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六章 印度的蛇和俄羅斯的熊(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樹靈?”看著眼前一米多的孩子,我努力的壓製著自己的心情。其實真正的算起來,七劫樹的存在,甚至是小火和木頭的存在,時間都是要超過綰靈心幾人的,而且,他們在我的身邊的時間,絕對超過我身邊的所有人。而我對於他們的感情也是深厚,隻是相對於青衣和綰靈心他們來說,卻是另外的一種感情,像哥哥,甚至是像父親。

“是我。”樹靈看著我笑,笑著笑著,便是叫了一句哥哥。

隻是一個瞬間我便已經確定,自己這輩子一定會回到地府,即便回地府的路是刀山火海。

伸手在樹靈的光腦袋上揉了揉,樹靈笑嘻嘻的受了,那一刻,我甚至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地府,又回到了我那些“孩子”的身邊。

“孤獨?”半晌之後,滌魂的聲音響起,也是將我重新拉回了“現實”。

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去,最終卻還是口中吐出了一聲長歎。

“有點。”我朝著滌魂笑了一下,又是低頭看了看樹靈的光頭,嘴角終是抹開了一絲笑意,這有點,真的是太多了,像這茫茫的三界,也像這芸芸的眾生。

“不是壞事,有希望就好。”滌魂說。

我聽懂了滌魂話裡的一語雙關。

“這事有辦法?”我盯著滌魂,徹底的收拾好了心情。我的確是一個念舊的人,所以,在地府多年我始終會回來,而原因卻不單單隻是父母,甚至還有手術室裡的小黃,甚至是老媽家裡那張晚上翻個身子都會咯吱咯吱直響的床。但是我卻也不是一個執拗的人,現在做不到的,做不得的,便是不做。畢竟,我們隻有我們,諸多的事情,需要時間,所以便有了來年和以後的說法。

“其實,你們何必非要認準了人呢?”滌魂說,嘴角帶著笑,隻是那笑裡卻是多少的有著一些無奈。

滌魂的笑不好看,甚至是很猥瑣的。隻是這個笑,這一刻,我卻是突然明白了其中的很多東西。

四方聖獸,天地之間神級的存在,但是卻終歸是獸,即便是滌魂活生生的站在我的身邊,但是他卻依舊是青龍的身份,這個身份我們也許會忘記,但是他自己卻是無法忘記的。所以,他說我們為什麼要認準了人。

我咧了咧嘴,朝著滌魂挑著眉毛,還沒說話,嘴角已經掛上了一絲猥瑣的笑容:“鳥語我不會。”

滌魂終於是笑了,這一次他笑的倒是開心了不少。

原因其實也是簡單,我承認了他是獸這件事,但是也接受了他是獸這件事,並且沒有做作的躲閃,就像是兩口子過日子一樣,隻要不想吵架,那麵子的問題,最好就永遠不要提上了日程。

“其實對付異獸很簡單。”滌魂說。隻是這句話卻是聽的我頭皮發麻,冥冥之中我已經感覺到滌魂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什麼。

果然,滌魂斜著眼睛瞥了我一眼之後,繼續道:“電影裡看過馴馬嗎?”

“看過。”

“那就好辦了,就照著這個辦法來。”

我想掐死滌魂,因為他提供的辦法很顯然的,難度幾乎達到了登天的程度,我們現在的實力,彆說是馴服那些異獸了,就是單單的一個隻提供一百積分的羬羊,就最後讓我們手忙腳亂了,而從積分上便能夠看的出來,這羬羊卻也隻是中等的程度,至於那些可以提供二百積分的頂尖存在,天知道那東西會達到什麼程度,保守估計,要了我們的命,應該不是什麼難事。不過這個辦法倒是真的簡單,用滌魂的話說,摁住往死了揍就行了。

草!你丫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句往死了揍完事。你倒是說清楚了倒是讓那些異獸把我們往死了揍,還是我們揍它們呀。

“放心吧,現在樹靈化形了,有他在,你們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的。”

握草,樹靈這麼牛逼嗎?我看著身邊這個一米多高,光著個腦袋,渾身上下看起來沒有半點力量的小家夥,眼睛裡卻是充滿了懷疑。

看見了我眼神中的疑問,滌魂咧嘴一笑,伸手早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後神秘一笑,便將轟出了靈台。

“怎麼樣?”見到我恢複如常,青衣問了一句。

“其實我們可以聯合這裡的異獸,然後……”我巴拉巴拉的把滌魂的意思說了一遍,聽的眾人也是頻頻的皺眉,隻有青衣一個人安靜的坐在那裡,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手指輕輕的敲擊在身邊的石頭上,默不作聲。

