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凶蟾

第一百一十八節 將王(1/1)

西遊之絕代凶蟾最新章節

雲翔一路來到了地府,再次找上了酆都城城主諦聽,說明了來意之後,諦聽不敢耽擱,連忙派了個大力鬼王帶路,領著他匆匆趕往十八層地獄而去。

有了那大力鬼王的引領,一路之上倒也沒出現什麼意外,二人穿過了地獄之門,便來到了久違的遊增城之中。

雲翔打量著周圍熟悉的環境,問那大力鬼王道:“這位兄弟,我有急事要去烈河增辦理,怎的咱們不直接通過烈河增的門戶,而是來了遊增城之中?”

那大力鬼王得了諦聽的叮囑,對雲翔也極為客氣,便忙解釋道:“雲大聖有所不知,如今的遊增地獄之中,早就沒有什麼烈河增了,前往那邊的道路也早已被封閉,咱們雖然有了諦聽大人的諭令,卻還需來遊增城請鎮守的護法打開道路才成。”

雲翔一愣,奇道:“烈河增沒有了?這又是為何?”

大力鬼王撓了撓頭,道:“這等隱秘之事,以我的身份也無法儘知,大人若想知道,還需去求教各位護法才行。”

雲翔點了點頭,又問道:“時至今日,幽冥殿中還有多少位護法?眼下鎮守遊增地獄的又是何人?”

大力鬼王道:“當年地獄中莫名遭了些劫難,原本的六大護法,隻剩下了兩人僥幸存活,不過近些年來,菩薩又提拔了幾位護法,補足了六大護法之數,至於眼下鎮守遊增地獄的,自然是......”

“是我!”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打斷了大力鬼王的話,雲翔回頭看去,卻見一個雄壯的中年男子走上前來,依稀記得,正是當年六大護法之一的將王護法。

這將王護法當年便已是修為不凡,如今作為幽冥殿中數一數二的存在,修為也早已到了尊聖中期,比起雲翔還要強上那麼一絲,此時一旦出現,頓時使得二人都感受到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力。

大力鬼王受不得這般氣勢,噗通一聲便跪倒在地,道:“屬下大力鬼王,見過護法大人,諦聽城主有命,命屬下帶這位雲大聖來拜見護法,還請護法大人明鑒。”

將王點了點頭,揮手示意那大力鬼王退去,方才轉向了雲翔,冷冷地道:“雲翔,當日我與你鬥過了一場,卻不曾分出個勝敗,這些年來,某家可無時無刻不在念著你。沒想到,今日你竟然又出現在了某家的麵前,無論你是為何而來,且先接下某家這一招再說。”

說完,他也不等雲翔回話,渾身便已閃起了幽幽青光,雙拳接連擊出,自顧自地打起了拳。那拳勁在空中凝而不散,彙聚成了青鹿、青狼、青獅、青象等各式各樣的野獸,不多時,便已有數十頭之多。

雲翔感受著那些野獸身上原始的凶戾之氣,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見到這昔日的大敵,也讓他升起了無邊的戰意,手腕一翻,落陽索便已出現在了掌中,在他的起勁催動之下,長索上湧起了陰陽火焰,開始緩慢地旋轉了起來。

將王感受到長索上那詭異的力道,雙眼頓時暴起了兩道精光,大笑道:“好,好得很!且接上這一記我這數十年練就的百獸拳。”

說著,他雙拳似乎是拚儘全力一般朝著雲翔的方向猛力一揮,那拳勁凝聚成的一眾野獸便齊齊仰天長吼,朝著雲翔奔行而去,百獸狂奔之勢簡直是鋪天蓋地,便是整個遊增城似乎都顫抖了一下,好像要將雲翔就此踏成肉泥一般。

雲翔神色不變,掌中的落陽索也是越轉越快,終於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旋渦,便迎著那奔來的百獸撞了過去。

一時間,虎嘯鷹唳,鹿鳴獅吼,與那猛烈地火焰卷動之聲此起彼伏,構成了一片激烈而殘酷的交響曲。可任由那些野獸如何費勁了力氣撕咬,卻也始終無法破壞那火焰旋渦分毫,隻是被那旋渦一點點地吞噬,直至消散。

最終,隻聽轟地一聲巨響,所有野獸都消散於火焰旋渦之中,而那旋渦似乎也膨脹到了極限,猛然拔地而起,衝入了天空之中,最終化作一片燦爛的煙花暴裂開來。

雲翔此時也是消耗不小,長出了一口氣,拭去了額角上的汗珠,抬頭看向那仍是高大威猛的將王護法。

對於這一記陰陽火旋渦的威力,他還是比較滿意的,比起之前已然有了長足的進步,看來,這些日子在長安城中不斷地領悟,倒也不是白費時間。

將王則是抬頭看向天空中那絢爛的煙花,臉上滿是複雜的神色,半晌,方才道:“你這招火焰法術雖然花俏,但比起當年那簡簡單單的火焰手爪,其實還是略有不如的。”

雲翔點了點頭,也是深以為然,比起烏九的太陽真火,任何火焰都會相形見絀,這倒沒什麼值得慚愧的。

他笑道:“將王,我知道你肯定還有壓箱底的功夫,咱們可還要繼續?”

將王略一沉吟,搖頭道:“不必了,我知道你與菩薩的關係不淺,隻是想與你比試比試罷了,不想跟你性命相搏。”

說著,他身形一晃,那無邊的氣勢便已儘數收回了身體,變作了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鬼將,僅僅是這收放自如的功夫上便足以看出,這些年他也是著實下過一番苦功的。

他此時再次走上前幾步,與雲翔抱拳一禮,道:“雲大聖,你此來可是要前往烈河增嗎?”

雲翔點頭道:“正是。”

將王點頭道:“好,你隨我來。”

說著,他擺出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帶著雲翔一路朝遊增城的北邊走去。

自打剛才交手了一招之後,這將王似乎也對雲翔沒了敵意,主動開口介紹道:“雲大聖應當知曉,自從你們來過之後,那烈河增中便住進了一個極為厲害的存在,時至今日,除了一個叫做無支祁的水妖來過幾次,早已沒什麼人敢踏入其中半步了,菩薩也早已下令將其封閉,你還是早做準備為好。”

雲翔奇道:“那裡到底變成什麼樣了?又有什麼危險之處?”

將王沉吟了半晌,搖頭道:“具體成了什麼樣,恐怕也沒人知曉了,你若是心意已決,便自己親眼看個清楚吧。對了,回來的時候,急著多叫一會門。”

說話間,二人便已來到遊增城的北門之處,那裡的城牆如今變得無比高大,城門也是一道格外厚實的石門。隨著將王以特彆的手法緩緩將石門打開了一道縫隙,雲翔也是閃身而出,進入了烈河增之中。

而當他抬頭看向遠方隻是,目中所見到的,卻是一片足以被稱作末日一般的世界。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