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十九章 閉嘴(2/2)

後來在羅浮淵的帶領下開始改變了風格,做事對人都不再是咄咄逼人,破敗的聖宗近年來開始止住了頹勢。

開口說這話的正是羅浮淵,感受到李休的目光後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是經曆了上一次的損傷慘重,憑借聖宗如今的實力,依舊是五大派之下的頂尖存在,鮮少有幾個一流勢力夠資格與其相提並論。

九座佛台之上,一道又一道的聲音接連響起,不出意外,全部都是讚同的聲音,沒有任何一個人選擇反對。

畢竟就連五大派都是全都同意了下來,沒有誰會在這種時候選擇和所有人對著乾。

如此直到兩刻鐘之後,所有聲音方才逐漸停歇。

李休點了點頭,開口道:“既然所有人都已經同意了,那麼從現在開始,荒州的聯盟便正式開始。”

“我有一個問題。”

就在李休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卻忽然響了起來。

他抬頭看去,其餘人也是如此。

那是一個白崕洞的一名長老,眼見所有人都在看著他,他的臉上也沒有什麼異色,反而是笑了笑,然後說道:“既然是聯盟,那自然要推舉出一個共同的領導者出來,否則如果要做什麼決定的話都是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商談,最後誰也不能說服誰,到時候該怎麼辦?”

“選出一位能夠服眾的人領袖聯盟,在爭論不斷地時候擁有決策權,若是如此豈不是更好?”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旋即點了點頭,的確是這個道理,若是在做什麼決策的時候陷入了僵持,的確需要一個能夠決斷的人出現。

但誰來做這個位子比較好?

有人將目光放到了李休的身上,從發起者的角度來看,李休無疑是能夠勝任的,他的天賦高絕,心性果斷,算儘天下,而且地位也是最高。

這是一個很合適的人選,但這個想法隻是持續了一瞬便隨之散去,因為李休是唐國的世子,並不是荒州上的人,即便是他發起了這個聯盟的成立,但是要說擔當整個聯盟的領袖的話,無疑並不夠資格。

那誰合適?

眾人麵麵相覷,目光在中央佛台上五大派的人身上掃視著,無論怎麼看,這個所謂的領導者,最終都要從五大派當中來決出。

李休的目光微微冰冷了些,他看著那名白崕洞的長老問道:“您覺得誰來做這個領導者最合適?”

白崕洞長老仿佛是感受不到他目光當中的寒冷,而是沉吟了許久之後方才說道:“這個領導者自然要威望足夠,唯有如此才能夠服眾,依在下來看這個位子由五大派的掌教來做自然是最合適的。”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顯然覺得以五大派掌教的威望足以能夠服眾。

李休隻是看著那名白崕洞長老,並未說話,隻是那雙眼愈發的冰冷起來。

白崕洞長老沒有去看他的眸子,微微低下了頭顱,繼續說道:“典獄司執掌刑罰,審判眾生,無論是威望還是品格都足以服眾,但畢竟花閒掌教百年不出,而且典獄司行事非黑即白,並不適合做這個調和的位子。”

這話雖然有些直白和冒犯,但眾人也沒在意,畢竟隻是就事論事,而且說得很有道理。

畢竟百年不出,很多如今的形勢都不太了解。

花閒的麵色平靜,顯然也不在意。

白崕洞長老接著道:“傾天策無疑是很好的選擇,傾天策了解我們所有人,無論是安排還是調度都能夠做到恰到好處,但傾天策掌教還在閉關,並無法親自擔任。”

傾天策掌

教還在閉關,前段時間有傳聞說已經出來了,但卻一直沒有露麵,也不知道是白崕洞長老沒有聽過那個傳聞,還是故意對其視而不見。

李一南抬頭看了一眼李休,明白了什麼之後微微一笑,並未開口。

見到典獄司和傾天策都沒有出言反對自己的話,那名白崕洞長老顯然是徹底放下了心,便又說道:“三七崖的品德和實力都足夠強大,行走文聖道路更是言出法隨,令人敬畏,但若要成為聯盟的領導者有些時候一定避免不了圓滑處理和人情世故,書生的性情太直,所以三七崖也不適合。”

聽到這話,傅雲霄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反駁什麼,的確,要他們這群儒生去做那些圓滑無比的事情,自然是不情願的。

接連否定了三個宗派,即便理由都足夠充分,但是一些人還是聽出了什麼,目光開始變得莫名起來。

白崕洞長老咽了一口唾沫,四周的雅雀無聲讓他有些如坐針氈,但還是繼續說道:“圓寂大師乃是無量寺住持,宅心仁厚,慈悲為懷,無量寺僧人行走天下,救死扶傷,無量寺的威望無論是在荒州還是在其他地方都並不低,而且論實力圓寂大師也是當世頂尖,若是由您來做這個領袖之位自然是足夠資格的,隻是...”

