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七章 我哈利波特了?(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如果被這一槍爆頭,我到底會不會死?說實話,對於這個問題,我心裡是真的沒底,不過如今眼前的形勢倒是也有一個好處,那便是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的事情。很複雜的一個事情,但是結果卻是非常的簡單,無非就是死活而已。

我感覺到了脖子在手裡收縮,隨之響起的還有頸椎上傳來的清脆的骨裂聲。而這個時候,沉悶的槍聲也終是響了起來。

響便響了,我沒得選擇。所以,手上的力量也沒有絲毫的減弱,甚至在槍聲響起的那一刻,我手上的力道還是再次加大了幾分,仿佛是全身的力量都朝著那隻掐著脖子的手掌上送了過去。

魂境九重的腦袋軟軟的耷拉下去,如同冬日裡吊在門麵外的紅燈籠一樣有氣無力。疼痛卻沒有如約而至。

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邊好像又多了一個人,這人的身形正卡在我和魂境九重的印度阿三之間。

低頭看去,卻是小輪子,也不知道這個家夥是什麼時候竄到了這裡的。

依照我的速度,還有小輪子平日裡的表現,小輪子絕對不可能追上我的速度,並且準確的出現在我和這印度阿三之間。

所以,隻有一個可能。

小輪子正卡在我們中間,呲牙咧嘴的揉著腦門。在他那光溜溜的腦門上,有一個漆黑的印子,大概有銅錢大小,周圍也是有一點發紅。當我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一股烤肉特有的香氣也是從小輪子的腦門上竄了上來。

“誰他媽的把我扔過來的?”小輪子一邊揉著腦門,一邊朝著青衣他們的方向喊,言語之中帶著濃得化不開的怨氣,就像是剛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冤死鬼一樣,不管看什麼都是彆扭。

扔過來?我也是轉頭朝著青衣他們那邊看去,眾人麵色平靜,一如往常,甚至目光都沒有朝著這邊多看一眼。

小輪子問了一聲,沒有回應,便也沒了下文。

沒辦法,這一切說來是長,其實卻是發生在一瞬間的時間之內。我衝出,瞬間滅了兩人,而小輪子也在這個時候剛好被“扔”進了我和印度阿三的中間,還非常“巧合”的剛好堵住了那黑洞洞的槍口。

尼瑪,絕對是英雄黃繼光的後人。

“謝謝啊。”我伸手無力在小輪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沒辦法,連續的爆發,都是那種有去無回的功法,我現在絕對的強弩之末。所以,在這如此的關鍵時刻,本來應該是“抽身就走”的我,也是無奈的軟在了那裡,連“抽身”的力氣也是沒了,算了,內吧。

小輪子看著我,隨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丫的現在欠老子一條命。”

小輪子沒好氣的說,隨後抬頭朝著周圍看了過去,可惜看了兩眼之後,最終也隻能是無奈的搖頭,沒辦法,小輪子的天賦除了有著極強的抗擊打能力以外,便沒有彆的了,所以眼前這種打的電閃雷鳴,風生水起的戰鬥,他是一點也看不懂的。

猿王操著黑紅的傲天棍落在了我的身前,雙目赤紅,渾身上下彌漫著濃重的煞氣。雖然依然是魂境七重的境界,但是那股子悍不畏死的氣勢卻是讓身前那個魂境八重的高手也是心中一凜,本來邁出來的一隻腳最終也是變成了朝後退去。

其實這魂境八重的印度阿三後退卻也不完全是因為受到了猿王的煞氣所攝,更大的原因卻是因為我此時在猿王的身後慢慢的直起了身形。

雖然我依舊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但是之前瞬間便是憑著魂境六重的實力,硬是將兩名魂境九重的修士送出了賽場的行為,卻是讓這人實在是提不起繼續戰鬥的信心。那一刻,我雖然一臉萎靡的站在那裡,但是在他的眼中,我卻是如同橫亙在他的麵前的一座大山一樣,如同天神一樣的俯視著他。

