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絕代凶蟾

第一百一十六節 回護(1/1)

西遊之絕代凶蟾最新章節

銅角與鐵角眼看木角被收進了紫金紅葫蘆,頓時大驚失色,慌忙舉起了芭蕉扇和羊脂玉淨瓶,怒道:“金角師兄,銀角師兄,你們可是要背叛師尊嗎?”

銀角冷哼道:“好話說儘,那木角卻仍是不依不饒,我們兄弟豈能饒他?”

銅角眼珠一轉,忙道:“那你們先將人放了,我們回去不告狀了便是。”

銀角略一沉吟,轉頭看了一眼金角,兄弟二人頓時心意相通,點頭道:“如此也好。”

說話間,隻見金角再次打開了紫金紅葫蘆,似是要運功放人,卻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一般,猛然開口道:“對了,銅角師弟,我還有話問你。”

不料,銅角卻也同時開口道:“金角師兄,咱們有話好說。”

二人同時抬起頭來,正看到對方手中黑洞洞的法寶,頓時齊齊閉緊了嘴,眼中都閃過了惱怒之色,紫金紅葫蘆與羊脂玉淨瓶中射出了紅白二色的光華,便迎麵撞了過去。

與此同時,銀角與鐵角也已經動上了手,幌金繩入遊蛇般朝著鐵角纏了過去,無奈芭蕉扇閃引來了陣陣狂風,吹得幌金繩根本無法近前。

若是八卦道人知道了,自己精心賜下的五件法寶居然會被童子們用以自相殘殺,卻不知會作何想法。

法寶本出同源,四個童子的功力也是相差不大,雖然銅角與鐵角已然受了些小傷,難免受些影響,但若要分出勝負,隻怕還是要花費不少時候了。

正當此時,忽然見得銅角與鐵角的身後毫無征兆地出現了一道人影,雙臂一探,根本不及二人作出反應,頭顱便已被來人攥在了手中,接著便聽到了雲翔那冰冷的聲音道:“停手吧,不然的話,我可以保證,你們的腦袋會像西瓜一樣裂成四片。”

二人心中一寒,隻得乖乖收了法術,金角、銀角二人也同時停了手,喜道:“雲大哥,你怎的又回來了?”

雲翔歎道:“你們兄弟甘冒奇險,回護於我,我又怎能就此離開?金角兄弟,銀角兄弟,今日真是多謝了。”

兩個童子臉上頓時露出了赧然之色,金角道:“我們兄弟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日子便是和大哥你一起度過的,又怎能眼睜睜看著你們師傅擒了去?聽凝陽師兄說,師尊對你極為惱怒,若是此次抓了你回去,隻怕免不了八卦爐裡走一遭了。”

八卦爐?雲翔頓時忍不住搖頭苦笑,看來,八卦道人已經漸漸對自己失去了耐性,要對自己上些極端手段了。隻可惜,自己沒有孫猴子那樣的本事,這一遭,還是不走為妙啊。

銀角道:“我們兄弟本來隻是商量著想要找機會放跑了你也就是了,隻是那木角師弟太過聰明,看破了其中的關鍵,我們不動手也不行了。隻是如此一來,定然是瞞不過師傅,我們又該如何是好?”

雲翔笑道:“二位賢弟莫慌,你們今日本就是為了救我而出事,無論如何,我定然會保你們二人無恙。”

這時,隻聽得下方傳來了一聲高喊道:“雲叔叔,兩位兄弟,既然大事已了,不如大家一同下來說話吧?”卻是下方庭院中的胡寧在喊話了。

金角童子低頭看了看胡寧,一臉愧色地道:“之前迫於無奈,讓這位胡寧兄弟吃了不少苦頭,隻盼他莫要責怪於我。”

雲翔搖頭道:“寧兒已經與我說過了,多虧了你出手相護,他在紫金紅葫蘆裡才避過了滅頂之災,說起來,他還要多謝你才是。”

說著,他又看了看被自己提在手中的銅角、鐵角二童子,問道:“兩位兄弟,這二人終究也是你們師門之人,是你們親自處理,還是由我出手代勞?”

金角略一沉吟,道:“這幾位師弟原本與我們交情不差,隻是出了這樣的事,若是他們活,我們兄弟就是必死無疑,還是勞煩大哥替我們動手吧。”

雲翔聽得這話,又低頭看了看兩個已是嚇得渾身發抖的童子,微歎一聲,仙毒珠運轉開來,五行仙毒已是順掌而發,轉眼之間,兩個仙童便已化作了飛灰,神形俱滅。

因為上一世的一些經曆,他其實一直都不肯對這些孩童動手,隻是此次為了金角和銀角,倒也沒有半點的猶豫。當然,他心中也清楚,這二人雖然看起來是孩童,年齡恐怕比自己還大不少,倒也並不算違背自己曾立下的那些誓言。

兩個童子一死,他們手中的兩件法寶便落向了地上,雲翔眼疾手快,一把抄過了那羊脂玉淨瓶和芭蕉扇,道:“走,咱們兄弟先進屋去,整治些酒菜,再好好商議一番。”

二人依言與雲翔一同躍下了屋簷,跟著胡寧一道進入了國師府的前廳之中坐定。

雲翔一天沒顧上吃飯,廚房中尚有不少準備好的酒菜,此時下人們都已經睡了,胡寧便自己去廚房端了出來,擺了滿滿一桌,四人邊吃喝邊聊。

聽得兄弟二人講完了此次下界來擒他的經過,雲翔歎了口氣道:“兩位兄弟,今日為了救我,你們恐怕已是回不得天庭了啊,不知你們二人日後有何打算,愚兄也好代為安排一番。”

二人對視了一眼,搖頭道:“我們二人從來不曾到過凡間,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雲大哥且為我們安排個去處,能夠躲過師門的盤查也就是了。”

雲翔點頭道:“這倒不是什麼難事,你們的仙籙可帶在身上?”

兄弟二人點了點頭,各自從懷中取出了一麵玉牌,上麵赫然寫著兜率宮三個字。

雲翔知道這仙籙其實便是天庭監督眾仙的工具,處理起來倒也是輕車熟路,五行仙毒來回掃過幾次,那玉牌便已慢慢失了靈性,最終化作了飛灰。

如此一來,五位童子在天庭眼中便已成了死人,雖然免不了定然會來調查一番,但兩位童子自身的危險卻大大降低了。

金角、銀角眼看雲翔毀去了仙籙,眼中雖有不舍之色,卻也知道是不得已而為之,倒也並未多說什麼。

直至雲翔再次抬頭看向二人,二人卻將手中的紫金紅葫蘆與幌金繩一同擺在了桌上,道:“雲大哥,毀去仙籙倒是不難,隻是這幾件寶物該如何處置,卻要你多想些辦法了。”

雲翔一愣,奇道:“這寶物威力不小,你們正好拿著防身,卻又需要什麼處置?”

金角苦笑道:“大哥你有所不知,這幾件寶物都是師傅的本命法寶,我們又哪敢帶在身旁?若是處置不當,師傅隻需按圖索驥,便能立刻找到它們,還可以推斷出一些事情的端倪來。”

“本命法寶?”雲翔忍不住驚呼一聲,撿起那幾件法寶仔細打量了一番,眼中儘是駭然之色。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