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凶蟾

第一百二十一節 分寶(1/2)

西遊之絕代凶蟾最新章節

天地五行,各有妙處,水為世間生靈之本,更是妙用無窮。若說對這水之一道的領悟,世上當然無人能夠超過上古水神。

然而,僅僅憑此一道上的修為,便已讓共工在上古大能中幾乎無人能敵,可見凡事貴精不貴多,一切終究還是要看個人的本事。

水神共工從不收徒,隻有在屬下立下大功之時,才會將自己對水之一道的領悟展示在對方麵前,任其領悟參詳,他也絕不肯出言指點半句。

然而,誰都無法否認,這實在是世間第一大機緣,但凡得此機緣的,隻需悟得一鱗半爪,如應龍、風伯之流,也無不成為了名震千秋的超級大能。

當然,這些都是上古之時的人物了,也早已隕落於曆史的長河之中,而如今存活於世的,除了那位水猿大聖無支祁之外,也隻有雲翔一人了。

共工的水之一道,當真是深奧無比,若是真想將其悟透,恐怕要花費千年萬年的時光,區區三天自然是遠遠不夠的。

不過,雲翔並非真正的水妖,不是專修水係法術的妖族,他如今能做的,其實便是結合自己的水髓毒與八卦道人的陰陽五行之術,來嘗試去領悟一些高深的法術罷了,三天時間,已是讓他受益不淺,甚至於,對於那五行中的另外四行,也有了一些全新的感悟。

三天後,包裹他的藍色水球轟然破裂,水流卷著他再次來到了江棘的麵前。他剛剛張開雙眼,便見五道水流托著五件法寶送到了他的麵前,接著就是江棘的聲音道:“雲翔,這寶物如今都已是無主之物了,你且拿去好好祭煉一番,倒也算是些許助力。”

雲翔大喜,連忙收好了五件寶物,匆匆拜彆了江棘,離開了地府。

回到了凡間,他略一思忖,便也沒有返回長安城,而是徑直來到了壓龍山,依照約定,胡寧也早已帶著金角、銀角二兄弟等在了那裡,隻等他前來彙合。

方一落下了雲頭,山神九尾夫人便已帶著眾人迎了出來,隻見胡寧嗬嗬一笑,道:“母親,我早說過,雲叔叔今日定然會來,果然沒有絲毫的差錯。”

金角、銀角兄弟則是笑道:“雲大哥來得好慢,惹得乾娘白白苦等了三日,還不快過來與她賠罪?”

九尾夫人嗔道:“你們這些小家夥,怎的淨會亂嚼舌根?我不過是擔心事情又有什麼變故罷了,誰又說心急等他了?”

說話間,她卻還是偷眼看了看雲翔,眼中儘是喜悅之色,臉上卻已湧上了一片酡紅。

而雲翔笑著點點頭,注意力卻集中在了金角兄弟那奇怪的稱呼之上。

“乾娘?”他看了看兄弟二人,又看了看九尾夫人,眼中儘是詫異之色。此時他才想起,在西遊記小說之中,這二人似乎也是認了九尾夫人做乾娘,難道說,自己居然無意間又成就了曆史的走向?

九尾夫人見他似乎有些好奇,便主動開口解釋道:“小蛤蟆,你有所不知,寧兒與這兩個小家夥一見如故,已然結拜為兄弟了。”

這個輩分,簡直是亂得一塌糊塗啊。雲翔無奈搖了搖頭,看向胡寧,卻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衝著金角兄弟擠了擠眼睛。

說起來,這事倒也怪不得他,雲翔一向喜歡與人稱兄道弟,便也造成了胡寧見人矮一輩,叫誰都是叔叔、阿姨的,多年下來,本也是習以為常了。

隻是這一次,麵對這兩個看上去不過十歲出頭的童子,一聲叔叔終究是叫不出口,幾天下來,與二人一直兄弟相稱,最後乾脆義結金蘭,也算是各交各的。至於九尾夫人,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乾娘了。

也許,隨著自己與那些書中記載的人物越來越靠近,自己真的成為了曆史的一部分吧,隻是希望,最終的結果能夠改變才好。

不過,確定了這樣一個輩分,自然也有著一些好處。兄弟倆雖然是八卦道人身旁的童子,但如今離了天庭,算是毫無根基,如今認了九尾夫人為乾娘,就可以順勢成為壓龍山山神的眷屬,日後若是有人問起,倒也多了一重身份,算是未雨綢繆。

一行五人隨口寒暄著,便進入了山神洞府之中,雲翔關好了大門,便小心翼翼地取出五件法寶,依次擺在了桌上,笑道:“金角,銀角,你們且看,這次總算是不虛此行,將這五件法寶中的印記儘數抹去,你們隻需加以煉製,便多出了五件頂級防身法寶,當真是天大的機緣啊。”

二人聞言一驚,道:“雲大哥,難道還真有高人能在三天內破除我師傅的法寶不成?”

雲翔點頭道:“早就與你們說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們師傅雖然是三清聖人之一,卻也未必真是天下無敵。”

兄弟二人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桌上的寶物,略一沉吟,道:“既是如此,那便按照原本的約定,還請雲大哥先挑選寶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