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凶蟾

第一百一十七節 本命法寶(1/1)

西遊之絕代凶蟾最新章節

雲翔之所以會驚詫,並不是因為對這幾件法寶的威力有什麼質疑,而是純粹因為“本命法寶”四個字。

他自己也煉製過一件本命法寶,正是丹田之中的仙毒珠,所以,他對這本命法寶一道,也有著極為深刻的理解。

要知道,所謂本命法寶,其實就是與人性命交修的法寶,在法寶的煉製過程中,摻雜進了煉製者的神魂,與法寶本身的器靈已然建立了牢不可破的聯係,就好像他與誇毒一般。

換句話說,一旦寶物成為了本命法寶,也就意味著主人能夠時時刻刻感受到這件法寶的存在,甚至於通過神魂聯係上器靈,了解到這件法寶的經曆。

不過,真正讓雲翔詫異的是,因為煉製本命法寶極為消耗神魂,而且過程中有著許多的危險,所以大多人都隻有一件本命法寶,即便是西天、東天的幾位佛祖,也沒見誰拿出第二件的。

此時聽了金角的話,才讓他覺得真是漲了見識了,果然不愧是三清聖人啊,本命法寶居然都可以批量煉製,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們做不到的?

不止雲翔詫異,一旁的胡寧此時也忍不住驚呼道:“難道說,八卦道人的本命法寶居然有五件之多?”

銀角搖頭道:“當然不是五件,據我所知,至少也有七件之多。”

雲翔奇道:“除了這五件,還有一件是金剛鐲,那第七件又是什麼?”

銀角道:“師傅的八卦爐,雖然平日裡都是放在丹方中煉丹,其實也是他的本命法寶之一。”

雲翔恍然大悟,歎道:“三清聖人的底蘊,果然遠非你我可以想象的啊。”

說完這話,他低頭再去看那幾件法寶,臉上也露出了為難之色。

如果這五件都是八卦道人的本命法寶,那麼情況就變得有些複雜了。要想抹去本命法寶中的神魂,其實倒也不是沒有辦法,隻是這幾個辦法,都並不容易實現啊。

第一個辦法,也就是最簡單的一個——殺死煉製者,如此一來,主人都沒了,法寶中殘留的神魂也自行消散,法寶當然也就變成了無主之物。

當然,這個辦法可以直接略過了,要殺八卦道人,恐怕三界還無人能夠做到,如果他雲翔有這個本事的話,兩位童子倒也沒有什麼躲避的必要了。

第二個辦法,其實也比較直接,就是毀去法寶。

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法寶都被毀了,裡麵當然什麼都沒了。就好像他曾經得到的落陽索、打神鞭手柄,其實都是被毀掉的法寶殘片,裡麵除了一些器靈毫無意識的殘魂,根本無法找到什麼原本主人的痕跡。

不過,要毀滅一件法寶,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這幾件法寶還是三界靈寶之中的幾件,則更顯得近乎不可能了。據他所知,除非將這幾件法寶丟進天機,或者是請八卦道人這等煉器大師重新煉製,否則的話,這簡直比殺了八卦道人本身還難。

天機的位置他倒是知道,隻是打開天機卻需要玉帝的天帝劍,他幾乎不可能得到,所以,這第二個辦法,也就自然被否定了。

至於第三個辦法,其實比起前兩個也強不到哪裡去,就是找來一些超級大能,以無上大神通直接毀掉法寶中的神魂,甚至於抹去器靈的記憶,便可以將這件法寶完整地奪到手了。

不過,這個的難度,完全取決於法寶主人的修為,唯一的前提就是,出手的大能必須比法寶主人的修為高出很多才行。簡單說來,要想用這辦法奪取他的仙毒珠,三界中倒還真有不少人能做到,可若要奪取這五件法寶,難度簡直是無限大。

雲翔與兄弟二人麵麵相覷,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之色,誰也沒想到,這五件看起來極為誘人的法寶,卻成了他們眼中最大的難題。

這時,忽然聽得一旁的胡寧道:“雲叔叔,我倒是想出了一個人,若是他肯出手,興許便能奪得這五件寶物了。”

雲翔心念一動,回頭看向他,卻見他似乎有些不便說出口,隻是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土地。

咦?怎麼差點忘了那個人了!

他沉吟道:“你是說,請那位出手?”

胡寧點頭道:“那位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依小侄猜測,恐怕比起八卦道人還要強上不少,隻是不知他是否方便出手。”

雲翔低頭想了想,道:“他如今的狀態極不穩定,恐怕未必能隨意出手,不過,眼下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便親自去見他一麵,且看看他是否有什麼辦法吧。”

聽得二人這話,兩位童子頓時大吃一驚,道:“雲大哥,你是說,這三界中有人修為比我師傅還高?這怎麼可能?”

雲翔張了張口,有些事終究不便傳揚出去,隻得道:“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師傅雖然厲害,卻也未必是三界的最強者。也罷,此事便交由我來處理吧,若是真能奪得這幾件法寶,我自會送還給你們。”

銀角忙道:“我們兄弟逃得性命已是天幸,隻要能將這幾件法寶處置妥當,大哥隻管拿去使用便是,倒也不必送來了。”

雲翔搖了搖頭,笑道:“自家兄弟,我又怎能搶了你們師門之物?以你們的修為,日後若要在凡間廝混,法寶自然還是少不了的。”

金角道:“若是如此,大哥隻需給我一兩件防身也就是了,倒也不必全數送來了。”

雲翔還要推脫,一旁的胡寧卻勸道:“如今事情還沒辦成,倒也不急著分配這些寶物,隻等辦成以後再說不遲。”

眾人稱是,這才不再多說,半晌,雲翔又道:“事不宜遲,我這便帶著法寶去一趟地府,免得夜長夢多。對了,如今仙籙被毀,恐怕兩位賢弟留在長安並不安全,還是要找個妥善之處避一避風頭才好,寧兒,一會你便連夜帶他們離開長安,暫且在壓龍山躲避些時日吧。”

胡寧微微一愣,方才道:“雲叔叔,你的意思是先將這兩位兄弟安排到我娘那邊去?”

雲翔點了點頭,道:“我想來想去,眼下也隻有你娘那邊最安全,便也隻能勞煩她了,隻望她莫要拒絕才好。”

胡寧笑道:“叔叔安排下的事,我娘又怎會拒絕?隻是你不肯親自送人過去,隻怕娘親要失望不少了。”

雲翔尷尬一笑,乾脆裝作沒聽到,舉杯對兩位童子道:“兩位賢弟,這一杯酒,便當做你我兄弟的見證,你們且安心在壓龍山躲避,待得處理完這些法寶,我自會去找你們。”

金角、銀角二人也頗為感動,便與胡寧一同舉杯,一飲而儘。

片刻之後,國師府中再次射出了四道遁光,一道朝東,三道朝西而去。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