高手過招,氣勢很重要。其實這種現象就算是在普通人之中也是經常的出現,比如各種的賽場之上,經常便是有氣勢如虹、勢如破竹的情況出現,當然,有了這種情況的出現,自然也是有很多人針對這種情況做出相應的應對,比如暫停什麼的。

而氣勢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在我們這些修士之間,便是顯的更加的重要,說起來倒是有點所謂的“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的意思。

氣勢泄了,這戰鬥便也再沒有什麼有意思的地方了,瞬間便是進入了垃圾時間。又因為印度的隊伍瞬間便是折損了兩名最強的戰力,所以這剩下的六人所做的一切,最終也是變成了應付了事,無精打采的樣子,甚至讓青衣也是打的頻頻皺眉,就更不用說猿王、劉結巴和月牙兒這三個好戰分子了。

最終,隨著月牙兒黑洞洞的槍口一陣瘋狂的掃射,噠噠噠冒著藍火的加特林把最後一人也是送出了賽場。

最終,一切塵埃落地。我們在付出了我暫時廢掉,小輪子腦門子挨了一槍,並且皮膚被燙的有點紅腫的代價,全滅了印度隊。

於是,下一刻,我們將目光放在了那靈蛇的身上。

而這一刻,我卻是再次的犯了難,滌魂的確是這麼一個意思,驅狼吞虎,但是他卻沒有說我們應該怎麼驅這些狼。總不至於讓我蹲到靈蛇的麵前說:嘿,想死還是想活?想死的話,現在就把你做成了蛇羹湯,想活的話就跟著我去打架吧?

丫要是不一口老毒噴死我就怪了。

“哎,這玩意會整不?”我朝著眾人看去。

“怎麼整?燉還是烤?”猿王甕聲甕氣的問。而在猿王說出這話的時候,我好像是看到了那靈蛇的身體猛然的巨顫了一下,那沒有眼瞼的光禿禿的小眼睛裡似乎都露出了一抹恐懼的光芒。

靈蛇也有著魂境九重的境界,不然的話,它也不可能在那些印度阿三的手裡支撐那麼長的時間。而對於一隻魂境九重的異獸來說,不論怎麼算,靈智一定也是開啟了不少的,不然的話,它們也根本修煉不到這樣的境界。

於是,靈蛇再次盤起了蛇陣。靈蛇即便是已經達到了魂境九重的境界,但是它卻依然還是蛇,依舊是保留著蛇的所有特性。所以,當它再次盤起了蛇陣的時候,我便明白了一件事:估計這驅狼吞虎的事成了。

於是我再次斜著眼珠子瞥了一眼靈蛇,嘴角揚起了一抹陰險的笑容。

“我覺得蛇羹湯是最好的選擇,能夠保持蛇本身的味道的鮮美,而且還有駐容養顏的功效,隻是不知道這達到了魂境九重的靈蛇,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效果。”我手掌摩擦著下巴,輕皺著眉頭,“仔細”的研究這麵前的靈蛇。

於是,蛇陣盤的更加緊實了。

而這個時候,小輪子的聲音也是非常適宜的響了起來。

“我記得這蛇羹湯首先得把新鮮剝製的五種不同的蛇肉用開水焯至九成熟,然後再將蛇肉和蛇骨分離,接著在將這剝下的蛇骨和雞肉、豬大骨、火腿一起熬製成高湯。之後需要將蛇肉要用手撕成細絲,然後將準備好的薑絲同木耳、蘑菇、鮑魚絲以及十多年的陳皮按照比例混合在一起,下入蛇骨高湯中,大火煮上十分鐘,然後再勾個芡,攪拌勻了便可以了。”小輪子說完,甚至還狠狠的吞下了一口口水,那看著眼前的靈蛇的眼神,儼然就是一副正在看著滿桌子的山珍海味一樣。

而這個時候,再看那靈蛇,簡直就像是聽見了dj的社會小青年一樣,全身上下如同觸電一樣的顫抖了起來。

瑪德,以前記得看過一本書,上邊說那蛇的腦子特彆小,所以,它們就特彆傻,根本不可能被真正的馴化。但是再看現在,眼前這靈蛇長度絕對沒有超過兩米,粗細也隻有家裡常用的擀麵杖粗細,所以那腦子也絕對不會大。但是你看丫嚇的,估計都要尿了,你還敢說它不聰明?

