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第781章 知事院(1/2)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最新章節

這一天漱玉泉畔的聚會上,雖然錢朵朵極力勸說,左明靜最後還是沒有答應去國公府給淳寧公主任事。

左明靜看得明白,這件事並非錢朵朵想的那樣簡單。

公主想找人批紅,這些人的才乾還在其次,比才乾更重要的是身份。批紅涉及太多機密,能得到重用的人必須先要得到淳寧信任。

她左明靜既是左家孫女,又是何家孫媳。倘若有機密文書讓她過了目,難保不會傳出去。身份如此,注定是不適合的。在這件事上,是錢朵朵一廂情願了。

心裡有了這層推斷,左明靜將這事拋諸腦後,回到左府之後繼續埋首整理起《石頭記》的稿子。

整理書稿看起來隻是小事,但她知道,以眼下的局勢,倘若山東之地能有一本讓天下文壇矚目的巨著出世,那便代表著山東文教之興不輸於江南,也能扭轉一部分讀書人的印象。

齊王幕府沒有開科取士的名義,但如果有懷才不遇的讀書人見到這邊重視文教,就有可能投奔過來。這勉強也算是她這個孀居婦孺能儘的一份微薄之力……

左明靜既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能做什麼,獨自於案前整稿,心中也有屬於她的那份清明安靜,與年月無爭。

但有時候不是她想與世無爭就行的。她回府不久,左經綸便喚她到書房說話。

左經綸是三天前才回濟南的,他一把年歲了,主持完分田事務,又風塵仆仆地趕回來搭建議院,卻沒有半點吃不消的樣子。

大概因為權力是最好的返老還童的靈丹妙藥吧。

“孫女見過祖父,請祖父安康……”

祖孫相見,左經綸放下一封公文,開口道:“你在家裡也呆了很長一段時日了,今日何良遠向我提出要接你回何府。”

左明靜才行了一個萬福,雙手放在側腰還未來得及放下,聞言動作停了停。

左經綸又歎道:“在京城之時,因我忽然病倒,你才回府侍疾。如今我既已痊愈,你再呆在府中,確實不適合了。”

左明靜猶豫了片刻,問道:“祖父可否容孫女再想想?”

“想想也好。”左經綸緩緩道,“隻要你心裡記著維護左家的名聲。”

有些話,祖孫二人都沒有明說。

當初左明靜回府,看起來是由左明心出麵。但等她回到左家之後,卻是錦衣衛暗中不讓何家把她接走。

左經綸、何良遠都是人老成精的人,一點端倪就能看出整個脈絡。都認定是王笑在背後出了手。

何良遠以前鬥不過王笑,後來怕了王笑,也許還存著心思想等醞釀出了什麼大醜事之後,拚著臉麵不要了,借機給王笑致命一擊。但這大醜事一直也沒發生,想來是左明心托了秦玄策的關係讓王笑護著左明靜也有可能。

左經綸當時則認為何良遠大勢不妙,把孫女接回來也好。至於王笑是否存了什麼心思……左經綸不像錢承運那麼不要臉,但為了心中抱負,他也可以全當不知道。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王笑沒有動靜,那想必是猜錯了。

如今何良遠、左經綸兩人都進了議院,局勢又有了變化。何左兩家也需要再次聯合起來,以保持足夠的威望,在齊王黨和國公黨之間形成緩衝。因此,何良遠提出要接回左明靜,左經綸並不反對。

至於左明靜的個人意願,在此事當中絲毫不重要。

隻是,“容孫女想想”這一句話,還是讓左經綸重新斟酌起來。他知道自己這個孫女聰慧,不會說無關緊要的話,那麼這個“想想”說的其實是她自己會去想辦法。

左經綸也願意看看她能有什麼辦法,或者說看看她有什麼“靠山”。

正在此時,忽然有下人稟報道:“老爺,有人求見。”

“這麼晚了來求見?”左經綸微微一愣,問道:“是誰?”

“是個年輕人,小的也不認識,隻說把這枚信令交給老爺。”

左經綸隻看一眼,應道:“快去把人請進來。”

“是……”

下人走後,左明靜又行了個萬福,道:“祖父,那孫女告退了。”

左經綸看了她一眼,並沒有馬上讓她離開,而是沉吟了一會,接著又噓寒問暖了幾句。

過了小一會兒功夫,左明靜離開。

左經綸則是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書房前廳,正見王笑走了進來。

“見過國公。”

“左大人無須多禮,直接說事吧。”王笑扶著左經綸重新落座。

接著,他一點拖泥帶水的樣子都沒有,徑直開口道:“分田事畢,北方戰事已開。我打算把萊州的‘糧據’政策推行到整個山東境內,左大人意下如何?”

左經綸才落座,聞言又重新站起來。

“此事關係重大,請國公先稟明齊王殿下,再召群臣商議,選兩城州府試行為宜……”

王笑道:“我今夜是從城外兵營回來,路過左府時,隻帶了兩名護衛脫離了隊伍,獨自前來見老大人。換言之,現在濟南城,並沒有多少人知道我們已在商議此事。老大人認為這是為何?”

左經綸心想,還能是為什麼,你這個年輕人做事情性子太急了。

“國公啊,衍聖公府之事過後,我們才把山東士族安撫下來,這個時候再推行限糧之策,萬一把他們逼急了又如何?”

