比的時候,段英卓和梅長青也是在場,他們又何嘗不記得。

段英卓感歎道:

“雖然是同一招劍法,可是,比起淩雲榜大比時的威力,不知強了多少倍。”

“柳亭風在劍道上的感悟,確實很深,似乎每一次走上擂台,他都在提升之中。”

梅長青淡淡的回答道:

“年輕人就這點好,有著很大的成長空間,所以每天都在變化和進步。”

段英卓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就轉而說道:

“他們的比試已經結束,接下來就到你們上場了啊!”

擂台上,當司馬寒終於自己點穴封住了穴道,讓血不再流,然後忍著巨大的疼痛,伸出左手,將

自己的斷臂和環首刀撿了起來。

柳亭風收回七星劍,抱拳道:

“承讓!”

戰鬥之前,兩人都沒有互相行禮,現在戰鬥結束了,看到司馬寒撿起斷臂和環首刀的一幕,柳亭風心中的氣也消了不少,這才下意識的抱拳行禮。

隻不過,這“承讓”兩個字,停在司馬寒的耳中,卻充滿了諷刺意味,他的心就好像再次被針紮了一下,眼中的恨意濃得似乎都要凝結成冰了一般,他冷眼看著柳亭風,帶著深深的不甘,憤怒的說道:

“斷我手臂?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說完,就帶著痛苦的表情,一個閃身便離開了擂台,回到了乾刀門的看台處。

柳亭風也對著觀眾們微微鞠躬行了個禮,便飄然離開了。

擂台暫時空了下來,立刻有人上去將血跡擦拭乾淨。

沒有掌聲,也沒有喝彩聲,人們看起來都好像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般,暫時還處於呆滯狀態。

不一會兒,陸修竹和梅長青便走上了擂台。

這兩人都是渡劫期後期的頂尖高手,可是,觀眾們好像已經將熱情在上一場就用光了一般,竟然都沒表現出多大的熱情,就帶著平靜的表情在看著擂台上的兩人,似乎也沒有多少期待。

兩人都是用劍,陸修竹表情溫和,梅長青表情嚴肅。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