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9章 國公歸(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寶哥兒這媳婦,我真是沒話說了。”王璫搖了搖頭,歎息道:“說起來,錢老狐狸當年還想招我做女婿。嘿,要不是我乖覺,可得折騰死我了。”

蘇明軒手裡拿著一包東西,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道:“大哥和錢大人過來了,彆說了。”王璫轉頭一看,換了一個話題,問道:“你吃什麼呢?”

“麵筋。”

“麵筋有什麼好吃的?”

蘇明軒淡淡道:“《夢溪筆談》有雲‘濯儘柔麪,則麪筋乃見’,麪筋即為麵筋,《食物紺珠》記載,此為南朝梁武帝所製,《本草綱木》則雲‘古人罕知,今為素食要物’,你可明白?”

他平時並不這樣文謅謅地說話,隻是故意調侃王璫這個不學無術的。

果然,一句話,王璫臉就垮下來,嘟囔道:“你這麼懂,跟吳培說去啊。”

蘇明軒卻是隨手塞了一塊麵筋到他嘴裡,道:“此物正是吳大人所改良。”

王璫咬了兩下,忽然“咦”了一聲,驚呼道:“怎麼這好吃?!”

“好吃吧?這就是上次笑哥兒說的辣椒,吳兄將其與麵筋相濯,謂之‘辣條’也。”

“明軒哥,再給我吃一個……”

那邊王珍與錢承運已然走過來。

錢承運板著臉,教訓王璫道:“你不該放任錢怡先選址,那小小的十畝地夾雜在人家兩片廠區之間,成何體統?”

王璫連忙低頭謝罪。

——好你個奸滑老兒,得了便宜還賣乖。

錢承運還有彆的公務,教訓了一下王璫,轉頭就走。

王璫忿忿不平道:“都知道欺負我。”

蘇明軒則擺手笑道:“無妨,無妨。笑哥兒說過,一個政策要是能讓奸頑之徒也能夠做出於國有利的事,那這個政策才是好政策。寶兒媳婦雖有些刁鑽,但能為振興食品工業出力,也是好事。”

王珍笑了笑,指著蘇明軒莞爾道:“知道錢承運為何教訓王璫嗎?就是要借你之口說出這句話來。”

正說著,有人稟報道:“國公爺回濟南了。”

王璫嘟囔道:“他又在躲懶了,事情都辦完了才回來。”

王康正在和一群鹽商在議論事務,聽說王笑回濟南了,告了一聲罪,徑直便向外走去。

這逆子總算回來了!

“他在哪裡?”

“國公爺才進城,未卸甲就向濟南知府衙門去了……”

“走,備轎,老夫要去找他說清楚。”

——逆子想讓老二娶番夷女子,絕計不行!

錢怡和王寶才繞過珍珠泉,聽得前麵大街熱鬨非凡,派人去一打聽,道是國公回城了。

“走,我們去見見老三。”錢怡道。

王寶一驚,喃喃道:“見他做什麼?”

“我們也算是支持他的政策,當然要去表功。”錢怡理所當然道:“就是常見麵才能熟絡起來,不然傳言都說你和你三哥不親近,幾人能給我麵子?”

王寶想到又要去見王笑,隻覺好不自在。

宣傳處就在濟南知府衙門旁邊不遠,和王府池子也隻隔了兩條街。宋蘭兒才回宣傳處,見長街上百姓聚集,忙讓人去打聽。

卻是百姓聽說虢國公回城,有得了糧食的貧民要跑去拜一拜表示感激,也有受了損失的糧商要去哭訴,更多的卻是不知就裡、惶恐不安的人們要想去聽虢國公親口解釋糧據政策。

宋蘭兒轉念一下,這樣的時候正是安撫民心的時機,宣傳處不能不出麵。

“快,去把人手都召集起來,上街宣讀糧據政策的益處。”

“走,知府衙門人多,我們也過去……”

王珠正領著護衛帶著一輛馬車緩緩進了濟南城。

他才從朝鮮歸來,聽說王笑已開始實行糧據政策,於是馬不停蹄歸回濟南。

對了,他還撿了兩個朝鮮女人服侍淑安郡主。

這種時候,讓齊王和朝鮮郡主成婚,多少能有效轉移民眾的注意力。

“走,先去知府衙門……”

濟南知府施光卓這幾天正焦頭爛額。

自從先帝進入濟南以來,他這個官就比以前難當的多。

以前吧,濟南城除了布政使司、巡撫衙門、按察使司、山東監察使等,就輪到他濟南知府說得算。

但現在,京城的官員湧進來,是個官都比他大。

那這知府大人當得還有什麼意思。

這些日子以來,施光卓也受夠了王笑的胡作非為,此子悖逆天理,必有敗亡……

而南京那邊許諾,他投奔江南的話,官升三級,可以得一個廣東承宣布政使司左參議的官職。何況,他家人都在江西。

更重要的是,北方戰事不斷,誰知道什麼時候建奴或反賊就打下來了,廣東多安全啊……

施光卓非常想要去廣東看看,為廣東百姓出一份力。

偏偏告了假也不被批複。濟南又被戒嚴起來,想出也出不去。

愁人。

這天正在發愁,聽得外麵一陣亂糟糟的,卻是虢國公濟南了,還直接就往知府衙門來。

畢竟最近濟南城確實是出了很多事。

施光卓隻好連忙讓人把公文整理好,準備了一下要怎麼回稟,出了衙門迎接王笑。

長街上一片喧鬨,也不知怎麼就有這麼多人。

施光卓吩咐衙役清出道路,整理好衣冠,在街道儘頭恭恭順順地等著王笑。

護衛撥開人群,護著轎子從另一條街拐過來。

王康撥開轎簾看去,皺眉道:“怎麼這麼多人?”

忽然,他定眼一看,隔著人群,見那邊一個青年正站在知府施光卓附近,身旁還有一輛馬車。

馬車上,有個女人正悄悄掀開車簾向外看。

王康目光看去,見那女人二十來歲,長得不怎麼樣,眼睛細細的,沒什麼精神。但一看就是朝鮮女人。

王康這一驚非同小可。

那就是朝鮮金氏之女?

——長得跟個丫環一樣的番夷女子,竟妄想進我王家的門?!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