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十八章 一個人,一把刀,硬憾整個世界(1/2)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今夜很美,陳落那一刀為這片世界增添了不一樣的美好。

前些日子秦風曾經問過他,要不要將萬香城的人全都殺光,因為時間太緊,不想浪費在無意義的內亂之上的原因,李休並沒有答應下來,因為他始終都在想著天上的那群仙人。

但現在他已經想通了,憑借自己如今的境界很難真正參與到天上的事情,那莫不如乾脆一些將目光始終放在人間,在天上仙到來之前,肅清一個乾淨的人間出來。

所以他打算對萬象城動手,請了傾天策幫忙,請了葉開以及皇甫理,但這還不夠,除非是傾天策掌教親自出手,否則沒人是萬香城老祖的對手,尤其還是在有著護宗大陣的幫助下。

陳落遠在南海,自然是來不及的。

子非不在。

薛紅衣去了青山。

那就隻能請秦風出手。

這個書院教習的眼中仍舊是那般的溫柔,隻是與之前相比較起來像是少了一絲神韻,李休知道缺少的那一絲是什麼,因為春天已經結束了。

夏與春的景象雖然差不了太多,甚至要更加的綠意盎然,但卻沒有獨屬於春的那股子味道。

秦先生的滿園春意,終究還是要逐漸流逝的。

“這夜還是一樣的夜。”

李休看著山下的一切景象,仿佛從來都不曾有過變化的景象,輕聲說道。

秦風笑了笑,說道:“可夏天終究不是春天。”

沒人知道這個書院先生為何如此執著於春日,想來總有著他自己的理由,那些不為人知的理由。

二人目視著下方的寂靜山林,月光打白了地麵,秦風將自己的胳膊搭在李休的肩上,仰頭喝了一大口的烈酒,輕聲道:“但你我還是你我,劍還是劍,總是要殺人的,蕭先生入了六境,子非不知去向,但大唐還有一把劍。”

秦先生站在山巔之上,俯視著整座荒州,旋即搖晃著身子輕輕地靠著樹乾坐下,喃喃道:“我的劍。”

這個男人的心裡有著很多的愁緒,其中最大的一種自然是因為春天結束了,李休偏頭看了一眼棋魔,棋魔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和秦風一同前往萬香城。

當初在劍舟上,他們曾經詢問過秦風的實力,秦風說這世上隻有兩個人的劍比他強,現如今蕭泊如入了六境,子非不知去向,那他隻好天下無敵。

李休不會懷疑他的實力,走下了這座高山之後,所有的一切安排就都已經完全妥當。

萬香城這些年來損失的五境宗師接近半數,實力本就有了大幅度的衰弱,憑借傾天策和秦風以及皇甫理等人的實力,覆滅萬香城並不困難。

隻是萬香城畢竟是五大勢力之一,對付這樣的勢力哪怕你已經足夠重視他們,當真正需要做些什麼的時候,一定還要更加重視才行。

行走在路上,為了保險起見,李休還是決定通知聽雪樓。

取出了一枚玉佩,將自己要做的事情記錄在了玉佩當中,旋即將其捏碎而去。

之前因為皇後反叛的事情,所以在他解決掉那件事之後,來到荒州之前便研究出了一個最新的通訊方式,無論距離相隔多遠,隻要將彼此要傳達的信息錄入到特製的玉佩當中,將其捏碎便能夠將自己要說的事情傳達過去。

隻是這種玉佩的製作難度十分巨大,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製造太多,再加上他走的匆促,所以現在也是用一個就少一個。

就在李休捏碎了玉佩的同時,遙遠的唐國聽雪樓,正在喝茶的柳然和衛二爺掛在腰上的玉佩忽然閃爍起了光亮。

二人對視一眼,然後將玉佩拿了起來,一篇文字出現在了天空當中,閃爍著亮光。

柳然抬手將空中的文字抹去,苦笑一聲說道:“這小子,倒是好大的手筆,動輒便要覆滅五大派之一的萬香城,殊不知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五大派傳承了無數年,又哪裡是這麼容易便被覆滅的?”