靈蛇顫抖了一會,那蛇陣卻是突然一下鬆開。撲啦一聲響起,眾人臉色也是瞬間變化。

這玩意畢竟是魂境九重的異獸,而且還是以本體的形式存在的零售。正所謂虎死威猶在,一旦這玩意來一個臨死反撲,或者是回光返照,我們這群人想要一點代價都不付出,那幾乎是不太可能的。

眾人均是凝神戒備,都在準備應對這靈蛇的臨死反撲,卻沒想到,那靈蛇在散開了蛇陣之後,居然就那樣安安靜靜的趴了下去,長長的蛇身伸的筆直,一副五體投地,俯首帖耳的樣子。

嗯?這……,我看著眼前的靈蛇,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目光便是朝著旁邊的青衣看了過去,青衣眼中也是有著一絲懷疑,但是之前那一絲戒備的神色卻是消減了許多。

“放心吧,這小蛇已經服了,現在你就是它的主人了。”靈台之中,滌魂的聲音突然響起。

尼瑪,這就服了?一頓蛇羹湯就給嚇老實了?能不能再扯淡一點,這玩意好歹也是魂境九重的異獸呀。

“其實這異獸,即便是到了魂境九重,也依然無法脫離異獸的範疇,依舊是有著向生的本能,除非它們能夠突破到命境,能夠達到知了生死的境界。所以,這靈蛇現在也是在求生。”滌魂說。

聽見滌魂的話,我的腦中突然出現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你說,我要是現在非要弄死它呢?”

“你可以試試,估計它能把你們這些人全咬死,不過那個小輪子應該不太一樣。”滌魂說。

小輪子不一樣?小兔崽子這麼變態的嗎?

“他會生不如死。”

嗯?生不如死?聽著滌魂的話,我承認,我踏馬的又好奇了。

“靈蛇弄不死他,但是你覺得小輪子那身手,他能跑的了嗎?所以到最後,這下輪子絕對是比你們還慘,因為他死不了。”滌魂說。

瑪德,老子還是第一次聽說刀槍不入的金剛不壞之身反倒是成了弱點。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這靈蛇應該是服了,而我們也不會真的把丫做成了

一碗蛇羹湯。

“那個……那個……”我低著頭,看著那靈蛇那個了半天,尼瑪,這種交流方式太詭異了,雖然現在每天都在喊著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但是老子也沒和諧到這個程度吧?這玩意,主持了動物世界一輩子的趙老師估計都不會吧?

而正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卻是沒想到那靈蛇在聽見了我的話之後,突然就將長長的身子立了起來。

握草!你這是想咬我嗎?

“傻逼,它現在不比你笨,隻是不會說話而已。”滌魂的破鑼嗓子再次在靈台中響起。

“我說話你能聽懂不?”我繼續試探著和靈蛇交流了一下。

於是,靈蛇輕輕的點了點蛇頭。

太他媽的詭異了!說實話,一時間,我有點懵。

老子會蛇語了?老子哈利波特了?我是不是要被伏地魔追殺八集呀?

“傻逼,是它能聽懂你的話。”滌魂又在扯著嗓子喊,聲音中是滿滿的氣急敗壞和無可奈何。

“那你翻一個跟頭。”我說。

於是,那靈蛇啪嘰一聲就把那長長的身體拍在了地上。

我覺得靈蛇的內心一定是不好受的,甚至可能想死。瑪德,還真是沒見過蛇翻跟頭。

總之呢,這靈蛇成為了我們的幫手,當然了,本著互惠互利,並且可以充分的調動勞動積極性的原則,我也給靈蛇開出了一個無法拒絕的支票。具體的內容就是,如果它能夠幫助我們完成任務,那麼我便給它優先進入山海經的權利。

