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呸

第903章 神之試煉—情敵(1/1)

嶽秋珊落落大方地朝陸瑤瑤點了點頭,陸瑤瑤隻好回之一笑畢竟嶽秋珊是聲樂隊的成員,陸瑤瑤和她打過幾次交道,兩人也算是混了個臉熟。

“你怎麼來了不是在看電視劇嗎”孔落壓低了聲音道。

看來不是孔落生氣了,而是這人根本沒看手機,她揚了揚下巴:“你自己看看手機。”

孔落忙從書包裡將手機掏出來,這回心虛的人變成了他:“我剛剛一直在看書。”

陸瑤瑤挑了挑眉:“你還”

“兩位安靜點啊,大家都在自習呢。”嶽秋珊卻突然抬頭道。明明是她占了理,語氣卻又帶了絲歉意,好似隻是無奈之舉。

陸瑤瑤不悅地閉上了嘴,剛剛孔落說話的時候不提醒,偏偏等到自己開口這嶽秋珊就蹦了出來陸瑤瑤有些悻悻然。

孔落馬上拉了陸瑤瑤的手去休息區,他轉身覷著陸瑤瑤的臉色,道:“還在不高興呢我保證我下次把手機放在桌麵上,這樣特彆關心的震動我肯定能聽見。”

陸瑤瑤氣的根本不是這件事,可是當著孔落的麵數落嶽秋珊吧又好像是自己在無理取鬨,於是陸瑤瑤狀似無意道:“嶽秋珊怎麼在這裡”

孔落一瞬間反應了過來,促狹地望著陸瑤瑤:“吃醋了”

“問你話呢”

“咳咳,她就是看到了我,和我打了個招呼,然後順勢坐下了。”

“哦。”陸瑤瑤敷衍地應了一聲。

“我作業也快寫完了,要不我們走吧,也到吃飯的點了。”

“我才剛來呢。”

“那我們回去自習”孔落不確定地問道。

“不,去吃飯。”自己今天可是素麵朝天、穿得超級隨意啊,在化了淡妝的嶽秋珊前總歸還是有些失色的,還是閃了再說。

出了圖書館之後孔落的心情很是愉快,追著陸瑤瑤問她剛剛看的什麼電視。

“就是最近新出來的一部電視劇啊,是小花薑妍主演的不過男主的演技更好些,故事線也更豐富一些。”

“啊,又是古裝偶像劇啊”

陸瑤瑤白了孔落一眼:“有很多人都在看呢,你看我最新一條說說的評論區,有不少人都留言說這部劇好看。”

孔落在瞥到葉安的評論後馬上笑著追問:“故事講的什麼突然感興趣了。”

陸瑤瑤不疑有他,立馬興奮道:“女主就是不受寵的庶女,但是廚藝特彆好,唉,不說她了,說男主吧。男主是國公府嫡次子,因為退了從小與自己訂下婚約的佳麗公主的婚事,所以惹怒了皇上,被發配到了邊疆。但是男主有本事啊,又靠著自己掙的軍功回來了,因為站對了隊伍,新皇帝封了男主侯爺之位,寧家一門兩公侯啊”

孔落很懂得說話的藝術,又問了一句:“為什麼男主不喜歡那個公主,既然封號是佳麗,公主肯定長得很好看吧”

“哈哈哈哈,我剛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這就是這部劇的神奇之處,封號為佳麗的公主竟然很胖嗯,那個演員倒是演得挺可愛的,但是她太自卑了,配不上男主。”

“男主是個顏控所以一定要退親”

“怎麼可能男主是因為心中的抱負才要退親的。尚公主後就不能為官,隻能當個富貴閒人,而男主從小就習武,希望能有一番作為,自然不適合當駙馬。”

望著陸瑤瑤解釋的模樣,孔落笑著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陸瑤瑤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在那個夢裡,她變成了那個胖公主。直到醒來時,那種無論如何也不能減輕體重的絕望感還停留在陸瑤瑤心中。反正上午也沒有課,陸瑤瑤乾脆躺床上搜了那個電視劇的同名小說看,花了一個上午將小說完整地看完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完整本書後,陸瑤瑤對於電視的大結局已然沒有了半分期待。不是因為提前知道了結局像這種小甜餅的電視劇,用膝蓋想也知道男女主是曆經磨難之後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而是因為對男女主的感官變了。

或許是書中的作者也很憐惜胖公主這個女三,所以並沒有將其設定為一個特彆負麵的角色,還好幾次描繪了她的可愛之處,讓陸瑤瑤心中的憤憤不滿平息了不少。

可將夢境和小說結合在一起之後,陸瑤瑤發現男主並不像電視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完美,至少他對不住自己的定親對象。

在夢裡,胖公主本來就因為自己的身材而感到自卑,又不禁對自己的未婚夫感到向往,於是做了很多討好男主的事情。可是寧致遠認定佳麗公主是自己建功立業的阻攔,竟然對公主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還在禦花園裡名為請求實則逼迫地想讓公主主動提出退親佳麗公主不肯,之後寧致遠更是對公主不假辭色、冷言冷語。

身為觀眾時陸瑤瑤對於男主隻對女主情有獨鐘的性格很是有好感,可在夢境裡,陸瑤瑤深覺寧致遠“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性格對佳麗公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在佳麗公主眼裡簡直是完美化身的寧致遠就是她的救贖,她認定德容不佳的自己配不上寧致遠,可又忍不住對投射到生命中的這束光感到依戀。

單純又不受寵的佳麗公主唯一的心願就是嫁給寧致遠為妻,為此還拚命節食甚至催促,隻是想讓自己不至於成為彆人嘲笑寧致遠的笑柄。當她減肥有了些成效後又忍不住和個想得到表揚的孩子一樣去討寧致遠的誇讚,然寧致遠被人羞辱之後說出的傷人之語,讓佳麗公主徹底認清了現實。

小時候和個紅玉團子一樣微笑地望著自己的寧致遠已經成為過去,哪怕變瘦了的她,也得不到寧致遠的一絲認可。

自暴自棄的佳麗公主從此再也沒有了減肥的動力,被寧致遠當眾退親的她更是受到了極致的羞辱。

在書裡麵,從邊疆曆練回來的、已經成熟了的寧致遠曾用愧疚的語氣說,自己年少時太過輕狂肆意,十分對不住早已香消玉殞的佳麗公主可這聲言歉,那個死在冬日裡的姑娘永遠也不可能聽見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