衛二爺想了想,然後道:“膽子雖然大了些,但卻是很合適的選擇,以他如今的境界實力來說,能夠做的事情不多,這件事恰好便是其中之一。”

柳然看了他一眼,說道:“難得你也會支持他。”

衛二爺說道:“他做了一個不錯的決定。”

柳然放下茶杯,歎了口氣道:“這天底下的師父永遠都跑不了一件事,那就是替自己的徒弟擦屁股。”

衛二爺淡淡道:“依我看來,你這是樂在其中。”

柳然笑著道:“先前覆滅了雪國皇宮,事後總覺得沒發揮好,不太過癮,萬香城雖然遠不如雪國,但畢竟也是五大派之一,底蘊深厚,實力強大,若是能夠將其覆滅的話,那想來一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衛二爺說道:“如果能讓蘇聲晚一同前去,把握會更大一些,即便現在已經有了九成把握。”

柳然的眸子微微眯了起來:“蘇聲晚現在與梁秋纏在一起,未必請的動他。”

衛二爺沉默了會兒,說道:“說不動他,那便不與他說。”

柳然偏頭看著他:“你是指?”

“梁秋。”

二人對視一眼,衛二爺喝了一口茶,柳然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鬱了起來。

......

......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更像請陳落出手,隻是此刻的陳落正遠在南海之上,距離太過遙遠,根本來不及。

伴隨著絕天尊主的死去,如今的南海之上已經徹底恢複了平靜,死在五散人手中的仙人們屍體已經被掩埋在了海水之下,陳落與花白發二人站在那扇門前,感受著後方的虛無一片,靜默無言。

與武當山上空的那些門戶不同,眼前這扇門的背後並不是直接連接著仙界,而是與仙界之間隔著一片虛無之地。

那片虛無之地很危險,在裡麵感受不到距離,沒有方向,所以能夠安然無恙走出的可能性並不高。

“你在想什麼?”

長久的沉默之後,花白發看著目光漸漸鋒銳起來的陳落開口問道。

陳落回答道:“我在想憑什麼隻有仙人來人間,卻不能讓凡人去天上。”

花白發的目光微微一凝,他的語氣變得有些嚴肅起來:“這很危險,而且你也清

楚,單憑你一人,即便去了,又能如何?”

陳落隨意的坐在海的石頭上,輕聲道:“我隻是很好奇。”

他看著那扇門,手中短刀插在石頭上,眼中帶著好奇之色。

就像是在好奇一方新世界。

看著他臉上的好奇之色,花白發眼中的警告之色愈發濃鬱,他認真道:“這是很危險的想法,一個人一把刀,即便你再如何強大,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世界。”

陳落說道:“我並不打算去對抗整個世界,我隻是有些好奇。”

花白發沉默了會兒,然後道:“可你我都清楚,好奇是要害死人的。”

陳落笑了笑,說道:“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好奇的人並不單單隻有我一個。”

這是一種直覺,一種很沒道理但卻很強烈的直覺。

花白發了解自己的這個朋友,於是也就不在說話,低著頭,自顧自的喝起了酒。

今夜的星辰灑落大地,無儘的海水倒映著蒼穹之上的滿天繁星,翌日的太陽破開天空,陽光滲透著無儘的南海海水。

而後落下,星辰再度出現,如此這般三日之後,一道破風聲悄然響起,二人偏頭看去,空曠的十萬米深海之下已經多了一道身影。

這人是個老者,穿著一身道袍,眉目看起來十分的祥和,給人一種慈善的感覺。

這是武當山的掌教,鐘九陵。

三日之前感受到了南海傳來的仙人氣息,於是便趕了過來。

陳落從青角司一路趕過來需要花上十五日的時間,如若不是為了遷就花白發的話,這個速度無疑會縮短半數。

但老道士卻比陳落還要更快,更快並非意味著更強,就像是白玉湯如果從關山趕到南海隻怕需要的時間更多,隻是強弱雖然不能與快慢有最直接的聯係,但速度快除了在床上之外,在其他地方都是一種優勢。

“您能過來,我很意外。”

二人起身對著鐘九陵行了一禮,陳落輕聲說道。

武當山雖然不入世,但是對於陳落這個境界的人來說那層所謂的神秘麵紗其實也算不上太過神秘。

眼前的這個老道士也的確是一個值得讓人尊敬的人。

“那一刀很不錯。”

老道士抬頭看著斬斷蒼穹的那道痕跡,摸著自己的白胡子開口誇讚道。

那一道的確很不錯,無論是誰抬頭見了都會如此說。

陳落將五散人與南海還有自己之間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又提到了絕天尊主的名諱。

老道士始終都在安靜聽著,並未插話,他見過溫不語,這些年來五散人各自分開行走天下,溫不語大多時間都是在武當山參悟著九字真言,他自然是比較熟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