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八章 負一千分(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於是,我們四人趴在了山頭之上,躲在樹後朝著山坳裡打量著。

“你們三個去把他們乾了。”

於是,三個人便躡手躡腳的摸出去了。劉結巴和月牙兒去了一個方向,猿王則是去了另外的一個方向。

眾人看著三人的身形分開,臉上都是出現了一抹異樣,尼瑪,這是……開始玩戰術了嗎?如果按照往常的話,以猿王的性格,他應該是嗷嗷叫著衝出去才對,而月牙兒這會也應該早就一槍放出去了。

片刻之後,山下突然傳出一聲巨響,然後便是一聲怒吼。

我們抻著脖子看去,發現猿王正站在八人的對麵,肩膀上扛著黑紅的傲天棍,一臉囂張的瞪著眼前的八人。

“把飛劍交出來,饒你們不死。”猿王扯著嗓子喊。

於是,對麵的八人在經曆了突然的驚嚇之後,又是突然笑了起來。因為他們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個高大的漢子居然隻有一個人。

魂境八重,的確是不錯的境界,但是卻還達不到能夠將他們碾壓的程度,而且,自己的隊伍之中,隊長可也是魂境八重的高手,再加上七名魂境七重的高手,彆說是一個魂境八重,就是再來兩個,他們自問也有一戰之力。

“找死啊!”猿王吼,這種被人藐視的感覺是猿王最討厭的。就像是在嘲笑他不會爬樹一樣。

“我看,找死的是你吧?”山下的隊伍應該也是一支中國的隊伍,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乍一聽起來居然有點幸福。

說話的是一名魂境七重的女人,也是隊伍之中唯一的女人。用猿王的眼光看,女人長的中規中矩,不算漂亮,但是也不算醜,身高倒是不算矮,有一米七的樣子,隻是有點瘦。當然了,這是猿王的角度。從我們這邊看去,這女人卻是不算瘦的,甚至還有點強壯,渾然不像是東方的女人那樣的柔弱。

女人說話之間,手掌也已經緩緩的抬起,而這個時候,猿王才看見女人手掌之中的事物,一個袋子,不算大,但是那袋子卻絕對不平靜,內裡好像有無數的蛇蟲鼠蟻正在掙紮一樣。

隻是看了一眼,青衣便已經低低的驚呼出聲。

“百納袋!”

“那是啥東西?”我扭頭朝著青衣看去。

青衣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卻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腳下猛然的光芒一閃而逝,朝著猿王的方向撲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青衣應該是在擔心猿王他們出事。

經過青衣的解釋之後,我終於是明白了什麼是百納袋。

其實就是一個袋子,與普通的袋子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彆,都是容器。隻是這百納袋裡卻隻能裝活物,而且隻能裝妖獸。且依據百納袋的級彆,能夠裝的靈獸也是不同,從一隻到一百隻,被人為的分成了三個級彆。

而那女人手中的袋子卻算是百納袋中不錯的存在了,應該是達到了高級,隻是我們雖然看到了那百納袋,但是卻無法猜到那袋子之中有著多少的妖獸。

我看看青衣緊皺的眉頭,有看看女人掌心之中的百納袋,趕緊追問了一句:“她這個百納袋裡能裝多少妖獸?”

青衣目光微眯,再次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山坳之中的百納袋,幾息之後道:“看起來算是不過的袋子了,我估計最少能裝七十隻。”

隻是一個瞬間,我便已經了解了青衣的擔心。

很有必要,非常有必要。

百納袋中可裝妖獸,不過那妖獸卻是絕對不能超過百納袋的擁有者的境界。也就是說著女人是魂境七重的存在,那麼那百納袋之中存在的妖獸的境界也不會超過魂境七重。

隻是,那百納袋之中最少卻是可以裝下七十隻妖獸,這樣的一群妖獸,如果放出來,即便是強悍如我們,唯一的選擇也隻能是逃跑。

我也是如同青衣一樣,皺起了眉頭,然後呲牙咧嘴的朝著山坳之中看去,順便問著身邊的青衣:“這玩意不算是作弊嗎?”

依照我的想法,這玩意絕對是屬於作弊的存在,彆說是多了,就是這麼一個百納袋,裡邊裝上七十隻妖獸,那這片山林之中,哪裡還有她的對手。不過是魂境八重的還是九重的,七十隻妖獸砸過去,能活下的絕對是屈指可數的存在。

“百納袋沒有那麼變態。”

青衣說,然後青衣便是繼續為我解釋了一下百納袋的情況。

於是,在短短的幾息之後,我便已經確定了一件事。眼前的女人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因為那看起來甚至有點萌萌的百納袋居然是一次性的東西,隻是這個一次性卻是有點讓人覺得頭疼。這玩意一輩子便隻能開合一次,一次是將異獸裝進去,另一個則是將妖獸召喚出來,隻是這裝倒是隨意,隻要你的百納袋級彆足夠,那麼便是你想裝多少就裝多少,和印度阿三一樣,一輛摩托車上可以乘坐十三人。

