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凶蟾

第一百二十節 出手相助(1/1)

西遊之絕代凶蟾最新章節

江棘聽得雲翔的疑問,無奈搖了搖頭,歎道:“你也看到了,我眼下這具肉身實在是太弱了,根本無法長時間承載我如今的神魂,時至今日,在更換肉身隻會更加麻煩,所以,我也隻能儘力錘煉這具肉身了。”

“錘煉肉身?”雲翔想了想剛才對方身上那幾乎能要了人命的傷勢,還有外麵那猛烈無比的疾風驟雨,頓時頭皮發麻,道:“難道烈河增如今這般狀況,竟是你在錘煉肉身?”

江棘苦笑道:“沒辦法,在以前那個時候,我們錘煉肉身的方法還要激烈百倍,隻是如今天地間的靈氣太過和順,便是我借用了這烈河增的一界之力,也隻能做到如此地步。不過這樣也好,倒也不怕損壞了這具肉身,算是循序漸進吧。”

他說的以前,應該就是上古之時吧,沒想到那時的天地靈氣居然如此暴烈,也難怪能誕生出那許多超級大能了。

雲翔略一沉吟,道:“不知若是用這樣的辦法,要花多久才能將這肉身錘煉完成呢?”

江棘搖了搖頭,道:“若要承載我的神魂,恐怕怎麼也得個兩萬年吧,隻可惜,這烈河增的靈氣恐怕經不起如此透支,最多兩千年,就要另尋他處了。”

雲翔心中暗暗咋舌,道:“之前聽無支祁說,若是能找到定海珠、定海瓶和定海神針三件法寶,便能助你早日脫困,可是真的?”

江棘點頭道:“正是,那三件法寶本就是我的肉身所化,隻需將其煉入如今這具肉身中,便自然大功告成,便是隻得到其中的一兩件,也可以使我如今的努力事半功倍。隻是他已許久沒來見我了,也不知是否有了什麼頭緒。”

雲翔歎了口氣,一臉羞愧地道:“實不相瞞,我們原本已經找到了定海瓶的下落,隻是本事不濟,不是那法寶主人的對手,無支祁被人抓了去,我也是僥幸逃脫,實在有負你所托。”

江棘驚道:“什麼?小猴子被人抓了去?那人到底有什麼本事,居然將你們欺負到如此境地?”

雲翔道:“那人正是南海中的望海菩薩,雖然平日裡名聲不顯,但修為比起本去佛祖也隻是略遜一籌,而且早已將定海瓶的威力施展了出來,我與無支祁苦苦相鬥,卻也終究是技不如人。”

說著,他將那望海菩薩的法術細細講了一遍,直聽得江棘眉頭緊皺,忽然一抬手,掌中便已射出了一道巨大的旋渦,朝著水麵之上猛衝,直至劃破天際方才緩緩消散而去。

接著,他轉頭對雲翔道:“比起這般威勢如何?”

雲翔想了想,道:“怕是不相上下。”

江棘歎道:“此人已能發揮出我肉身的兩三成本事,也難怪你與小猴子不是對手了。”

雲翔忙道:“若你親自出手,是否有把握救出無支祁,奪回定海瓶?”

江棘猶豫道:“我若親自出手,殺他自是易如反掌,隻是這烈河增如今以我為核心,我若離開,此處的天地靈氣便會完全崩潰,到時候,隻怕這整個遊增地獄都會毀於一旦,以後再想找到這樣的煉體之處,便不太容易了,未免太過可惜。”

雲翔頓時嚇了一跳,忙道:“既是如此,你還是留在此處吧,倒也不必強行出手了。對了,不如你將那分浪定海戟借我,我借助此寶之力,也不知能否與她鬥上一鬥?”

江棘再次歎了口氣,指了指自己的腳下,道:“你且一看便知。”

雲翔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卻見那大漩渦的底部中心,正插著藍光縈繞的分浪定海戟。

隻聽江棘繼續解釋道:“我借此戟之力攪動了這一界的靈氣,若是將戟借你,實與我親自離開無異。況且,你尚且難以發揮出我那寶物的一成威力,便是借你了,你也不是她的對手。”

雲翔其實原本也並沒有將對付望海之事寄托在共工的身上,聽得這話,也隻能無奈道:“既是如此,我也隻能繼續用自己的辦法來對付她了,隻是如此一來,恐怕要耽擱不少時日,你還得耐心等待才行。”

江棘聽得這話,淡淡一笑道:“無論如何,你是我江棘數萬年來交的第一個朋友,肯為我之事奔波,已數不易,倒也不必強求。若是有朝一日,我能恢複肉身,重臨世間,自然也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雲翔忙道:“你既然是江棘,便早已是我的兄弟,又何須如此客氣?不過,我眼下還有一件急事想求你相助,倒是無需離開此地,也不知你能否做到?”

江棘點頭道:“你且說來聽聽,若能辦到,我自會儘力而為。”

雲翔連忙從懷中取出了那五件法寶,道:“這些本是三清聖人中八卦道人的本命法寶,如今落入了我的手中,隻是寶物中留下了那八卦道人的殘魂,不知你能否助我處理一番?”

江棘接過那法寶,饒有興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這八卦道人怕是有我當年五六成修為了,看來,如今這三界之中,也並非儘是些庸碌之輩啊。這幾件寶物品級著實不低,如今落入你的手中,也真是那八卦道人時運不濟了。你且放心,隻需給我三日時間,我自己會將這寶物變作無主之物。”

雲翔聞言大喜,忙道:“既是如此,便有勞江兄了。那我便去遊增城中等候,隻等三日後再來尋你便是。”

江棘擺了擺手道:“何須如此麻煩?你且留在此地陪我便是。你這些年助我良多,難得有這般機會,不如好好體悟一番我的水之一道,日後若再與那望海相爭,也能多上幾分把握。不過,三天的時間終究還是短了些,能夠領悟多少,便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說完,他也不等雲翔有什麼反應,手掌微微一張,掌中便已多出了一個藍盈盈的水球,向前輕輕一推,就將雲翔罩在了其中。

雲翔知道對方不會害他,倒也沒有任何反抗之色,隻是看那水球,似乎與當年共工對付幽冥菩薩伯奇那一招有幾分相似,心中隻是既喜且憂,暗中提神戒備。

果然,隻見江棘手腕輕輕一翻,那水球便緩慢地旋轉了起來,他隻覺得周圍有無數水係的力量壓向了他,隻得運功勉力抵抗。

然而,接下來,江棘又輕輕一甩,那水球便朝旋渦的底部沉去,也隨著旋渦開始飛速地旋轉了起來。

雲翔隻覺渾身生疼,幾欲吐血,可不知為何,神智卻是極為清醒,略一探查,便已發現那水球中的靈力以一種極為特彆的方式運轉著,而且清晰無比地呈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其中的玄妙之處,讓他不知不覺便沉浸其中。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