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6章 招商會(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老爺,四少奶奶來請安了。”

這天中午,王康才處理完鹽務上的事務歸家,聽得下人傳通,他不由皺了皺眉。

平心而論,他並不喜歡這個四兒媳婦,從長相到性格都沒有一點討喜的地方。

王康才想說不見,那邊錢怡卻已經自己跑了進來,行了個禮,很自然地就喚了一句:“爹。”

雖然心裡不喜,但看在錢承遠的麵子上,王康還是和藹地應了,又讓錢怡不必每日來請安。

“爹,王寶都被送到講武堂十多天了,也該把他放回來了吧?”

王康就知道她是為這事來的,哼了一聲,道:“這小子敢鼓動老二娶外邦女子,活該教訓。”

“爹。”錢怡求道:“到了講武堂,以後他要是被派到軍中,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可怎麼是好,到時爹失去兒子,兒媳也成了寡婦……嗚嗚。”

假模假樣地哭了兩聲,見王康沉著臉,錢怡就知道這理由勸不動老頭,於是她換了一套說辭,又道:“爹,兒媳覺得,也該讓王寶做些事情了。他那性子為將為官都不適合,我們王家也不差他一個官,不如讓他操持些生意可好?”

王康警惕起來,心道這兒媳婦又想打家產的主意了。

沒想到錢怡卻是道:“爹你看大嫂多有本事啊,接手產業園的生意後做得有聲有色。今日兒媳得到消息,朝廷要把這生意鋪開來做,這也是三哥的意思,為的是給山東百姓多產些口糧,兒媳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要是王寶能自己立一番事業,也省得爹你操心不是?”

她勸了好一會,嘴裡說辭一套一套的,又說要為百姓謀福、又說要為家族謀利,王康竟覺有些被她說動。

——哼,這個兒媳好個伶牙利齒,半點賢良淑德樣子沒有。

錢怡說了半晌,見王康隻是撚須沉吟,顯然要勸動他還差點火候。

她心中漸漸焦急起來,忽然心念一動,又假模假樣哭了兩下,道:“爹,兒媳和王寶成婚才多久,就被二哥棒打鴛鴦了。兒媳這心裡好想相公啊,本想著成親之後,早日給相公生個兒子,讓爹抱上孫子……”

“孫子”二字入耳,王康終於被說動了。

老二這個逆子,自己不肯續弦再生個男丁,竟還敢管到老四頭上。

一拂袖,王康便道:“知道了,老夫回頭就去把老四領回來便是。”

“謝謝爹成全!”錢怡大喜,又行了一禮,賠笑道:“爹,等王寶回來也不好讓他在家中閒坐,不如就承包這個生意吧?不過,還得有本金。我爹雖然為官多年,但一向兩袖清風。王寶他……”

王康懶得再聽她胡攪蠻纏,隨手便打發了兩千兩銀子。

錢怡得了銀子,喜滋滋地又往府外跑,路上又遇到哭哭啼啼的崔氏。

錢怡雖不熱情,但還是把王寶要回家的喜訊說了,沒想到崔氏歡天喜地地感謝了菩薩之後,又教訓起錢怡來,囑咐她不要一天到晚往外跑。

錢怡是欺軟怕硬、嫌貧愛富的性子,登時就跟崔氏翻了臉。

——在這王家,怕老三、怕老二,加上王康這老頭子有銀子還可以孝順著,你個老婆子算什麼東西,擱姑奶奶這囉嗦。

錢怡惡聲惡氣地哼了一聲,我行我素地便出了府。

她先跑去看了一座趵突泉畔的宅院,那是叛逃的右布政使俞興國的彆院之一,如今由官府發售。

錢怡對這套彆院很滿意,想著往後在此待客,可不比在王家待客更威風。

但眼下銀子還沒賺夠,暫時還是買不了的。

看了一會,她又到城南產業園去找陶文君,“大嫂”前“大嫂”後地叫個不停。

陶文君本也不喜歡錢怡,但伸手不打笑臉人,又是自家妯娌,也隻好依著錢怡的要求,撥了幾個得力的帳房先生幫她核算承包食品工業的前景。她做這些是為了大賺銀子,又非為了經世濟民,自是要把各方利弊核算清楚。

錢怡還是第一次聽說“食品工業”四字,暗道自己果然沒找錯人。

就算是爹那樣的老狐狸對這些事也隻是照本宣科、隻知道政策卻沒真正了解其中的門道,還是大嫂懂行,能帶自己發家。

接下來兩天,她每天跑到產業園了解情況,又從陶文君手上借調了好幾個老帳房組成她背後的智囊。同時,王寶也被她弄了回來。總算是前有王家四公子這個傀儡,後有經驗豐富的幕僚。

第三天,商務處的蠢材們終於把細則整理出來了,召集糧商富戶在珍珠泉附近的王府池子聚會。

這王府池子本是德王的府邸,延光十一年清軍擄走了德王之後,德王府廢置,改為巡撫衙門。但巡撫衙門用不了這麼大,把王府池子這片地方劃出來賣給巨賈。

之所以選在這個地方,因為商務處地方太小,不夠容納這麼多糧商富戶。

錢怡早已準備好磨拳擦拳大乾一場,帶著王寶以及幾個帳房到了王府池子。放眼看去,竟是熱鬨非凡,超乎她的想象。

她本以為隻有自己消息靈通,還為此洋洋得意,眼看來的糧商富戶這麼多,她登時緊張起來。

再一聽,彆人都有幾萬兩,十幾萬兩銀子的本錢,唯獨她隻有區區二千兩。

——該死,王康這老頭未免也太小氣了!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人?要是我承包不到怎麼辦?”她轉向王寶連問三句,目中已有凶光。

王寶心頭一跳,暗道我怎麼知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