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十四章 春夜和星光(1/2)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眾弟子頓時露出了狂喜之色,短暫的大腦空白之後連忙朝著四麵八方跑去,這個消息當然要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所有的師兄弟們,李休隨著花閒掌教往上行走,路上看著這些狂喜之色溢於言表的典獄司弟子,心想這個宗派並沒有傳聞中的那麼嚴肅。

這座孤寂冷傲的大山之中,住著的都是一群妙人。

......

爬最高的山,喝醉烈的酒。

當李休等人隨著花閒來到了典獄司山頂的大殿之上的時候,他的心裡莫名其妙的出現了這句話。

是真的很莫名其妙,也很沒來由。

“典獄司執掌刑罰和審判,由於其特殊性所以每一位進入典獄司的弟子都需要嚴格的篩選和長時間的考察,因此每一位被典獄司完全承認的弟子都有著執掌刑罰的能力與資格。”

眾人走進了大殿之內依次坐下,花閒坐在最上頭說著關於典獄司創立以來的事情。

從來沒有人會去懷疑典獄司弟子的品格,因為這是無數年來經過時間驗證的東西。

“執掌刑罰就不能在其中加入太多的個人傾向,否則就會引來難以承受的後果和代價,這也是我當初沒有讓葉開加入典獄司的原因。”

說到這裡,花閒看了一眼葉修,劉先生在帝族的審判當中加入了太多的個人色彩,所以導致了最後的同歸於儘,操弄規則之人最終一定會被規則吞噬。

而葉開的個人色彩太濃,他就是一個率性而為的人,這樣的性格無論去哪個宗派都可以,卻唯獨不能來典獄司。

“這其中的度需要把握,也很難把握,所以最近的幾百年來典獄司動手執掌刑罰的次數越來越少,這個宗派的地位和性質都太過特殊,以後還能存在多久始終是個未知數。”

花閒掌教靠在椅背上,用最平淡的聲音說著最沒前路的未來。

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擔憂之色。

隨手端起了身側的茶杯繼續說道:“時間是能夠衡量所有的東西,典獄司這種存在未來或許會漸漸淹沒於長河之內,又或許會做出自己的改變從而去適應這個世

界,但那都是以後的事情。”

“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當然,那是明天需要商量的,我總相信以後的事情就要交給以後的人去處理,也就是唐人口中常說的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是現在的人,那麼需要去做的就是現在的事。”

喝了一口茶,微笑著抿了抿嘴唇,花閒掌教不在多說,起身命門中長老準備宴席,三七崖那群人說的好,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既然已經決定了那件事要等到明天再去說,那麼今天自然要好好的,放肆的慶祝一番。

今夜的星光很好,或者說春日裡的星光總是很好。

秦風不喜歡人多的地方,與眾人挨個敬酒之後便走了出來,在典獄司的孤峰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走路其實是一件讓人很舒服的事情,尤其是在這溫暖的春日夜光當中,端著酒杯踩踏在花草和螢火之上,沿著山路隨意的朝前走著。

不用去在意前方有什麼,也不用去在意前方是什麼,就這麼安靜的往前走,享受著腳下一步一步的踏實距離,這是一種足夠美好的感覺。

秦風很喜歡這種感覺,尤其是春天的夜晚。

走到山後懸崖上坐下,腳下一片的青草和乾土,身側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他一隻手拿著酒杯,將另外一隻手隨意的搭在石頭上,抬頭仰望著天空中的璀璨星辰。

滿天繁星從未有一刻如同眼前這般清晰。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