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8章 癡心人(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今天錢怡在這王府池子裡可謂是相當囂張了。

但彆人怕她,宋蘭兒絲毫不怕她。

錢怡的爹是院臣,宋蘭兒的大伯也是院臣。錢怡就算嫁進王家,但王寶又不是虢國公一母同胞,他不為虢國公所喜這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事,濟南城還真沒幾個人把王家四公子太當一回事。

反觀宋蘭兒,她考進宣傳處之後,恰逢山東糧政改策民心動蕩,她任事勤勉,在安撫民心一事上屢立功勞,短短半月就被拔擢為主事。

旁人隻當她背後是宋氏兄撐腰。但其實宋氏兄弟並不希望她入仕,在他們看來,這不符合禮教,反而是害得宋家被推到風口浪尖遭人非議。什麼女官,無非是被王笑當槍使,用來打亂原有權力架構的工具。因此他們極是反對。

在這件事上,宋蘭兒與宋氏兄弟有著強烈的政見不和,每天都爭吵得非常激烈。

她背後真正的靠山,其實是淳寧公主。

濟南糧商縱火案發生時,議院馬上下令封鎖市井言論,宋蘭兒卻是當機立斷,帶人引導輿情控製局麵,還敢與議院大臣對峙、當眾質疑何良遠,表現出了一副強項令的風範。加上她確有才華,又有錢朵朵引見,很快就得到了淳寧的賞識。

在宋蘭兒看來,齊王孱弱難以禦下、王笑過於強勢有失人臣本份,唯有公主殿下剛柔並濟,才是真正的輔國之梁柱。

換言之就是——自己這樣的人才,考軍機處居然沒考上,說明什麼?說明王笑沒有識人之明,還是公主殿下英明!

女子?女子怎麼了?秦宣太後奠定秦朝基業、漢始皇後開啟文景之治……嗯,倒也不用做到武周女帝的地步。

當然,淳寧怎麼想的宋蘭兒不知道,反正她願以一腔熱血以報知遇之恩,這是她的政治抱負。

總而言之,宋蘭兒有淳寧撐腰。她根本就沒把錢怡放在眼裡。

更何況王笑曾三令五申,任何人不得仗勢欺人。

錢怡敢鬨事,宋蘭兒直接下令把錢怡驅逐出去,誰也不能說什麼。

沒想到的是,她才要下令,左明德站出來了……

那邊王寶喚了一句“先生”,錢怡羞怒交加,一跺腳轉身就走,王寶嚇得不輕,連忙追了出去。

左明德淡淡一笑,心中頗為得意。

周圍一眾豪商則是微微笑著,紛紛拱手向左明德恭維起來。

“原來左公子還是王家四公子的先生……”

“左公子於講武堂任事,往後天下將官儘出門下,了不得啊……”

“左公子……”

左明德團團拱手,應對自如,侃侃道:“諸位過譽了,為國家育材,份內之事。”

應付了一會,等他再回過頭來,卻見宋蘭兒不知何時已經走了。

他連忙告罪、脫離開人群,向後堂走去。隻見宋蘭兒正領著幾個官吏整理了文書要離開,臉上很不高興的樣子。

左明德連忙上去勸道:“蘭兒,你不必和再和那錢怡置氣,不值當的。”

“我沒跟她置氣。”宋蘭兒淡淡應道,轉頭又叮囑官吏把材料都拿好,起身便向外走。

左明德又追上去,問道:“你不是在生她的氣,那就是在生我的氣?你聽我說,祖父讓我娶杜總兵之女,我絕不答應,我今天日回城就是要找祖父說清楚……”

“這事與我無關。”

“蘭兒,你放心,我已傳書到貴陽府給我父親,請他幫忙致信勸說祖父,我絕不娶杜氏。”

宋蘭兒歎了一口氣,換上鄭重口吻,道:“兄長,此事真的與我無關……”

他們正轉過外堂的回廊,忽聽到隔著牆有人在議論。

“左大公子這一手英雄救美,算是給宋蘭兒解了圍啊。”

“不然我看宋蘭兒拿王家四少奶奶毫無辦法。”

“哈哈,論家世、兩人差不多,錢怡輸就輸在長得不如宋蘭兒。”

“你說呢?要不是宋大人幫襯,又有左大公子愛護,她哪能真的為官任事?”

“嗬,女子為官?本就是個笑話。你還能當她是個官?”

“何止是女子為官是笑話,讓女人拋頭露麵出來做事,根本就是個異想天開。”

“誰說不是呢?但國公爺不死心啊,折騰了幾個月了,哈哈,有幾個女人真能當官的?”

“宋大人也不容易啊,為了響應國公爺這種昏招,讓女兒出來當官,以後她怎麼嫁人?”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