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十六章 維係住統一陣營的方法(1/2)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劍舟劃開雲層,沒有什麼美麗是一成不變的,就像是讓那充斥著複蘇味道的春天也總會有消失的時候。

現在已經是春末了。

其實春夏之間是很難準確分割的,尤其是春末和夏初,並不會有直觀的感受。

去典獄司要做的事情已經結束了,現在自然是要重新返回無量寺,典獄司一起隨同前往的就隻有三個人。

掌教花閒,一位典獄司最出色的弟子,如今已經是四境修士,年歲與蘇子瑜李休幾人相仿,性情較為冷淡,但麵對李休等人的時候偶爾也會露出笑容。

還有一個就是先前在山腳下看到的那個枯瘦老者,乃是典獄司的五境長老,據說戰力相當高。

“許久沒有見過圓寂大師了,也不知道身體如何。”

花閒站在劍舟邊緣,目視著無量寺的方向,有些懷念。

秦風依舊是躺在最高處的木板上,一隻腳隨意的垂下來,來回的晃蕩著。

李休說道:“圓寂大師的身體自然是極好的。”

花閒笑了笑,沒有說話。

低頭看著腳下的的山川,百年世間不曾在世上行走,此刻重見天日卻並沒有什麼陌生的生澀感覺。

日月山河還在,這些東西永遠都不會發生變化,在漫長的時間長河當中,不停在改變的就隻有人而已。

太陽不停地升起落下,日月進行著交替和輪換,現在是早晨,按照這個速度的話,大概中午的時候便能夠抵達無量寺,沿途一路碰到了不少去往無量寺赴約的勢力,遇到李休一行人大部分都是主動靠上來打了聲招呼。

然後便見到了站在劍舟上的典獄司掌教花閒,一個個都是麵色大變,哆嗦著嘴唇上來拜見。

同時心裡的計較也是發生了變化,李休去了無量寺,然後無量寺請天下人赴約,沒有人是傻子,這其中所代表的意思每個人都是心知肚明,雖然大部分都是秉持著讚同的態度,但總有些勢力是有著自己心裡的小九九的。

眼下猛地聽說了典獄司掌教花閒親臨無量寺的傳聞,一個個不說膽顫心驚那也是差不了太多,尤其是花閒乘坐的乃是李休的劍舟,而李休和無量寺,傾天策,三七崖交好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聞,所有的一流勢力都知道。

如今花閒隨同李休一同前往無量寺,這其中代表的意思可就再清楚不過了。

典獄司也要站在那個唐國世子那頭?

荒州之上一共有五大派,現在四個站在統一陣營,其他人還有的選擇嗎?

附屬於傾天策三七崖和無量寺的頂尖勢力對此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反而是覺得有些開懷。

曾經附屬於典獄司的那些勢力則是有些陰晴不定,畢竟他們雖然名義上是典獄司的人,但彼此已經百年不曾接觸了,要說親近肯定是親近,但好像也沒親近到哪裡去。

不過既然花閒掌教現身了,那總要聽一個說法,尊重這個老大哥的意見。

可以說整個荒州五個派係當中,就隻有附庸於萬香城一派的諸多勢力最是難受,以往典獄司封山,傾天策無量寺不理事,三七崖也鮮少插手,荒州之上的事情大多都是萬香城在做主,附庸他們的勢力當然也是最多的。

以往不說是目中無人,怎麼也是高人一等,可自從蒼山負雪之後萬香城的處境就變得艱難了許多,連帶著他們也是如此。

如今更是和四大派對上了,聯想到萬香城和那位唐國世子之間的恩怨,此刻趕往無量寺赴約的萬香城一脈勢力,不說是愁雲一片,起碼也是憂心忡忡。

各樣的人懷著各樣的心思都在朝著同樣的地方前行。

花閒自然清楚自己的出現會給天下人帶來多少的猜測,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們要做的事情。

四大派已經站到了一起,剩下的萬香城自然明白自己應該怎麼選。

“嗯?”

就在這時,那始終躺在木板之上的秦風忽然坐起了身子,偏頭朝著遙遠處看了過去。

花閒也是如此。

棋魔,浣熊,包括典獄司的那名五境長老都是這般。

“怎麼了?”

李休看著他們的模樣,開口問道。

花閒的眸子微微眯起,說道:“有位仙人出現在了南海,而且是很強的仙人。”

聽到這話,李休麵色豁然一變,抬手拍了一下浣熊。

熊胖兒將手搭在了他的身上,南海之上的氣息隨之傳遞過去。

“王知唯守在那些門戶上,那個仙人怎麼可能離得開?”