我已經開始祈禱了,為所有的參賽隊伍祈禱,因為每次青衣一出現這樣的動作的時候,那麼便代表著一件事:有人要遭殃。

片刻之後,青衣抬頭,眼中光芒雪亮。

“看來著群山之中還有其他的異獸。”這句話是廢話,即便是呆如猿王也是知道,於是大家便都沒有做聲,隻是在等著青衣接下來的話。

“而這座群山這麼大,我們想要找到異獸,如果隻憑運氣,這事依然是沒得成。”青衣聳了聳肩膀到。

你繼續。眾人示意。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能夠找到這些異獸的法子。”青衣做出總結。

青衣說的的確是一個問題,這裡太大了,即便是我們全力的搜索,僅僅十天的時間,估計隻搜索的話,也未必能夠將這群山轉一個遍,更彆說我們還要花時間去挑戰那些異獸了。

驅狼吞虎,的確是一個好辦法,可惜,我們現在卻是連狼在哪裡都不知道。

於是,眾人再次沉默。

於是,在眾人沉默的時候,一米多高的樹靈便是穿著一身翠綠衣衫出現在了我們的麵前。

樹靈是男孩子,這一點我非常確信,儘管我沒有真正的驗明正身,但是從樹靈的言談舉止上還是能夠看的出來。這就像我們平日裡看女人和男人一樣,男人總是不會頂著一個36d的胸脯滿街亂轉的。如果有,那麼請注意一下時間和地點,如果是在泰國,那麼可能就真的需要扒了褲子才能知道這人的真實性彆了。

“你是誰?”眾人自然是都有這樣的疑惑,隻是這個問題卻是最快的劉結巴和月牙兒先問了出來,月牙兒更是直接跳到了樹靈的麵前,然後目光上下的打量著樹靈,又直起身子,伸出手在樹靈的頭頂上來回的比劃著,隨後又是回身返回,伸手在小輪子的腦袋上又是比劃了一下。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百無聊賴的小輪子終於是看到了那突然冒出來的樹靈。

皺著眉頭打量了樹靈一下,小輪子眼中卻是閃過一絲疑惑的神色,隻是因為小輪子的身高實在是太矮了一些,再加上這個家夥這個時候剛好低著頭,所以我們眾人倒是也沒有看到小輪子眼中那一抹疑惑。

小輪子有了興致,便不再去扒拉月牙兒的手掌,而是落在我們的身後,輕輕的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樹靈。

“我是樹靈,七劫樹的樹靈。”樹靈人畜無害的樣子,朝著眾人微微點頭,然後脆生生的說著。

“七劫樹的樹靈?”月牙兒重複了一下,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是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樣。

其實這件事倒是也怪不得他們,七劫樹有樹靈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不過,眾人倒是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從認識我開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好像就沒有太“普通”的。地府之中的時候,幾乎各種先天靈種都是在我的手裡走過。無論是最開始的火靈和木靈,還是之後隨著洪波一起杳無音信的土靈,亦或者是之後金靈和青衣現在帶著的水靈,無一不是從我的手裡出去的。而隨著時間的增長更是因為一氣化三清的功法,又是無中生有的弄出來三個小家夥。

所以,到現在為止,眾人基本已經習慣了我這種體質,用青衣的話來說,我倒是比他更像是一個靈體,而且還是那種擁有著極強的生育能力的靈體。甚至青衣害曾經開玩笑的說過,如果我去婦產科醫院的,應該完全可以勝任不孕不育的專家門診。當然,前提是我要學會不違背職業道德。

嗯。聽見月牙兒的驚呼聲之後,樹靈朝著月牙兒微微一笑,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這個時候,樹靈也是感覺到了一絲正在盯著自己的目光,所以他抬頭的時候,也是剛好看到了小輪子的眼睛。

朝著小輪子微微點了點頭,目光便是重新落回了眾人的身上。

樹靈這麼突然的出來,自然不會是無緣無故,更不可能是因為在靈台裡呆的悶了,想出來透透氣。

“我可以幫你們找到那些異獸。”樹靈倒是也不拖拉,和眾人打過招呼之後,便是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眾人終於是有一點不淡定了。眼前的樹靈的出現,眾人不會在意,但是眼前這個幾乎和月牙兒一樣,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樹靈說他能夠找到那些異獸,這一點確實眾人沒有想到的。

樹靈很乖,從與我們見麵開始,便是臉上帶著微笑,說話也是彬彬有禮,既不會讓人覺得多麼的熟絡,多麼的唐突,卻也絕對不會讓人覺得冰冷、生份。幾乎就是一個上了幼兒園之後,學的知書達理的乖寶寶一樣。

當然了,樹靈的乖相對於他的怪來說,卻是要遜色的許多。樹靈如同普通人一樣,沒有任何的境界,這一點和月牙兒十分的相似。但是樹靈的身上確實有著異常濃鬱的木靈氣,他隻是簡簡單單的站在那裡,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他身邊的那些草木,卻便是如同被施了猛肥一樣,幾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的生長。而樹靈就是這些草木之中,如果不是因為我們親眼所見,我們甚至會以為這眼前的樹靈不過是一個影子,因為憑著感覺根本感覺不到樹靈的存在,他就像是徹底的融入了那一片的樹木之中一樣。

