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2章 名姬帖(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淳寧也是認識左明靜的,但並不熟悉,隻是在從京城逃亡的途中見過幾麵。

她也聽說過左明靜克夫的名聲,對此並不以為然。既是因為知道何家長孫本就要病死了,又是因為她就不信這些。

再加上纓兒與錢朵朵偶爾說到左明靜,都說明靜姐為人特彆好。淳寧對左明靜印象也不錯。

但她也不會因此就把左明靜安排到上院,畢竟身份不適合。

左明靜進入知事院這幾天都是中規中矩,並不刻意表現,性情平淡如水的樣子。論才乾,也並不顯得十分出彩;而裝束上,她則是不施粉黛,頭飾梳得平平常常,一襲簡簡單單的白色襦裙,第一眼也並不奪目。

但若多看兩眼,依然能看出她的美來。那種渾身上下挑不出一點瑕疵的靜美,讓淳寧也覺得心喜。

淳寧拿出過幾封公文考驗她,其結果是……還沒看到左明靜的上限。

——這些,大抵上就是淳寧對左明靜的所有印象了。

於是當左明靜上前,淳寧便抬起頭,眼中微微帶著些考量的目光。

“殿下。”左明靜輕聲道,“這封公文放在下院處理,恐怕有些不妥。”

沒想到左明靜竟是不念出來,而是輕輕把文書放在案頭。

淳寧低頭看去,隻見這封公文是濟南知府衙門稟奏的,道是知府施光卓的父親病重,要告假兩個月,請奏把政務交給同知宗勝則。

議院的批複是同意他的告假,後麵還附了施光卓的家書,證明所言非虛。

這看似隻是簡簡單單一封告假條子,淳寧卻是皺起了眉。

“你隨我來。”

她拿起公文,站起身轉入後麵的小書房,左明靜拾步跟上。

外麵甘棠見狀,親自守著門。

小書房內,淳寧回過身,看向左明靜,輕聲問道:“你為何覺得此事放在下院處理不妥?”

左明靜答道:“施知府老家在江西,但這封家書上雖有驛站的印章、甚至還有錦衣衛驗檢過的蓋印,但卻沒有太平司的蓋印。那它應該是不能從江西送達濟南的。那便說明,這也許是施知府偽造的……因為,從五天前開始,凡是江南發來山東的信件,似乎都要事先被太平司拆封檢閱。”

“明靜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前幾日有封關於商務司從江南采購硝石的公文,臣女發現信件上有一枚很淺的印痕並不識得,特意去查了一遍。發現所有五天以前從江南送達的信件都沒有,而之後發來的卻都多了這樣的印痕。觀其圖案,應是太平司信印無誤。”

淳寧點點頭。

與南京和議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禁止兩邊的官員與家人互通來往。畢竟山東有官員的家小在江南,而江南也不少來自山東的官員。大家都是楚朝臣子,明麵上自然不能直接割裂開來。

但山東這邊反應快,早早就開始讓錦衣衛檢閱所有與江南來往的信件物品。

看來江南那邊現在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既然發現了,怎不早些告訴我?”淳寧微笑著問道。

“臣女能找到的來自江南的信件不多,此事還未完全確定。”

“你辦事不急不躁,這很好。”淳寧點了點頭,語氣很王笑。

接著,她又道:“但往後在我麵前不必如此小心翼翼。”

“是。”

“你認為施光卓偽造家書,是想投奔江南?”

“是。”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