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3章 鳳林君(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漢城。

王以文今年二十五歲,本是濟南府曆城縣人。

楚延光十一年,清軍入塞,深入二千裡,攻占一府三州五十五縣二關,焚毀濟南城,俘獲人口四十六萬餘人。當時王以文隻是四十六萬俘虜當中的一個。

幾年的包衣生涯,王以文漸漸被磨平了血氣,卻沒想到命運再次迎來了轉折——他被安排給李淏為仆。

與他一起的還有另外八個楚人,被李淏稱為‘九義士’。

李淏是朝鮮國主李倧的嫡次子,被封為鳳林大君。在朝鮮降清之後,他與其兄昭顯世子一起被押到盛京為質子。

在王以文眼裡,鳳林大君精通漢學、待人寬厚、胸懷壯誌,隻要度過在異國受辱的這一劫難,往後必將成為一代雄主。

總之,九個來自楚朝的俘虜重新燃起了鬥誌,誓死效忠李淏成就一番事業。

終於,崇德皇帝死了,清軍再次南下。年幼登基的順治皇帝為安撫朝鮮,派鳳林大君回國宣詔。

李淏與九義士本以為這是放手施為的大好時機,沒想到歸國後麵臨的是朝鮮錯綜複雜的政局……

這一天夜裡,忙了一天的王以文回到李淏賜給自己的宅院,推開門進入廳堂。

突然,有燭火亮起。

王以文嚇了一跳,轉身便拿起頂門棍。目光再看去,隻見一個麵容冷峻的青年男子盤膝坐在堂中,身後還站著一個高大的壯漢。

“你是誰?!為何闖入我家?”

“我也姓王,也許和你三百年前還是一家。”那人青年男子不緊不慢地拿著火折子又點了一根燭火,道:“我是楚朝虢國公的二兄王珠,從濟南來。”

“你要乾什麼?”

“你不必急。我帶了油旋餅,你吃不吃?”

王以文一愣,反問道:“你還是替齊王來求娶淑安郡主的?我告訴你,此事大君是不會答應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我不是替齊王來求娶淑安。”王珠淡淡道:“我是為自己來迎娶金自點的女兒金恩惠的。”

“金自點?”

“金恩惠。”王珠糾正道:“我是要娶金恩惠。”

王以文沉默了一會,道:“此事我做不了主,我隻是大君的仆從。”

“坐下說吧。”王珠抬了抬手,搞得好像這裡是他家一樣。

王以文警惕地看了鍋頭一眼,緩緩在王珠對麵坐下來。

“你是楚人。”王珠問道:“可有想過歸國還鄉?”

“沒有。”王以文很乾脆,也很堅決,“濟南城破、我全家被殺時朝廷在哪裡?我在建奴腳下做牛做馬、生不如死的時候朝廷又在哪裡?大君待我恩重如山,是我再生父母,我決不叛他。你若是來勸降的,現在就請回吧。”

“不必激動,我不過隨口閒談。”王珠掰開一塊油旋餅,問道:“你要吃哪塊?”

王以文知道他不會放毒,緩緩伸出手,拿過半塊嚼了。

他已下定決心留在朝鮮,但家鄉的食物入口,他還是在忽然間、猝不及防地感到眼睛一酸。

“說正事吧。”王珠隻咬了一口油旋餅以示無毒,就不再吃了,緩緩道:“我想讓你替我引見李淏。”

“為何?”王以文道:“我安知你不是要行刺大君?”

“我行刺他做什麼?嗬,能說出這話,看來論權謀之道,你還沒入門,我不妨提點你幾句。”王珠冷笑,“李淏若想要世子之位,不是讓你們殺掉李瀇就行的。”

“你……你怎麼知道?!”

“朝鮮國主李倧身體並不好,也就是這三五年之內的事。他接連上書懇請建奴放回李瀇。想必李瀇歸國也就這在一兩年內。你們打算等他歸國了就毒死他,哦,你今天就是去賄賂醫官李馨益……”

王以文神色大變,站起身來,退後兩步。

“你跟蹤我?!”

“你不要激動。”王珠伸手虛按了兩下,“做大事,一定要有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沉穩。萬不可像這樣我一說你就跳起來。”

“你……”

“坐下。”

王珠看著王以文坐下,又說道:“最近漢城市井開始流傳一個說法,說是李瀇在沈陽時,依建奴習俗布置居室,又募招建奴勇士,種種跡象說明建奴準備扶持他奪取朝鮮王位……這也是你們放出的風聲?”

王以文緊緊閉著嘴不應。

王珠搖了搖頭,鄙夷道:“手段粗鄙,不堪入目。”

“你……”

王珠又道:“李淏的第三條計策,賄賂李倧的寵姬趙昭容,讓她吹枕邊風,構陷李瀇,然也?”

“你……你怎麼又知道?”

“我也是恰巧得知的,李淏賄賂趙昭容的那些珠寶,就是你們從我手中買的,成色確實不錯,這幾筆生意我虧了不少銀子。”

俘虜出身的王以文顯然無法在言語間與王珠爭鋒,滿臉駭然,開口又是隻有一個“你”字。

王珠又道:“但你們彆忘了。李瀇就算死了,依製,世子之位也該由其子李柏繼承。就算你們再殺掉李柏,還有李檁、李檜。這兩個孩子可都是李瀇在沈陽生出來的,你說建奴是會支持他們繼位,還是支持李淏?”

“大君已然成年,可擔重任,他們都還隻是孩子……”

“福臨也隻是孩子,多爾袞爭到奴酋之位了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