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條鹹魚闖異界

第815章(1/2)

“暴力女,下不為例!”魏華佗經過歐陽娜身後時也特意大聲地提醒一句。

厲天辰教訓她可以,可是魏華佗是什麼人?竟然也用這種口吻跟她說話?歐陽娜氣得跺腳,“你是誰,有什麼資格說我!”

“我是偶像的主治醫生,現在更是葉小姐的指導醫生,負責她懷裡寶寶健康出生,比你這個隻能待在辦公室裡工作的歐陽秘書強多了。”魏華佗得瑟地道。

歐陽娜雙手握拳,憤恨地“哼”了一聲,扭頭生氣去了。

“哎呀,這魚好吃啊,來,小斯吃多點……”魏華佗夾了塊辣魚肉給小斯。

葉非嵐道:“小斯不吃辣。”

“這個辣的剛剛好,我看葉非嵐小姐也能吃。”

“我就是按照自己的口味來的。”葉非嵐道:“不過,好像不可以吃辣?”

“放心吧,有我在,胡吃海喝都沒事!”魏華佗一拍胸膛保證道。

葉非嵐笑道:“我還是比較喜歡清淡點的。”

“坐在那裡生悶氣的那個不吃了嗎?這味道很正啊,很好吃啊,蛙,好香啊,葉非嵐難道煮了一鍋中西結合外加各種地方特色菜,難得啊,恐怕下輩子都吃不到了。”魏華佗繼續誘惑。

“歐陽秘書,這是你最後一頓在這裡吃飯了,你不嘗嘗我老婆的手藝嗎。”厲天辰也在一旁插了句。

歐陽娜唰地看著吃的正嗨的三人一貓,憤恨地噔噔噔跑過去,直接把一盤酸辣魚放到麵前,用大勺子瘋狂地往嘴裡塞,一邊塞一邊讚不絕口。

這一幕逗笑了葉非嵐,娜娜姐其實還挺可愛的不是嗎?

從那晚之後,司徒臨淵答應了易靈的辭職要求,並且也親自安慰了他的爸爸每個月給他雙倍的工資。而易靈就在出租家裡當了個小主婦,三餐家務全包,倒是把易爸易媽給嚇壞了。

但對於女兒的勤勞賢惠,做父母的真希望她能找個好老公嫁出去,可是每當提到這個問題,易靈都是避而不答,或者直接說沒找到合心意的、時間還早還能玩個兩三年之類的理由搪塞過去。

可是到了晚上,易靈就會準點出去,去哪裡麼,說是去快餐店做兼職。這個爸爸就不懂了,好好的工作辭職不做乾嘛要到快餐店去找兼職,細問幾遍,都是得到含糊的答複,有一回他好奇就去看了,可是根本沒有易靈這個員工。

易靈也知道瞞不了多久,就先是隨便撒了個謊蒙混過去,等到晚上就跟司徒臨淵說了情況。司徒臨淵聽了就笑了,“我說過你不用辭職,你堅持,現在謊言被拆穿了,你自己應付。”

易靈急了,謊言說多了老爸就不會信,到時候誤打誤撞下被知道她跟司徒臨淵的關係那咋辦?她埋在他懷裡撒嬌似地道:“你幫我想個辦法……”

司徒臨淵環住她的後肩膀,食指輕輕地在她圓潤的肩上有規律地跳動,像是在思考什麼,過了會就道:“我有個辦法,肯定能讓你老爸滿意。”

易靈很高興地問是什麼辦法,可是聽了之後,臉都羞紅了,“我不是說要等到我懷孕了再把事情告訴我爸嗎……”

司徒臨淵卻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我的小靈啊,你記得你跟我說過的經期是什麼時候麼?”

易靈聽了腦子嗡地炸了,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就是太意外,太震撼,有點不可置信……

司徒臨淵臉上掛著喜悅而有淡淡的笑容,他輕撫她的後腦勺那齊肩的短發,溫柔道:“明天晚上我讓我的私人醫生幫你看看,等確認了,我們就把關係公布出去。”

他們雖然已經有過多次的身體接觸,在每一次事後的談話中都對彼此有了深一步的了解,而易靈也做好了當媽媽的準備,可是真的聽到這個可能性,還是有點不適應。但是更多的還是對自身的懷疑,她一個賣花的女孩,真的能夠駕馭男人背後的一切嗎?

“你不後悔嗎?”

“靈兒,你現在說這個是不是太晚了?”

易靈埋在他懷裡,臉上綻放了幸福的微笑。

蘇旖旎雖然很奇怪司徒臨淵的舉動,但是也沒想到他會為了擺脫她做到這一步。這些晚上,她都是獨自待在彆墅,一直在等,等她的未婚夫回家,可是等到天亮,都沒有看到人。

她曾經去做過調查,打聽,但是很明顯,司徒臨淵在這方麵比她做得更絕——他竟然也派人跟蹤她調查她,名義上是防止她出軌,實際上,是在打擊阻止暗中調查他的人。

雖然受到阻撓,但還是幸運地拍到了一張司徒臨淵進入夜總會的照片。可是好好的未婚妻不討好,竟然跑到那種地方,對蘇旖旎來說這完全是挑釁,赤裸、裸的打擊,是對她身為女人自尊的侮辱!

蘇旖旎忍不住就跑到餐廳裡鬨了,把證據直接就撒到了辦公桌上,冷聲道:“這是什麼意思?”司徒臨淵淡定自若地道:“很明顯不是嗎?”

蘇旖旎當下氣得滿麵通紅,語氣也不經意大了起來,“你寧願去那種地方都不會家看我?”

司徒臨淵還是很淡定地道:“我隻是去談生意,你想到哪兒去了?”

蘇旖旎緊握拳頭,“平時你絕不會到那種地方。”在以前無論那樁生意多麼重要都絕不會去那種地方,可是現在他卻很平靜地承認這一切,她忽然感到這個男人變了,變得連日夜都守在他身邊的她度不認識了。“你變了。”

司徒臨淵盯著她,一字一字鄭重其事地道:“那都是因為你。”

蘇旖旎一怔,身體明顯地晃了晃。她緊攥著拳頭,艱難地憋出一句話:“你真的那麼討厭我?”

司徒臨淵套上西裝,經過她身邊時就道:“我從沒有喜歡過你。”

冷冷的聲音徘徊在蘇旖旎的耳邊,就像在她身上潑了盆冷水,冰的發抖,更是紮在心坎上,難以釋懷。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