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條鹹魚闖異界

第811章(1/2)

手機震動吵醒了床上的易靈。

她準備去摸索,可是身體就像是撕開了兩半,痛得無法言語。她迷糊地睜開眼,就發現身在一間房間裡,躺在床上。而旁邊躺著司徒臨淵……

她猛然想起什麼,彈起身,竟發現同樣的赤……瞬間,她愣在那兒,大腦空白,可隨即,恐慌,無措,湧上心頭。

可是手機震動,依舊在響,好似提醒她,要走了。

易靈慌忙快速地穿上衣服,忍著身體的劇痛,跌跌撞撞地逃出房間。

與喜歡的人發生這種事,也許值得高興,可悲的是這個人喜歡的不是她……也許說被愛過一次算作是留念,但她好像沒有這個心寬。

現在的她就像是個受驚的綿羊,在大街上不停地跑不停地跑,心情複雜,說不出喜悲。可是到了家,她就平靜得像沒發生過事一樣,洗澡睡覺。

司徒臨淵白天的時候醒來,也忘記了昨晚的事。可是掀開被子的時候,赫然看到床上有道刺眼的落紅。就是它,讓他依稀想起了什麼,然後,意識到了什麼。

可是他打易靈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他一臉凝重地在包廂裡來回走動,當打了第三個電話依舊沒有得到回應的時候,就決然地開車來到了祥合花店。

“阿姨,易靈在家嗎?”

“你是……”

“我是她同學。”

“她今天還沒起來,你等會兒我叫叫她。”

幾乎是易靈的媽媽上樓的那時,司徒臨淵就收到了一條短信。

“司徒臨淵,我不會見你,昨晚的事我忘了,你也忘了吧,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司徒臨淵有點驚訝易靈能這麼放開,可是一方麵也在擔憂,是不是真如她說的那般。他想當麵確認,可是得不到允許,連她媽媽好似也察覺到了什麼,好聲好氣地下了逐客令。

司徒臨淵也不繼續糾纏,畢竟有些事還不知道怎麼處理。他回到彆墅,就碰上了蘇旖旎一張陰冷的臉。這張臉也見慣不怪了,他也懶得給她眼色,直接就上樓。

“昨晚去哪了。”蘇旖旎今早才知道他回來的消息。

“我們倆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無權過問我的事。”

蘇旖旎也習慣了司徒臨淵這種冷漠的說話語氣,說真的,即便聽多了,還是不能釋放,這語氣聽著依然是那麼的傷人,那麼的殘酷,狠狠地刺痛她的心。

她曾試過向金甜那樣給司徒臨淵下迷藥,可是司徒臨淵根本不吃她倒的水煮的菜,她遞給他的任何食物包括是書本。也許,他會懷疑到,書裡會有香氣,然後中招吧。

她也曾聽說,他經常到酒吧,包括那個她不曾放在眼裡的女人,那個單純的就像白紙一樣的女孩。可是漸漸地,她發現了蹊蹺,因為他們見麵的次數已經超過她與司徒臨淵接觸的時間了。

這一刻,她感到了恐慌,尤其是這麼多年,都無法得到司徒臨淵的一個讚賞的眼神或是關心的問候,可易靈跟他,雖然隻是偶爾在酒吧裡照顧司徒臨淵,可那也算是能與他接近,可她連碰他的手都遭到了厲聲拒絕。

她真的那麼讓他討厭嗎,真的就算用儘手段,都無法憑借她個人的力量維持這段因為利益而誕生的婚姻嗎?

葉葉非嵐的魅力,真的有那麼大嗎,大到足以吞噬她為他做的一切,大到就算結婚了,也甘願為她到酒吧裡買醉。

他們的關係,是靠兩家人的父母維持下來的,沒有感情保障。

蘇旖旎冷笑一聲,在愛情字典裡,她會輸,但是沒有放棄兩個字,隻要還有機會,那她就不會放手。

……

第二天,易靈已經恢複了活力,在店裡忙碌。店裡生意不景氣,她老爸有意要把花店賣掉,去投資他現在所工作的公司,然後搬回老家裡住。媽媽沒有發表意見,而她什麼都不懂,也沒有說話權利。

這天起,她就必須要去找工作。可是老家沒有好的工作,便隻能跟著她爸爸待在b市,在爸爸的推薦下,就進了爸爸的公司上班。

她爸爸已經跟老板打了個招呼,對方竟然想也不想就答應了,很爽快,爽快到爸爸沒來得及細說他女兒的能力。

本來她打算不再與司徒臨淵往來,可是天意弄人,她爸爸所在的公司,竟然就是司徒臨淵臨淵管理的一家飲食企業。

這一刻,她也明白了,對方那麼快就答應讓她進來的原因。可是司徒臨淵看到她也沒有多大反應,她也慶幸,沒有因為兩人的微妙關係,而刻意讓她乾特彆輕鬆的活兒,而是在他安排下,再根據她的能力,在羅密歐與茱麗葉情侶餐廳當了服務員。

餐廳裡的員工說不上十分親切,但或者是因為司徒臨淵的關係,所以就算她有時候笨拙地打翻了菜,還是上錯了菜,都隻是訓了幾句而已。

但一周後,在大家的幫助下就慢慢懂得了一些工作技巧,開始走上了軌道。

蘇旖旎還不知道這件事,可是有一天經過餐廳,就看到易靈在裡麵工作,瞬間就感到了一種危機,跟店裡的員工打聽,果真是司徒臨淵帶來的。

蘇旖旎回到彆墅,就找到司徒臨淵議論,“從一個普通同學關係,到偶然的酒吧見麵,現在終於發展到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地步了?司徒臨淵,你不是看上她了吧?”

司徒臨淵這幾天忙於公司,也糾結那晚的事情,雖然說易靈不介意,但每次見麵有時候會感覺她是刻意回避。明顯一切沒有她所說的那麼簡單。

“這是公司的事情,跟私人無關。”

蘇旖旎不依不饒,“好,跟公司無關,可我怎麼看你很關心她呢!”

司徒臨淵很淡定地反問:“我們曾經也是同學,同學有困難,關心下不可以嗎?”

“我也是你同學,也是你未婚妻,為什麼就不關心我一下?”蘇旖旎忍不住道:“這麼多年了,難道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易靈跟你不一樣,她是好女孩,不會像你,整天都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司徒臨淵懶得再跟她說下去,直接就上樓了。

蘇旖旎眼睛慢慢眯起,手也悄然握緊。

清晨,海邊彆墅。

“嗚嗚嗚……葉非嵐,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葉非嵐一大早就被一個電話吵醒了,看到屏幕都不想接電話,接通之後簡直是後悔了。

“娜娜姐,這還早著吧?”

“我不管我不管,你們趕緊回來,忙死我了!”歐陽娜繼續哭喊道。

葉非嵐不知道她的忙是忙到何種程度,但是昨天就聽厲天辰說,公司運作正常朝著理想的方向發展,也不算是特彆忙。“娜娜姐,我們要相信厲總的安排。”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