而且,樹靈身上的木靈氣也是濃鬱是實在過頭了一些,就

連本來就是修煉水木靈力的青衣都是暗暗的咂舌不已。因為他從樹靈的身上感覺到了曾經跟著我混的木頭身上都不曾感受過的精純靈氣。那是超越了先天靈種的木靈氣。

樹靈說完,便是微笑的看著我們,等著我們的答複,絲毫沒有急迫的樣子。

我朝著青衣看了過去,這一刻,我們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驚訝。

一是驚訝樹靈會有如此濃鬱的木靈氣,二則是驚訝樹靈的實力。

樹靈所擁有的靈氣,與自己的實力成了絕對的反比。而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反比,讓我和青衣的眉頭都是微微的皺著。

毫無疑問,隻要樹靈暴露在其他的修士的麵前,絕對會是一場腥風血雨,這一點幾乎不用想便能夠猜到。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麵對這樣的絕大誘惑,根本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住。即便是那些看起來每天吃齋念佛的佛門也是不行,他們口口聲聲的說著無欲無求,卻也在絲毫不落人後拚命的修行。既是無欲無求,那修行卻又是何必?其實說白了,無非也就是為了求一個長生。都說皮囊臭,可是卻又有幾人能夠舍得。

“樹靈。”我轉向樹靈,低聲叫了一聲。樹靈朝著我微微轉身,然後叫了一聲哥哥。好像也隻是在麵對著我的時候,這樹靈才終於是有了一點孩子的“模樣”,在眾人的麵前,這個一米多高,比月牙兒還矮的小禿子,反倒是更像一個哥哥。

“你要怎麼找那些異獸?”我問,這還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知道的問題。

“隻要有樹在,我便能夠找到。”樹靈說,依舊是那樣的平淡,但是卻也正是這平淡,讓我們又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隻要有樹在?便能找到?樹靈這話說的普通,但是仔細聽去,卻又是能夠聽到其中甚至是已經達到了囂張的自信。而且,樹靈說的不是找到那些異獸,而是隻說的找到。

“找到?”我看著樹靈,麵色異常嚴肅。這一點是我需要確認的。

樹靈沒有說話,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囂張,太囂張了。這種平靜的自信簡直太囂張了。果然,低調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隻可惜,樹靈的囂張卻並沒有持續多久,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我不停的拍腦門子。

“不過你們要保護我。”樹靈說。

保護你?眾人啞然,那一身濃鬱的木靈氣,居然還需要保護,就那濃鬱的靈氣,就算是當成了磚頭,一塊一塊的扔出去,估計也能砸死一片了吧?

眾人看著樹靈,等待著他的下文。

“因為我不會打架。”樹靈說的依然平靜,就像是在說今天的天氣不錯,這片林子也不錯一樣。

眾人都是一臉如同生生的吞了一個棗子,卻是被卡在了喉嚨裡一樣,不會打架?這句話,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聽過了。

於是,眾人把目光轉向了月牙兒,又轉向了小輪子。來來回回的折騰了兩遍之後,眾人終於是“妥協”。

月牙兒開始也是不會打架,但是再看現在,丫頭幾乎已經成了我們中間最凶猛的一位,無論是那一槍把人爆頭的實力,還是那哪有熱鬨往哪湊的氣魄,誰有能夠看得出,這丫頭曾經居然也是不會打架的主。

再看小輪子,這個貨的確也是不會打架,但是人家可是還有一個特長,那就是抗揍,至於這個抗揍到底到了一個什麼程度,我們雖然不知道,但是大概的估計一下也能明白,估計這片山林之中,能把他打死的人,絕對沒有。有時候我甚至絕對這小輪子的名字就不應該叫小輪子,而是應該叫做小包子,沙包的包。

瑪德,這算是什麼事呀?天才少年班嗎?怎麼我遇見的全是這些變態的“孩子”。而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些孩子怕是以後的成長也要放在我的手裡了。要不以後嘗試著開設一個修仙的天才少年班?我心裡暗暗的腹誹了一下,但是隨即卻又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勞心費神不說,如果我做他們的老師,怕是教不出一個好孩子來,尤其是一對一教學。月牙兒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孩子就是跟著猿王和劉結巴長大的。

樹靈提出的要求,我們自然是不能不答應,畢竟隻要我們想贏那第二名的爐子,那麼便隻能是指望著樹靈。如果讓我們自己去搜羅積分的話,我甚至懷疑等到十天比賽結束的時候,我們的積分能不能破百。

答應了樹靈的要求之後,樹靈便是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伸手便是搭在身邊的一顆樹的樹乾上。

片刻之後,樹靈睜眼,眼中一抹精光閃過,隨後便是指出了一個方向。

“這裡,前方萬米,有一條靈蛇。”樹靈說。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