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道尋常

第一章 青磚,落雪,與馬車(1/2)

卻道尋常最新章節

唐境以西是一片苦寒之地,終日飄雪,萬裡白素,路上可見森森白骨散落各處。

這一日,突然有一輛馬車穿越風雪出現在無儘雪原之上。

平地泛起微風,無垠黑雲壓下,狂風驟起,席卷著大片飛雪,遮天蔽日,兩側山坡有深雪滑落,滾滾而下。

地麵抖動,雪原上的動物發出連串的吼聲,驚起大片雪鳥。

那輛馬車仍舊在雪麵上疾馳著,與此同時一隻蒼白的手掌掀開了車窗的布簾,露出了車內那一張同樣蒼白的臉。

這人生的很好看,但那雙眸子卻很是淡漠,眉宇間帶著輕輕地疏離,他看著窗外的風雪,身處天地間,卻仿佛格格不入。

“少爺,風雪寒冷,您可不要涼了身子。”

看到少年掀開車窗,趕車的老者急忙開口阻止著,這關外的大雪最是寒冷,如刀蝕骨,大路上更是常有凍死人的事情發生。

與少年一般,老者的身上也穿著同樣的青色衣衫,他伸手將簾子放下,叮囑道。

簾子剛剛放下,少年的手便再度伸了出來,將車簾重新掀開,風雪大片的飄進車內,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臉色愈發蒼白。

“少爺,您...”

趕車的老者還想繼續勸說。

少年皺了皺眉。

老者立刻閉口不言,然後用力的將鞭子甩在了馬屁股上,馬蹄飛揚,速度再次提升,在這雪白無垠的大地上拉起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

長安城作為唐國的都城,能住在這裡的大都是非富即貴。

城門口擺著儀仗,大紅的毯子順著西城門鋪出去十餘裡,地上的積雪被連夜清理個乾淨。

紅毯兩側把守著唐士,在軍士的後方站著許多圍觀的人,全部都是長安的百姓,大唐建國三百餘載,擺出如此架勢迎接一個人的時候可不多。

近年來雖說邊境爭鬥不斷,但都是小打小鬨,就算打了勝仗,也不至於鋪十裡紅妝。

難道是薛紅衣又一次殺進了雪族皇宮?

又或者是子非於小南橋入五境?

否則還有誰值得掌長安城防,手握重權的陳留王李安之一大早便守在城門親自相迎?

百姓們看向了城門口騎在馬上穿著黝黑色盔甲的,麵容剛毅,一雙鷹眸銳利無比的中年人。

這人就是陳留王李安之,自從十四年前他的兄長戰死邊疆之後,唐皇對於他的信任就愈發隆重。

幾乎將整個長安城的安危都交到了他的手裡。

這十幾年來可謂是風頭無量,而這樣一個人如今竟然親自在城門口等候。

來的究竟是什麼人?

“王爺。”

從城門內走出一行六七人,一身儒衫,氣質溫和。

陳留王下馬對著為首的白發老者點了點頭:“陳先生。”

“書院居然也會來做這種無趣的事,倒真是有趣。”

陳留王掃了一眼陳先生以及他身後的六個書院弟子,淡淡道。

“這世上哪有真正無趣的事?況且哪怕再無趣放到老頭子眼裡也能變得有趣。”

眾所周知,陳留王與書院的關係不算好,甚至可以說很差。

兩個人並肩站在一起,自然吸引了許多的目光,即便是城門前守衛的軍士也忍不住側目看了一眼。

書院弟子站在陳先生身後,沒有說

話,這樣的場合自然還輪不到他們開口。

“來了。”

城牆上突然響起一聲大喝,緊接著所有人的視線都在同一時間看向了紅毯儘頭。

普通百姓踮腳張望,卻還是看不清楚,陳留王的臉色卻漸漸凝重起來。

陳先生眯著眼,臉上的笑容濃鬱了些。

幾位書院弟子相互對視著,略微抬頭注視著遠方,憑他們的眼力能看見在那裡有一個小黑點

越來越大。

漸漸地,馬蹄聲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一匹健碩無比的高頭大馬停在了城門前,停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這匹馬一身漆黑毛發光滑柔順,雙目炯炯有神,四蹄雪白,渾身不染塵埃,哪怕疾馳數萬裡依舊精神抖擻,不見半點疲態。

這是一匹好馬。

城門前的官員儘數眯起了眼睛,這樣的馬天下難尋,堪稱萬金不換。

車上坐著一個老者,麵容枯瘦,身材略微有些許佝僂,並不算十分壯碩。

萬眾矚目會帶來壓迫,老者卻仿佛什麼感覺都沒有,慢悠悠的走到馬車一側,然後伸手將車簾拉開。

鴉雀無聲,長安城前沒有半點聲音,這些看熱鬨的都城百姓在這一刻都是屏著呼吸瞪大了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的看著車門。

那裡走出來的會是何人?

車內走出來的是一個年輕人,他站在車上,環視著四周眾人。

同時,眾人也在打量著他。

和那車夫一樣,這少年也穿著一身青衫,那張臉很好看,一頭黑發隨意的披散在肩上。

那雙眸子有些淡漠,所以整張臉看上去自然有些冷。

城門前安靜極了,眾人互相望著,希望能從彼此的口中得到答案,卻無一人開口。

少年一手負在在腰後,從車上走了下來,走到了陳留王的麵前。

一襲青衫隨著清風擺著。

李安之向前走了兩步,厚重的盔甲敲擊發出鐵的聲響。

二人相互對視著。

“休兒。”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