要知道,山海經對於這些異獸來說,那就跟人間的國務院差不多,起步正部級。所以這山海經幾乎便是所有妖獸的夢想,隻是卻不知道那山海經裡絕對沒有它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正所謂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真會玩,估計就是這個意思了。

靈蛇在得到我的允諾之後,(當然了,它也是確認了我說的話可信度,所以最終滌魂扯著嗓子吼了一聲,如龍似虎的嘯聲響起的瞬間,那靈蛇就差沒把自己打成一個結放在滌魂的麵前了。就當是那情景,滌魂如果說讓靈蛇把自己做成了蛇羹湯,估計丫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直接自己就跳進湯鍋裡了。)便是乾勁十足的人立而起,然後朝著一個方向搖晃了一下腦袋。意思很明顯,那邊也有一隻妖獸。

於是,我們跟著靈蛇朝著那個方向前進。當然了,對於靈蛇,我們雖然比較信任,但是我們還是跟願意相信身邊的樹靈,所以對於那個方向,樹靈也是做出了偵查。隻是為了能夠避免我們的做法引起靈蛇的不適,我們在樹靈朝著我們點頭之後,便沒有再多問什麼。

大約再次行進了萬米的距離,一處山洞出現在了我們的麵前。

山洞很大,高大的洞口即便是猿王也能夠輕鬆的進去,而讓我們奇怪的是,那洞口位置居然長著兩米多高的綠草,綠草挺拔,細長的草葉上生滿了鋸齒,隨著風輕輕搖晃,仿佛是木工房裡的電鋸一樣。而這樣的青草卻是將整個洞穴全部都遮掩了起來,而且,看那樣子,那青草顯然也是韌勁十足的樣子。

尼瑪,這雖然不算是掩飾,但是卻也是天然的屏障了,誰要是想進去,估計就這些青草,也能在身上開出無數的口子了。

但是!我就想知道,這其他的東西倒是進不去了,可是你丫的要怎麼出來呢?你是化整為零呢?還是化零為整呢?

就在我們遲疑的時候,那靈蛇卻是爬了出去,緩緩的遊走到洞口的位置,隨後蛇身人立而起,猩紅的信子來回的吞吐,發出一串串嘶嘶聲,聽的我是頭皮發麻呀。

這個貨不會召喚出一隻伏地魔出來吧?那可就玩大了。這整個的故事情節估計就要全部顛覆了,好好的東方玄幻,就得硬生生的改成了東方玄幻了。

我的擔心在從洞口鑽出一隻老鼠之後徹底的變成了多餘的。

隻是看著麵前的老鼠,我卻是再次張大了嘴巴。這是不是有點太扯淡了?

那老鼠就是老鼠,對,就是我們經常在野地裡看到的那種,雖然比那些要大上一些,但是卻也絕對沒有超過一尺長,渾身上下泛著灰色的光芒,眼睛猥瑣,牙齒猥瑣,爪子也猥瑣。我現在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好像齧齒動物都是一副猥瑣的表情。

於是,這個扯淡的問題出現了。你丫的一尺不到的身形,你占著這麼大的一個山洞是幾個意思?有小日本的基因嗎?就怕人家說你小?

而另一個讓我們大跌眼鏡的問題卻是:這靈蛇和這老鼠好像還是熟人,嗯,是熟獸。

一個嘶嘶嘶的吐著信子,一個吱吱吱的叫著,片刻之後,那靈蛇和老鼠都是朝著我們轉過了身形,輕輕的點了點頭。

握草!這是啥意思?搖人是嗎?我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靈蛇居然還有這麼一手。不過,我卻是知道另外的一件事,天下沒有不吃的午餐,所以,這老鼠一定也有著與靈蛇差不多的要求。

於是,在老鼠連比劃帶叫的折騰了半天之後,我終於是看懂了這老鼠的意思。尼瑪,這是也想位列山海經呀。

對於這樣的要求,我自然是要詢問一下山海經的主人。

這絕對是我第一次見到,並且真切的感受到滌魂的仗義,也讓我有了一點作為一名“房東”該有的尊嚴。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