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條鹹魚闖異界

第814章(1/2)

司徒臨淵看著桌上的辭職信,很平靜,看不出喜怒,可第一句就問:“蘇旖旎威脅你?”

易靈有點驚訝,可臉上還佯裝鎮定道:“不是,是我主動辭職的。”

“你爸爸知道嗎?”

“我今晚會跟他說。”

“這件事,我考慮一下,你先回去工作。”

易靈愣了,這明顯有意要拖延時間。可是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這件事,果然就擱下了,工作依舊,但每次跟司徒臨淵提這件事,都會得到模棱兩可的答複,或是諸如賠違約金等各種理由留下她,就這樣一直拖了七天。

當天晚上,易靈剛回到租來的房子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酒吧的老板打來的,說她的朋友又在喝酒了。

易靈記得自從那晚司徒臨淵就沒去過酒吧了,可是現在又有什麼想不開?

雖然她很想打電話給蘇旖旎,可是又怕他不高興,然而轉念一想,如果這會兒她打電話給蘇旖旎那是不是會讓他恨上她,然後批準她離職?

不等她多想,手機又響起來了。這一回居然是司徒臨淵打過來的。

“過來酒吧。”

他的口氣帶有一種不可違抗的語氣。可是這根本不適合。

“已經很晚了……”

“你過來,我讓你離開。”

易靈緊攥著手機,最終答應了他的要求。但值得慶幸的是,司徒臨淵都沒有跟她爸爸提過,否則,她爸爸一定會焦急死了吧?畢竟這年頭找工作不容易尤其是好的工作。

易靈來到暮色酒吧,就看到司徒臨淵坐在平時的座位上,已經喝了不少酒了。可看他臉色雖然通紅,但應該還清醒著。

“我來了。”

酒吧喧嘩,她的聲音也比較小,半天都沒有得到回應。司徒臨淵好像沒看到她似的一直在喝酒,直到她喊了第二聲他的名字。

“坐。”

“我……”易靈隻希望能快點離開,在這裡,會讓她想起那天晚上。

司徒臨淵卻用辭職的事情壓她,“你爸爸還不知道你辭職吧?”

易靈忐忑地坐了下來,卻是與他隔了一個人的距離。

“你怕我?”

易靈搖搖頭,低聲道:“不是……”

司徒臨淵不信,就坐在那兒喝酒,一口一口地灌,一話不說。易靈為了證明的話,便鼓起勇氣慢慢地挪到他身邊。

司徒臨淵一手把她推到壓於身下。

“司徒臨淵公子——”易靈兩眼慌亂,推開不是就範也不是,就看著他迷醉的眼,聞著他身上濃鬱的酒氣,心慌意亂。現在的她就像是個受驚嚇的綿羊,一雙水靈的眼裡流露著發自內心且無法掩飾的驚慌與恐懼,還有糾結。

相對於她的激烈反應,司徒臨淵反倒看起來平靜得似是早有預謀,也像是料想她會擺出這樣一張令人疼愛的臉。他霸道地覆上她的唇。

易靈刹那就懵了,內心出於對他的歡喜,就連拒絕都慢了一拍。“司徒臨淵……你醉了……”她推他,可他又重新覆住她的唇,堵住她說話的嘴。

“司徒臨淵……彆這樣……”易靈的拒絕在落下的瞬間又被打斷,而她無論說什麼都無法停止他瘋狂的舉動。

“不要……你彆這樣……”易靈眼角出現了閃爍的淚花。

司徒臨淵停頓下來,看著她將要落淚的臉,問道:“你喜歡我麼?”

“可是我不喜歡不喜歡我的人……”易靈說到這臉就紅了,雖然已經有過一次,可後麵的話還是羞澀的不敢說出來。

“你說得對,我跟葉非嵐已經不可能了,易靈,你是個好女孩,如果沒有蘇旖旎,那也許我就會考慮跟你一起……”

司徒臨淵說的細雨柔情,可聽在易靈耳裡就像是絕望中生出的一株希望之花,在黑暗中看到的一抹曙光,她感覺緊閉的門大敞開了,一條通往未來的路出現在麵前,指引著她往前走。

可是轉念,蘇旖旎的警告就竄入了腦海,敞開的大門又“砰”地關上。

“司徒臨淵我跟你不可能的,你跟蘇小姐才是一對……”雖然這話說著讓她自己都感到絕望,可是這也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不是嗎。

司徒臨淵在她純淨的眼裡捕捉到了刹那的光輝,雖然一閃即逝,可是這也是一道希望之光。“你相信我嗎?”

易靈不敢看他的眼睛,早在學校裡,司徒臨淵就是神樣的存在,而在她心裡,也把司徒臨淵看作是能呼風喚雨的男人,與一般的男人非同一般。她自然相信司徒臨淵,無論他做什麼都相信他。

司徒臨淵在耳邊低語一句,頓時易靈兩眼震驚地大張,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給我點時間,給我個機會,相信我。”司徒臨淵這話既是誓言又是承諾,又是讓她產生幻想,萌生希望的諾言。

每個人都無法預知未來,無論此時此刻說的話到底有多堅決有多誠懇,也可能無法抵禦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可是不走下去,就永遠都看不到未來。易靈現在就想賭一把,憑她對司徒臨淵的了解,司徒臨淵對葉非嵐的執著,試著相信他,相信這個她一直喜歡的男人。

她跟著司徒臨淵來到上回的房間。

“我先去洗個澡……”

上一次,喝了酒,不知世事,可現在,大腦無比清醒,想到即將要發生的事,竟緊張起來。她在浴室裡不斷地洗刷,奮力地把身體不留痕跡地洗的乾淨。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