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二十一章 總有瘋子想上天(1/1)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一滴一滴的鮮血從那些懸浮在空中的頭顱上滴落佛台之上,那些人頭看起來並不可怕,雙目輕輕閉合就如同睡著了一般,脖子上的切口十分的光滑平潤,就如同是鏡麵。

這樣的傷口自然不可能會有鮮血滴落,眼下既然有,那就證明了這是故意為之,至於目的是什麼,這很簡單,就是為了震懾群雄,或者說是震懾宵小。

秦風的單手輕輕虛托在空中,十九個頭顱懸浮在半空當中,看著那十九道無比無比熟悉的麵孔,四周佛台之上的所有人都是麵色劇變,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駭,心中更是不知道翻起了怎樣的洶湧波濤。

在場共有四百餘位五境宗師,無論是什麼勢力,又或者是單獨修行的散人,每個人都認識那十九張臉。

那是萬香城的五境宗師的臉,在最中間的位置,一個雙目流出血液的男人頭顱正是雪無夜的父親,萬向城城主,雪雲。

而在他的兩側則是萬香城的兩位老祖,每一個都是荒州諸天卷上排名前十的恐怖之人。

但就是如此高絕的強者,眼下卻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就連頭顱都被人砍了下來,就這麼直挺挺的擺在所有人的眼前,那可是五大勢力之一萬香城的城主和老祖。

可以想象眼前這一幕究竟有著多麼巨大的震撼力。

躺在地上被斬成兩段的白崕洞長老並沒有立刻死去,秦風剛剛那一件離了要害,隻是將其腰斬,並未左右分開,所以他尚且能夠再活一段時間。

但這名白崕洞長老在看清楚天上的場景之後,卻是直接兩眼翻白,活生生的被嚇死了過去。

粗重的喘息聲在耳畔響起,死一般的沉寂之後四周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堂堂的荒州五大派之一的萬香城,竟然就這麼覆滅了?

即便是已經看到了那十九個頭顱,在場的人仍舊是不敢相信,但卻又不得不信。

渡元大師目光複雜的看著李休,搖了搖頭緩緩地退回了圓寂大師的身後,不再多說什麼,他起初還以為李休要殺雪無夜隻是一時意氣,不成想竟是早就想好了的事情。

典獄司掌教花閒眼中帶著淡淡的欣賞,成大事者就要做到心性果決,既然萬香城和大唐之間隻能留下一個,那自然要留下實力更強的那一方。

李一南嘴角揚起了一瞬,旋即迅速恢複平靜。

朱點墨則是震驚的看著李休,震驚於他的膽大包天,也震驚於他所能掌控的實力。

堂堂的萬香城,竟是說滅就滅了。

傅雲霄偏頭看著李一南,子非不知去向,薛紅衣去了青山,陳落在南海,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情,大唐固然強大,但要說能夠無聲息間覆滅萬香城,恐怕少不了傾天策的幫助。

不戒小和尚抬頭看著,口中不停地念叨著阿彌陀佛,殿下太厲害了,死的好,阿彌陀佛,出家人慈悲為懷,不能這樣想,不能這樣想。

地麵上並沒有站在佛台之上的陳知墨,方良,蘇子瑜,梁小刀等人同樣是抬頭仰望著這一幕,陳知墨和梁小刀早就知情,見狀雖然激動,但卻沒有那麼震撼。

方良蘇子瑜還有花雨瑤等人已經是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圓寂大師隻是閉著雙眼輕輕地誦著佛經,遠處的佛塔似乎亮起了無儘的祥和光亮,將空中的十九個人頭輕輕包裹其中。

秦風放下了自己的手,並沒有阻止。

圓寂大師將那十九個頭顱牽引進了佛塔之內,接受著佛光的洗禮。

人群中的皇甫老爺子眼中帶著敬佩,雖說他早就知道這個計劃,並且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低,但當事實真正的擺在眼前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驚訝。

白崕洞長老被秦風一劍斬殺,在場還有四分之一曾是萬香城的附屬勢力,但此刻卻沒有一個人敢於站出來說話。

諸葛十三於悄無聲息之間回到了李一南的身側。

棋魔也和葉開也出現在了佛台之上,並沒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看著四周之人的震撼和隱藏極深的恐懼,秦風覺得無聊極了,眼前的四百餘位五境加起來,都不如他的半園春光。

但總要給李休撐場子,於是便環視了一眼四周,淡淡道:“萬香城與唐國之間乃是死仇,想要消除二者之間的恩怨就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一方的滅亡,而事實上我們也的確是這麼做的,好在僥幸,技高一籌,活到最後的是我們。”

他從空中落下,在李休的身後靜靜站著。

平淡的話語談不上擲地有聲,甚至帶著一絲慵懶,但卻震懾的四周許多宗師不敢開口,更不敢反駁。

他們還沒有從剛剛的震驚當中走出來,在荒州之上輝煌了不知多少年的萬香城,竟是就這麼徹底折損,從今往後,這世上再也沒有萬香城這個地方。

難道唐國這麼做,就不怕其他四大勢力心生忌憚,為之膽寒嗎?

萬香城不會報複,因為死人是不會報複的。

想起剛剛說過的這句話,四大勢力的人如何想他們暫且不知,但他們的心卻已經寒了起來。

先前的刺耳嗬斥聲都是已經消失,如同巨石沉入了湖底,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李休看著四周的人,麵色很平靜,目光當中始終沒有任何的波瀾出現。

他隻是說了一句話:“現在,投票可以繼續了。”

四周所有人都是凝視著他,旋即再度沉默了下來,你殺光了萬香城的人,然後輕飄飄的說了句投票可以繼續了。

這一幕看起來有些滑稽,但卻沒人笑出聲。

五大派已經沒了一個,這盟主的人選自然就要從剩下的四大勢力當中選擇。

但誰都沒有動作。

許久後都無人開口說話。

最終還是羅浮淵開口問道:“殿下覺得,誰更合適一些?”

他看著李休,曾經站的很近的兩個人,在修行的道路上拉的越來越遠,好在聖宗已經為此付出了代價,並且走向了另外一條路。

李休斬儘萬香城,高懸頭顱十九顆,威望早已經突破了天際,恐怕現在就算他開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