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4章 金恩惠(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李淏看向王珠,暗想這個未免也太狂妄了些。

——做說客就做說客,竟還能靦著張臭臉說是替我出謀劃策?

但他還是微微笑道:“願聞其詳。”

王珠道:“大君不願直接答應這樁婚事,非是怕建奴怪罪整個朝鮮國,而是怕建奴怪罪你一人,勒令朝鮮把你再送回去。然也?”

縱使李淏涵養再高,聽了這話也不悅起來。

西吧,凱雜西!

王珠卻是又道:“大君你既無建奴支持、又無我大楚支持,是極難從李瀇手中搶過世子之位的。哪怕你最後說服一眾大臣和國主、哪怕你登上王位,但隻要我楚朝不承認你的王位,何時派兵征討彼國都師出有名。”

“你們先打過八旗大軍再談……”

“大君你是在賭嗎?”

李淏默然。

王珠道:“大君想要兩頭不得罪,鄙人雖看不上這種做法。但確時也有兩頭不得罪的辦法,無非是由彼國國主出麵應允這門婚事。如此一來,建奴要怪,也不是怪在大君你一人頭上,而是有整個朝鮮國將此事擔下來。”

“父王已經拒絕了。”

“並非沒有轉機。”王珠歎道:“我實話說吧,舍弟的意思,是希望我求娶彼國左議政大臣金自點的女兒。我本不願娶,想要直接說服大君……”

李淏目光一動,道:“楚公的此法,顯然棋高一籌。”

王珠暗道棋高一籌個屁,無非是算到你是個窩囊廢。

他點了點頭,道:“金自點如今是最得彼國國主信任的重臣。若是我娶了他的女兒,他自然無法再統領親清派,立場自然要變。他為了自保,必然要勸說彼國國主應允你與我楚朝聯姻,大君你本就得親楚派的支持,再加上金自點,在朝鮮國的勢力遠勝過李瀇,在外又有我大楚支持。還逼得彼國國主與你站到了共同立場。牽一發而動全身,你的勝算將大大提高。”

李淏對王珠的觀感又重新好了不少。

比起破釜沉舟、立場鮮明地聯合楚朝,他更喜歡這樣能沾更多好處、而少一些風險的策略。

他身子微微前傾,道:“但左議政大人乃我朝親清派的領袖,此事怕不容易?”

“所以,需要大君你的幫忙。”

“王公子想如何做?”

王珠淡淡道:“不難,隻需能讓我與金恩惠相處兩個時辰,則事成矣。”

李淏一愣,再一看王珠那張臉,那一身氣派,點點頭笑了一笑。

“好!”李淏撫掌道:“來人,拿酒來。”

等下人端了一壺酒,李淏親手斟了兩杯,敬王珠道:“我少時飲酒太過,本已戒酒。今日得遇王公子,願破戒飲上一杯。請……”

反正,他每次遇到值得拉攏的人,都要破戒一回。

王珠也不揭破,隨口喝了。

李淏又問道:“對了,卻不知王公子的下策是什麼?”

“下策。”王珠微微沉吟,道:“不說也罷……”

金恩惠年方十六,她已有婚約在身,是許給朝鮮重臣薑弘立的外孫。

薑弘立出身朝鮮名門晉州薑氏,當年楚朝與清朝與薩爾滸大戰時,薑弘立任五道都元帥支援楚軍,甫一接戰便大敗,於是領兵投降清軍。因他會滿語,被清朝留用,二兒子娶了代善的養女。

等到丁卯胡亂,薑弘立更是當了清軍的向導,帶路攻擊朝鮮。

就是這樣一個叛徒,在朝鮮降清之後,反而加官進爵。

若不是金自點位高權重,還不夠格把女兒嫁給其外孫。

總之,金恩惠年底便要成親,如今正在備嫁。

但這一日,她接到淑安郡主的邀請,邀她到南山蹴鞠。

蹴鞠起源於山東的齊國,隋唐時就傳入朝鮮半島,《舊唐書·高麗傳》記載“高麗婦人首加巾幗,好圍棋之戲,人能蹴鞠”,說朝鮮女人個個都能踢蹴球。

南山蹴鞠場上,李淏與王珠坐在場邊席上,觀看了一會女子蹴鞠之後,李淏舉杯與王珠敬了一杯,問道:“王公子可有把握?”

“自是有的。”

眼見金恩惠和淑安郡主已經下場,往另一個方向走去更了衣,拉著手去玩耍。

王珠站起身來。

李淏想了想,又低聲提醒道:“切勿有失分寸,今日是淑安出的麵,若真壞了左議政的臉麵,可就弄巧成拙了。”

“大君不必多慮,我隻與金恩惠聊幾句話,絕不在今日碰她。”

“那就好……”

王珠離開之後,李淏獨自沉吟了一會,搖著頭笑了笑。

——這事還真是荒唐。

過了好一會,李淏向人吩附道:“去看看怎麼樣了?”

“稟大君,一開始金姑娘見了生人,拉著郡主就往南山上走,王公子跟在她們身後,後來金姑娘時不時也回頭說幾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