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十七章 好(1/2)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達成一致的聯盟需要一個目標去磨礪彼此的默契,同時也需要一個共同宣泄的目標來維係這個好不容易達成統一的陣營。

無疑,陰曹就是最合適的選擇。

他們是整片大陸的陰影,其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現在所露出的隻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在未來的一兩年內解決掉陰曹,屆時剛好可以趕上天上仙降臨人間。

傅雲霄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陰曹是個好選擇,也是一條不錯的路。”

這就像是當初在北地之時梁文和李弦一之間的交談,培養一個敵對勢力用來磨礪自身,一個強大的外部敵人可以讓內部的所有分歧都被拋棄。

這件事上已經沒有了分歧,用陰曹作為磨刀石,這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說萬香城隻來了一個人?”

梁小刀偏頭看著不戒,開口問道。

不戒放下了筷子上的肉,回答道:“萬香城的確隻來了雪無夜一人。”

梁小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咧了咧嘴,罵道:“這孫子還真是好算計。”

其他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顯然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在座的各位都是聰明人,其中關鍵自然是一點就破,雪無夜隻來了自己,這就等於是表明了態度,萬香城一定會答應此番的聯合。

五大派都沒有了分歧,全部都站在統一的陣營上,這自然是好事。

但這真的是好事嗎?

從飯桌上沉默的氣氛上就能夠感受得到,這並不是好事。

因為萬香城和李休之間有仇怨,而且是很深的仇怨,甚至整個天下的人都絲毫不懷疑,如果沒有這場突如其來的天上仙的意外發生,不出幾年時間,李休一定會帶著唐國鐵蹄去踏平萬香城的山門。

但意外還是發生了。

萬香城選擇了聯合,就等於封住了李休的手腳,如果單單隻是如此倒也沒什麼,隻是萬香城這幾年吃了這麼多的虧,會這麼輕易的放下恨意?

這場本就不算牢靠的聯盟,增添了萬香城這個最大的變數之後,無疑會變得更加不穩定。

眾人看著李休,想要知道他有沒有什麼應對的方法。

畢竟誰都不希望在麵對天上仙之時,自己的內部卻忽然出現了問題。

李休低著頭沒有說話,這頓火鍋吃的很飽,但卻並不舒服。

橫貫在蒼穹之上的裂縫依舊存在,恐怕未來很長一段日子都不會恢複到原來的樣子,李休在山上一塊巨大的青石之上負手而立,仰望著頭頂蒼穹,他修行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如今五年的時間從一個普通人成長為了四境修士。

這很了不起,但還不夠。

他隨意的在石頭上坐下,眉宇間帶著一抹疲憊。

突然發生的意外造就了天上仙的提前到來,將他原本的計劃徹底粉碎。

實力無法提升到五境,在之後的對決中便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甚至如果不是六境修士,就更是如此。

“人力有窮時,你已經儘全力了。”

身後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陳知墨的聲音隨之響了起來。

與其一同前來的還有梁小刀和李一南二人。

三人在他的身側隨意坐下,四人仰頭看著天上。

李休輕聲道:“以前總以為有足夠的時間去做這件事,現在突然發生,有些來不及準備。”

當年他與徐文賦定下了十年之約,現在還差半數的時間,本來完全足夠,但現在卻來不及了。

陳知墨笑了笑,說道:“你自己之前也說過,這全天下的事情,又有多少能夠全部都在意料當中?而且你不要忘了,這天底下不單單隻有你一個人,所以你隻需要做你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便可,其他的事情就交給其他人來做。”

李休看著天上的繁星,說道:“很多人與我說過這樣的話,隻是這次麵對的事情太大,若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他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人,比如徐文賦,王不二,比如薛紅衣,蕭泊如,比如懷玉關上的那些人。

但他還是會忍不住擔心,就像你明天會有一場很關鍵的考核,明明自己有著十足通過的把握,但在考核未曾結束之前還是會有擔憂的情緒出現,這是人之常情,也是誰都無法避免的事情。

何況這件事還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陳知墨躺在青石上,夏天的風如同少女的雙手輕柔的拂動著衣衫,他輕聲道:“你總需要學會接受。”

李休沉默了會兒:“我知道。”

陳知墨看著月亮,平靜道:“這件事就是一場浩劫,在浩劫降臨之前我們隻需要去用最好的準備去迎接便可,至於勝負生死這種東西,儘力便好。”

“沒有人是天生的救世主,那朵花選擇了你,你能夠修行諸天冊,這是好事,但不要因為這些事而背負上你承擔不了的壓力,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選擇。”

天上仙便是能力之外的事情。

李休聽懂了他的意思,陳知墨並不是不讓他重視天上仙,隻是讓他不要因為過於龐大的壓力而忽略了其他的事情。

壓力可以成為動力,也可以成為一座壓死人的大山。

梁小刀和李一南坐在一側安靜的聽著二人說話,並沒有插話,在這種時候最需要的就隻是安靜的傾聽罷了,除此之外什麼都不需要。

“關於萬香城的事情,你打算怎麼做?”