而這召喚卻也是一次性的,所以,隻要將這些妖獸召喚出來,那麼結果便是將所有的異獸都召喚出來。

而且,和百納袋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那便是這東西卻是修士無法探查出來的,原因很簡單:這東西根本不屬於武器,甚至在裝備之中也是根本排不上名次。因為它根本就不屬於靈器一類的存在,而是真正的物理學的巔峰。所以,其他的修士,即便是想要仔細的查探,卻也根本無法查探的出,哪怕是放在他們的眼前,那卻也不會比一顆白菜好上多少。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東西,卻是被人利用了起來,生生的滅掉了上百的修士。當然了,這些都是之前聽過的傳說,我們卻沒有親眼所見。

不過看青衣那篤定的態度,我們絕對還是相信的好。

既能躲過修士的探測,又能將妖獸裝進去,這東西簡直就是殺人越好的必備之選。試想一下便能夠明白,當你一個人衝向一名羸弱的修士的時候,人家抓出一隻百納袋,然後放出一群和自己實力相當的妖獸出來,那是怎樣的一個震撼的場景。

甚至,聽青衣的介紹說,這東西是產自人間,普通人的人間,這麼牛逼的東西,產量自然也是少的可憐,隻可惜,當我問到這個東西的產量的時候,青衣也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卻沒想到,本來在一邊那安安靜靜的趴在那裡,和我們一樣賊眉鼠眼的看著山坳的小輪子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這百納袋人間每年能夠做出來的產量絕對不會超過三支。”

“為啥?”

“沒有材料。”

然後,小輪子便是接著青衣的話,巴拉巴拉的又說了一堆關於百納袋的知識。

於是,最終我得出結論,這百納袋十分的稀少,所以我不用擔心這個女人會拿出幾十個百納袋,把猿王活活的用錢砸死。而另一個我知道的問題便是終於確定了女人的身份,妥妥的富二代。

所以,我已經滿臉猥瑣的朝著那女人看了過去。

“你是不是想吃了她?”就在我聚精會神,並且滿臉猥瑣的看著女人,同時心裡正在不斷的意、淫的時候,身邊突然響起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聲音不大,但是聽在我的耳朵裡卻是如同一聲驚雷炸開一樣。

“不想。”我堅定的搖頭。

微微的停頓一下之後,我繼續道:“我隻是想在這個女人的身上最大限度的搜刮一些東西。”我補充了一句,眼神也變得一場嚴肅、認真,就像是在回答老師問題的小學生一樣。

“你是想在她的身上,還是她的身體上呀?”小白的聲音也是湊熱鬨的飄了過來。

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我便將嘴巴緊緊的閉了起來。和這些娘們耍嘴皮子,我根本沒有半點的勝算。

“猿王他們又勝算嗎?”我問青衣。

“不知道,或許……”青衣的聲音有些猶豫。而就在青衣猶豫的檔口,一聲沉悶的槍聲猛然炸響。

一道光芒從林間炸起,隨後一閃而逝,等到人們終於是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團火光已經在女人的手掌上炸開。然後……然後女人手中的百納袋便是劃著一道優美的弧線朝著猿王的身後落了過去。

而緊隨著爆炸聲一起傳來的,還有猿王的怒吼聲,和其他幾人的慘叫中,其中尤以一個女聲最為淒慘。

很正常,任何一個人,即便是一名修士,被境界差不多的人一招轟中了手掌,都不會有太好的下場的。

而那隊伍之中的女人也正是這個結果,一聲槍響,百納袋飛出,而那團火光消失之後,本來托著百納袋的手掌也是消失不見。看著女人空蕩蕩的袖口,我也不禁的渾身一個哆嗦,那一隻手掌居然是被月牙兒那個小丫頭一槍轟沒了。

瑪德,這一槍要是轟在腦袋上會怎麼樣?我不由的想象了一下,同時也是感慨了一下:月牙兒這丫頭下手真的是太不知道輕重了。

正在我抿著嘴發表意見的時候,青衣的聲音卻是繼續響了起來:“這是唯一的機會。”隨後微微停頓一下繼續道:“而且,月牙兒顯然也是手下留情了。”

“手下留情?”我很難將一個一槍把彆人的手掌轟成了渣的人和“手下留情”這個詞聯係起來。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直接轟那個女人的腦袋。”身邊,小白突然插嘴道。

我轉頭朝著小白看去,丫頭眼睛裡閃著興奮的光芒,殷紅的舌頭正在輕輕的舔著嘴唇,像是毒蛇正在吐著信子一樣。說實話,有點期待以後小七他們倆成家過日子的場景了。

青衣所說的機會自然便是指的這個女人,根本沒有辦法召喚那百納袋之中的妖獸。而這個機會也是真的被月牙兒準確的把握住了。

女人嚎叫,但是卻隻是一聲尖利的慘叫之後,便沒了聲息。隨後身子一歪,便是朝著地麵直挺挺的倒了

下去。

握草!不至於吧?大家都是修士,至於被轟掉了一隻手就被氣暈過去嗎?要知道,彆說是修士了,就是現在的人間,給你用3d技術打印一個,問題也應該是不大的。所以,我又是確定了一件事情,這女人是富二代,而那些圍在她身邊的人,顯然都是她的保鏢或者是她雇傭的雇傭軍一類的人。