他說到這裡特意停頓了一瞬,抬頭對著圓寂大師露出一個滿是歉意的笑容,說道:“隻是圓寂大師的實力和威望固然足夠,但畢竟是佛門出身,常懷慈悲之心,殺伐並不果決,很難決斷大殺戮的事情。”

這話的確有道理。

但所有人的眉頭卻全都皺了起來,因為說到了現在,白崕洞長老接連否定了四大門派,那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可就再清楚不過了。

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看向了李休和一直安靜站在佛台之上的雪無夜,心中暗道難怪雪無夜今日如此安靜,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呢!

天上仙降臨,荒州需要整合統一,這是大勢所趨,何況五大勢力有四個都是站在李休那頭,萬香城自然不能夠冒著全天下之大不韙做出相反的決定,所以雪無夜選擇了順勢而為。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他要吃下這次的啞巴虧的時候,他卻在佛台之上來了這麼一手。

選擇聯盟就需要一位共同的領導者,這個領導者自然要從五大派當中挑選,如今白崕洞長老已經否定了四大派,並且說出了足夠服眾的理由,甚至被否定的四大派都沒有出言反對。

四大派都被否定了,那麼這個領導者就隻能是萬香城了?

如此想著,一些勢力眼中露出了喜悅之色,還有一些勢力的眉頭微微皺起。

他們倒不是厭惡萬香城,隻是想的要更遠一些,這次的聯盟是李休發起的,而萬香城和李休之間又有著大仇怨存在,四大派又與李休交好,日後若是真的起了衝突該如何?

萬香城得了領袖之位一定會不停地給李休下絆子,之後的聯盟豈不是隨時都有分裂的危險?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李休和雪無夜的身上來回掃視,麵對著這些包含著種種含義的視線,李休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波動。

他看著那名白崕洞長老,淡淡道:“繼續。”

聽著這堪稱有些冷淡的聲音,那名白崕洞長老的心中卻是冷冷一笑,任憑你費儘心思整合荒州又能如何?隻要最後雪無夜成為了這個聯盟的領導者,是龍你也得乖乖盤著。

白崕洞長老輕輕地咳嗽了一聲,繼續說道:“至於萬香城在我看來是最合適的,原因想必大家都清楚,這百年來插手管理世俗最多的就是萬香城,這些年來在萬香城的帶領下荒州的實力也提升了不少,無論是威望還是實力萬香城都足夠服眾,我記得在場的諸位起碼有半數以上都曾與少城主打過交道。”

此言一出,一些本就附庸於萬香城的勢力之人都是紛紛出言附和。

還有一些人則是沉默著沒有開口,的確,場中半數以上的人都和萬香城打過交道,或多或少都表示過尊敬。

此刻當著所有人的麵驟然開口反對,麵子上有些說不過去。

“先前說過,五大派的掌教才有威望服眾,但近些年來少城主雪無夜雖說掛著少城主的名頭,但實則已經和城主沒有兩樣,萬香城的所有決斷都是出自雪無夜之手,無論是決策還是心性,又或是目光少城主都早已證明了自己。”

“所以依我看來,請雪無夜來擔當這個聯盟的領導者,不僅能夠服眾,而且也能夠在發生分歧之時做出決斷,更重要的是這麼多年來雪無夜將各個勢力之間處理的井井有條,最善於調節。”

白崕洞長老左右看著所有人,然後說道:“當然,這隻是我白崕洞的一點淺見,並不能代表什麼,既然殿下說要在日落前達成一致,那大家不妨暢所欲言,將自己心中看好的人說一說,最後大家在投票決定。”

聽到這話,不少人都是在心裡暗罵了一聲,該說的都已經被你說完了,這時候要是在有彆的不同意見,豈不是擺明了得罪萬香城。

還投票決定,你萬香城的附屬勢力加起來有整個荒州的四分之一還多。

看到四周無人開口,白崕洞長老又將目光放到了李休的身上,詢問道:“不知世子殿下以為如何?”

他心中冷笑,即便你李休再如何想要針對萬香城,在這個時候都注定要被壓回去,無法開口。

四周的人將目光放到了李休的身上,心跳有些加速起來,他們著實有些擔心,一個不小心,今天這場聯盟便會當場破碎。

李休站在佛台之上,沉默了片刻後回頭看向了雪無夜,問道:“少城主以為如何?”

雪無夜抬頭看著他,眼中帶著一絲譏諷,淡淡道:“雪無夜資曆和幾位掌教比較起來尚且不足,恐難當大任。”

李休點了點頭:“既然你認為自己實力不足,那就不用擔當了。”

其他人聞言紛紛一愣,心道這是什麼個情況?

人家隻是言語謙虛一番,你就直接給否了?

那白崕洞長老也懵了,眼看情況不對,他急忙開口道:“少城主此言過謙了,憑借您的能力,這個位子由萬香城來坐最合適不過。”

李休抬頭看著他,平靜的麵容泛起一抹冰寒。

“閉嘴。”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