王笑見他不答,自己回答道:“我今日來與老大人秘議,就是為了老大人能寫個票擬,我直接批紅蓋印,明日便傳告山東。”

左經綸道:“要推行糧據之策,首先就要從百姓、糧商、士族手中把所有糧食全都收上來,再依據每個人每日的口糧統一發放。這對於那些吃不飽飯的百姓或是好事,但他們根本就不明白這其中道理,隻會以為是我們派兵搶奪他們的口糧;糧商們更是被國公你逼到死路,從此山東再無糧商,也沒有糧商敢從外地運糧過來;世家大族存糧最多,國公你剛搶了他們的田地,轉眼又要搶他們的糧食,誰心裡沒有怨言?此令一下,整個山東都要群起反對,必起大亂!請國公三思……”

“召令一下,我麾下將士馬上便可趕赴各個州府押解糧食。由不得他們反對。”王笑道:“也沒有時間給我三思了,這半月間,我們要送到天津、送到皮島、送到新兵營的糧食,哪一次沒有缺口?濟寧、德州、臨清,所有糧倉都已空了。一旦戰事不利或出現天災,老大人知道會有多少人要活活餓死?”

“那就請國公不要再派兵到天津、到皮島了!”左經綸道:“建奴與唐逆鏖戰,我們正可觀其兩虎相爭。就算擔心唇亡齒寒,稍作支援即可,何必拿全部家底去拚?!”

“山東無險可守,處四戰之地,不去拚,等唐逆一朝敗亡,八旗兵馬長驅直入,誰來守?讓那些糧商、那些科舉士族來守嗎?!”

“事有輕重緩急啊!國公。”左經綸道:“建奴還在北直隸,山東百姓才是我們治下之民,民心不定,何以振興天下?”

“正是因為事有輕重緩急,建奴已然入塞,滅國之危迫在眉睫。才必須施行此策;正是因為山東百姓才是我們治下之民,才必須限製、分配糧食,合理調度,讓兵士有糧草,讓貧民能活下去。”

“不等國公你發放完糧食,反對的聲浪就要把你我掀翻!”

“那就把他們全打趴下去!”王笑道,“這些天來,我每聽到你們要支用賑災糧倉,我就到兵營巡視,因為我受夠了你們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泥瓦匠做法。富戶、糧商的糧食堆積如山,流民餓死道旁。我不會讓山東境內再出現這種局麵。唯有用我麾下之兵,去搶他娘的。”

“國公啊,我並非不支持你。”左經綸苦勸道:“分田之事,我豈不儘心?當初你是怎麼和那些士族說的?許諾分了田之後保他們的前程富貴。打一批拉一批才好不容易把事辦成了,這才過了多久?分完他們的田,又要搶光他們的存糧。如此一來,朝廷與反賊何異?”

“我楚朝兵士若無兵糧,又與反賊何異?這些年來,哪裡不是流寇搶完了百姓官兵又來搶?既然如此,乾脆由我來搶,一次搶個乾淨。誰敢不從,向我手中的刀去說理。”

左經綸道:“就算把糧食收上來又如何?能有存糧的家族,哪一個不是世代辛苦經營才賺到如今的家業?施行糧據之策,讓這些人和貧民一樣頓頓粗茶淡飯,往後怨念堆積,他們要怎樣對待你我?國公想如商鞅一般,遭世人怨恨、受車裂之刑嗎?!如此作法,逆旅不賓!”

“老大人該知道的,非常時期,行非常之策。縱使你我費儘心思,一粒種子下地,個月才能有收成。收成之後再留種,沒有五年之功,神仙也變不出糧食來。亡國滅種之禍就在眼前,敵人能給我們幾個八月?怨念能有消減之日,人死可能複生?”

“幾代經營不能存下糧食,長此以往,誰肯辛苦任事?”

王笑道:“我答應你,糧據之策隻是暫時的。”

“國公可知道,你安置流民、施予糧食;你開設講武堂,招寒門子弟供其讀書吃飯……這種種做法,已招致許多人不滿。說是你用他們交的稅賦去供養這些閒人,那他們何必費心經營、讀書報國,不如去當個懶漢,反正也能得到賑濟。”

王笑冷笑道:“那讓他們去啊,讓他們去工廠勞作,讓他們去講武堂讀書然後從戎出征。看看賑濟糧是不是那麼好領的?!老大人啊,你何苦去聽這些勞騷?話說出口容易,無非都是私心作祟。”

“國公不明白嗎?他們這是在警告你。人心可為城牆,也可毀於一瞬。失去了這些人的擁護,社稷將毀於一旦啊……”

“老大人不明白嗎?我是在讓你不要怕,他們沒有看起來那麼強大。現在的士族還有什麼能耐?能如江左謝氏擊破先秦、能如弘農楊氏開創隋朝?正因為他們隻會張嘴叨叨,才須你我擔起救亡大任。既如此,豈可再受這群鼠輩掣肘?”

王笑說著,擲地有聲道:“我願破釜沉舟,不願效老大人畏首畏尾。”

“畏首畏尾”四字入耳,左經綸身子一僵,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和王笑……格局不一樣。

但思緒回到這件事情本身,他依然覺得不放心。

家國大事又不是賭博。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