因為我分明的看見,在女人倒下去的瞬間,其餘七人均是一臉的死灰之色。那種死灰之色,絕對不是因為比賽可能失敗而出現的,而是真正的害怕死亡。

死亡這種東西絕對是刺激一個人最好的方式,不管是什麼人,即便是心靜如水的修士也是一樣。

七人看著猿王的眼神已經含著毫不掩飾的瘋狂,其餘幾名被劉結巴的光箭射中了大腿的人,這一刻也是猛然站直了雙腿,臉上也是一樣的決絕之色。

“我去帶他們回來。”青衣拍拍我的肩膀,隨即身形一晃之間,便是已經朝著山坳之中飄然而去。

隨著青衣腳步的快速移動,我分明看見隨著青衣的每一步踏出,便是有一道光芒順著他的腳尖衝入地下,消失不見。

幾個起落之間,青衣已經落在了山坳之中,而這個時候,那支還有七個人站著的隊伍卻是如同沒頭的蒼蠅一樣,正在原地胡亂的轉悠著,好像那裡有無數看不見的影子正在攻擊他們一樣。

境界的差距不大,但是實力的差距還是太大了。青衣如今也是魂境八重,比他們大部分人隻是高了一個小境界,甚至和他們的隊長也不過是一樣的境界而已。但是當青衣的陣法撲入了七人的隊伍之中的時候,這一場戰鬥幾乎是在瞬間便已經可以宣告結束了。

青衣返回,身邊跟著猿王三人,猿王的肩膀上還扛著一個女人,女人雙目緊閉,麵色鐵青,儘管是昏迷的狀態,卻是也能夠感覺到那滔天的怒氣。

青衣的手上一揮,那之前被射飛出去的百納袋便是朝著我的方向飛了過來。

入手很輕,裡邊有事物正在扭動,撐得那百納袋上也是不斷的起起伏伏。隻可惜,這百納袋是人間的產物,所以靈識什麼的卻是沒有辦法解開,所以,想要解開這東西,便隻能依靠猿王肩膀上的這個女人。

當然了,我們也不是沒有進行簡單的試驗,比如給女人放血,滴在那百納袋上,可惜,百納袋已經一片的殷紅了,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再比如用女人的指紋試,也是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我們還扒開了女人的眼瞼,把百納袋放在了她的瞳孔麵前,也是不行。

馬勒戈壁的,我恨高科技!心裡狠狠的罵了一聲,我狠狠的將百納袋往地上一扔,便準備不再去研究這百納袋了。

然後……然後我便聽見身後陡然升起幾聲脆響。

等我轉身的時候,卻是剛好看到猿王的那蒲扇一樣的大巴掌剛剛從女人的臉上掠過。

剛要阻止猿王,我卻是猛然發現,那昏迷的女人已經眉頭微微一皺,開始悠悠轉醒。

唉,女人啊,遇見了猿王,也不知道是缺了幾輩子的德了。

見到女人轉醒,猿王也不再遲疑,大手一伸,嘭的一聲抓住了女人的衣服領子,噌的一下便是將女人從地上薅了起來,沒錯,是薅,薅頭發的那種薅,或者是以前在農村的時候,薅大蔥的那種薅。

然後……然後……本來正在醒轉的女人便是身子一軟,又昏迷了。

我是啪啪的拍腦門子呀,就女人的這個狀態,她要是不昏迷,那才是見了鬼了呢。

於是,猿王的大巴掌再次翻飛在女人的臉上,劈啪作響,聽得眾人心驚膽戰,看著眾人也是呲牙咧嘴。尼瑪,憐香惜玉這種特質,是絕對不會出現在猿王的身上的。

不過,效果很不錯。幾巴掌之後,女人再次悠悠轉醒。隻是這一次,猿王也是長了記性,沒有再像之前那樣,把女人暴力的薅起來。而是蹲在了女人的身前,看著女人的臉,等著女人睜開眼睛。

猿王的確是等到了女人睜眼,但是同時等來的還有女人的巴掌。也許是出於本能,女人的一巴掌根本沒有多大的力氣,抽在猿王那大臉上,甚至連一點淡淡的紅暈都是沒有出現。但是,正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更何況女人和猿王也不熟。

巴掌沒有任何的力量,但是卻絕對突然,所以,女人和猿王都是愣在了那裡。一時間,時間如同靜止了一般,兩個人便是那樣四目相對,含情脈脈。

當然了,這個含情脈脈中含著的卻是一些其他的感情。

於是……於是女人又踏馬的昏迷了。因為猿王那沙包一樣大的拳頭直接轟在了女人的腦門上,女人後腦勺觸地時候發出的砰砰響聲,甚至讓我一度的以為女人會有十分嚴重的腦震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