坐在木板上的秦風說道:“或許這世上的門,不單單隻在武當山上。”

李休的瞳孔縮成一點,那顆心略有些沉。

這時間有些太快了,也太過突然。

秦風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用太過擔心,我在懷玉關聽人說過這些事情,他在南海所穿行的那扇門一定有著巨大的危險,天上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從那裡走出來,頂多隻能用來當作奇兵,還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一百位五境能有三十位走出便算是了不起了,仙界承擔不起這麼大的損失,所以依我看來這樣的意外發生第二次的可能性並不高。”

“這名仙人很強,從實力來看應當是十二尊主其中之一,隻是我並不知曉具體是哪一個,不過那都無所謂,他能夠從那扇門中安然無恙的走出,這很幸運。”

“但他也是不幸的,因為他碰見了陳落。”

秦風將雙手虛握成拳頭,成一個空筒模樣放到了自己的眼前,眯著眼睛望著南海的方向,感慨道:“這家夥肯定是出門沒看黃曆,怎麼就讓陳落給堵住了呢?”

劍舟還在往前行駛,無量寺的山風和廟宇已經映入眼簾看的十分清楚。

就在這時,一道刀光忽然劃過了頭頂蒼穹,緊接著便看到頭頂那片清明的天空一分為二,裂開成了兩半,露出了漆黑無比的深邃星空。

李休和陳知墨等人震撼的抬頭看去。

秦風放下了雙手,看著這一幕口中忍不住嘖嘖作響。

“不愧是陳落,了不起,真了不起。”

典獄司的那位實力高絕的五境長老抬頭震撼的看著那片蒼穹,蒼老枯瘦的麵容之上帶著驚駭之色。

花閒也是抬頭看著天空,平靜的目光宛若一汪深潭。

那名仙人的氣

息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劍舟也安穩的停在了無量寺百裡之外。

眾人從口中落下,朝著山上走去。

花閒的地位很高,但他似乎很尊重那位圓寂大師,所以並沒有選擇直接落在廟宇當中,而是在百裡之外停了下來。

沿途能夠遇見很多人,在發現了花閒之後都是麵帶尊敬,同時心思開始活絡了起來。

看來傳聞並沒有錯,那唐國世子竟然請動了典獄司這尊大神,看來七日之後的所謂商談已經沒有了商談的必要,自己等人隻需要帶著一雙耳朵過去便可。

隻是聽說萬香城的人前兩天已經到了,而且就隻來了一個人,少城主雪無夜。

其他讓你一個都沒來,甚至就連五境隨護都沒帶上一個。

就這麼獨自一人來到了無量寺。

他此舉代表了什麼用意?

萬香城究竟在想些什麼?

不少勢力都是在心中不停思量,卻始終無法得出個所以然來,據說與萬香城交好的那些勢力這幾天已經踏破了雪無夜的門檻,就是希望得到一個準確的答複,避免七天後的商討說錯什麼話。

但無一例外,全部都是什麼回答都沒有得到。

百裡之路算不得遠,對於李休等人來說稍微提升一點速度比在一個時辰之後便抵達了無量寺的門口。

這裡聚集了很多人。

要比以往熱鬨許多,李休等人的到來自然是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關於這一次的聚集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無量寺隻是一個由頭,真正發起的人是眼前這位唐國世子。

平定了內亂,鏟除了南北雪原的大唐威望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峰,所過之處可以說完全沒有人敢於小看。

如果是以前的唐國對於荒州來說隻是一個鞭長莫及的強國而已,那麼如今的大唐顯然已經真正具備了將鐵蹄踩踏在荒州之上的能力。

失去了外敵的帝國,能夠發展成什麼樣子,沒人知曉。

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這個國家會變得很強。

很強!

李休在人群中見到了一些熟悉麵孔,比如零陵秦家的那位長老,摩羅崖的掌教,上清宮的五境宗師。

還有三七崖的大儒朱點墨。

雲鶴閣的長老許邱。

桂陽城的皇甫老爺子,這一次前來的竟然不是皇甫理,而是皇甫老爺子和皇甫婉兒二人。

讓李休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覺得有些意外。

小玉山來了兩個人,掌教嚴靈兒和小師叔葉開。

玲兒山,紫薇山,三十六洞的掌教崔嵬。

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流轉,不停地點頭致意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結識了很多位前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