青石之上就隻有他們四人,陳知墨也就不在避諱什麼,再次開口問起了之前的問題。

李休沉默了片刻後說道:“就像你說的那樣,天上仙的事情太過遙遠和沉重,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並不是什麼算計謀劃能夠逆轉的,所以天上仙並不是現在的我需要思考的問題,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整合這座人間。”

他偏頭看向了李一南,開口說道:“這件事想請傾天策幫忙,不知道能不能行。”

李一南想了想,說道:“如果你真要這麼做的話,我願意陪你賭一賭。”

李休說道:“這並不是賭,因為我們沒有輸的可能。”

李一南又道:“但你總需要去考慮做完這件事之後會產生的影響,那些跟隨萬香城的勢力們會如何反應?”

李休從青石上站起身子,淡淡道:“群龍無首的烏合之眾,他們又哪裡夠資格做出什麼反應呢?”

他轉身走下了青石,向著山下的無量寺走了過去。

李一南回頭問道:“什麼時候動手?”

李休說道:“七天之後的商談,我要得到結果。”

話音落下,他便走出了山林,漸漸消失在了小路上。

李一南揉了揉額頭說道:“真是個瘋子,七天之後就要結果,看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陳知墨笑了笑,說道:“這是好事,先前他總在擔心天上仙的事情,害怕輕易動手會引起內部的爭端,從而將聯盟撕碎,但其實這個擔憂很沒道理,隻要萬香城覆滅,剩下的那些烏合之眾,又能掀起什麼浪花?”

李一南也跟著笑了笑,眼中浮現著凜冽之色:“這偌大的天下,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

“熊爺也想去。”

李休走在山路上,掛在腰上的浣熊忽然開口說道。

李休捏了捏它的臉,說道:“你與萬香城又沒有太大的仇怨,何必去湊這個熱鬨,何況你若是不在我身邊的話,一定會引起懷疑。”

無量寺,三七崖雖然與他交好,但卻未必會同意他這麼做,所以這件事一定要在悄無聲息之間做完,等到所有的事情全都塵埃落定之後,到了那個時候,既成事實,誰也無法改變什麼。

熊胖兒歎了口氣,顯得有些失望:“這麼大的事情,不能親自參與進去,總覺得不太好。”

李休說道:“以後會有更大的事情發生,隻要你到時候彆臨陣脫逃便可。”

熊胖兒憤怒道:“你這是什麼話?我浣熊光明磊落,身正不怕影子斜,豈會做出那等無恥之事?”

李休沒有理會他,順著後門回到了無量寺,向著小玉山所在的院落走了過去。

他打算去見葉開,但剛剛走到門口便停了下來。

因為花閒此刻正站在院內與葉修說著什麼。

看到了突然前來的李休,二人對著他點頭示意進來便可。

他們之間的交情不錯,並沒有什麼好避諱的。

李休走了進去安靜的站在一旁,並沒有立刻開口。

他在等花閒和葉開之間的交談結束。

葉開看著花閒,眼中帶著尊敬和複雜,他很尊敬花閒,所以當初才會選擇拜入典獄司。

但典獄司卻並沒有收他為弟子。

“你的天賦很好,在修行的道路上你的心性也足以稱得上是上佳,但不適合加入典獄司,來到典獄司會影響你的路。”

花閒看著葉修,想起了當年那個倔強的少年,眼中帶著欣賞之色。

葉開笑了笑,說道:“小玉山的確是個很好的地方,也很適合我,典獄司封山百年,現在解除了天道禁錮,這是好事,在以後的日子能夠與前輩攜手戰鬥,這更是好事。”

花閒輕聲說道:“你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路,一條隻屬於自己的路,我能夠給你的建議並不多,今夜來這裡尋你則是出於愛才之心,當初沒有收下你,我這些年來不知道後悔了多少次。”

葉開臉上的笑容更加洋溢了起來,這還是李休第一次在他的臉上看到這樣的微笑。

這樣的笑容很熟悉,就像是當初陳落見到了蕭泊如的時候一樣。

也是秦風在提到蕭泊如之時所露出的表情。

這是在修行路上見到了自己最尊敬,尊敬到了甚至有些崇拜的人的模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