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五章 你為什麼在我身上撒尿(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其實這鹿仙人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說以我們這支隊伍的實力是不可能乾的過這吸血鬼的隊伍的,所以呢,我們顯然是和彆人合夥把這隊伍給乾了。俗話說得好,大魚吃小魚,小魚得組團嘛。

而就在鹿仙人在那裡侃侃而談,說的胸有成竹的時候,他們麵前的計分板一類的東西突然一陣閃動,然後那個綰靈心的名字和分數便是再次出現了變化。

打臉啊!是啪啪的打臉啊!鹿仙人感覺自己的臉正在發熱,今天是左臉。昨天呢,自己預測最後一支隊伍沒有亮起信物的原因的時候,說實話,還是打了臉,隻是那一次的打臉卻沒有如今的這個響亮,而是很隱蔽,畢竟其中的原因大家也是不太清楚,所以還能夠蒙混過去。

但是今天,這分數,怕是蒙混不過去了。

因為他們解說席上計分板上剛剛出現的變化赫然是,綰靈心的隊伍積分現在突然變成了負的五十三分!

負分?說實話,解說席上的兩個人終歸還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這曆屆的大會也是有過做嘉賓和主持的經曆,所以倒是還沒有被這個突然的變化弄的手忙腳亂。

兩人忙不迭的又是查資料,又是統計數據的一陣忙乎,終於是將這綰靈心的隊伍的分數變化弄了一個明白。

很顯然,這支隊伍弄死了一隻異獸,而這支異獸的積分是一百分,因為被弄死了,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被雙倍扣分,所以,這便是被生生的扣了二百的積分,所以才變成了如今這個負的五十三分的情況。

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了,所以,這鹿仙人更尷尬了。

因為之前他還在信心滿滿的說,這綰靈心的隊伍明顯就是和彆人組團把這吸血鬼的隊伍給乾了,但是現在卻又是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詭異的分數變化,所以之前他所說的一切幾乎是在瞬間便已經被徹底的推翻。

不過這個變化,顯然還是無法將鹿仙人這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油條給難住的。略微的沉吟了一下之後,聲音之中帶著做作的思索,慢慢的響起:“如此看來,這支綰靈心的隊伍應該是在配合其他隊伍將這英國隊送出來之後,又是配合著其他的隊伍抓捕了一隻異獸,隻是不小心卻是傷了這異獸的性命,所以才有了這樣大幅度的積分變化。”鹿仙人說完,臉上又是做出了沉思狀,導播也是非常合時宜的給了鹿仙人的臉一個大大的特寫。

而這個時候,那鹿仙人幾乎都要在桌子底下拍大腿了,腦門上也是隱隱的冒著冷汗,尼瑪,太險了,還好老子能忽悠,不然的話,今天的食言而肥帽子,自己就是妥妥的戴上了。

其實鹿仙人的這一番說辭聽起來似乎是有道理的,各個環節幾乎都是分析的絲絲入扣,很多人在聽了之後,也是一臉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其實則不然,依然還是有明眼人發現了其中的漏洞。

比如那幾乎是達到了大賽所允許的頂尖實力的魂境九重,在結束戰鬥之後居然隻有他們英國隊的隊伍被傳送了出來,而其他的人根本就是連個毛都沒有見到,這對於一個這樣的實力的人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的,畢竟那綰靈心隻有魂境七重,而且還是一個隊長的職務。

因為一般來說,那信物都是由隊長持有的,也就是通常情況下隊伍中實力最強的人。

這是其一,而另外一個則是時間。沒錯,從比賽開始到現在,也不過是才過去一天的時間,這一天的時間,參賽的上千家隊伍的積分,現在有著一個明顯的斷層,主要便是分為前邊的三百分以上的隊伍,和後邊的二百分以下的隊伍,至於二百分和三百分之間,存在的隊伍幾乎是寥寥無幾。

一天的時間,能夠拿到三百分以上積分的隊伍,用後腳跟想也是知道,那一定是組了團的,就像是正常的比賽一樣,也是有組團的現象,為了能夠達到一個終極的目標,所以總是會做出一些合理的取舍。

而這華山論劍的比賽看來也是沒有禁止這樣的做法,畢竟這種類型的比賽本來的目的就是讓大家彰顯實力,弄那麼多的條條框框出來,彆說實力了,弄到最後,估計這本來是以人為本的大賽,會弄成一個躲貓貓的比賽,那可就是要成了全天下的笑柄了。

所以,二百分之後的隊伍,基本都是單乾的隊伍,這種隊伍想要獲得如此多的積分,顯然需要天大的運氣,而這種運氣,無論是放在任何的地方,都是不會有太多的。

而在擊敗了英國隊之後,得到了一百二十四的積分,如果是有人一起組團的話,那麼這積分便應該是大家平分的,而在翻閱了一遍榜單之後,有些明眼人卻是發現,這榜單之上,除了那支綰靈心的隊伍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隊伍有太大的變化了。

所以,這種種的表現雖然不能完全的證明鹿仙人的說法便是錯的,但是卻也是讓這事情有了另外的一種可能。

而所有的這一切,幾乎都是和黃牙老頭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老頭,呲牙一笑之後,便又是耷拉著腦袋去打盹了,好像這大會根本就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一樣。當然了,更多的表現是,這老頭應該是熬夜了,也不知道是熬夜看電影了,還是熬夜挖礦了。

————

場外的事情我們不知道,但是我卻是知道一件事:老子的積分成了負數了。

草!怎麼會這樣?我瞪著眼前的一塊空地嚷嚷。之前那塊空地上,羬羊就是安安靜靜的趴在那裡,雖然沒了聲息,但是我們卻是確定,那羬羊一定是有著生命的,但是在我將手掌按在羬羊的腦袋上,將羬羊收回靈台的之後,那羬羊卻是直接一陣劇烈的哆嗦,然後……然後就踏馬的兩條腿一蹬,直接掛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被傳送到了賽場之外的吸血鬼卻是眼中一片赤紅的光芒閃過,嘴角終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冷哼聲在吸血鬼的嘴裡響起,一聲低低的呢喃傳出:“送我們出來,你們也彆想繼續下去,肮臟的人類。”隨即吸血鬼便是不再理睬身後那些陸陸續續傳送出來的隊伍,當先一步便是走了出去。

“你被那隻蝙蝠給坑了。”靈台中,滌魂斜著眼睛瞪著我說。

瑪德,惡心。現在我突然有了一種被人狠狠的暗算了一把的感覺,其實真實的情況也的確是這樣的。我覺得現在那吸血鬼一定在暗暗的欣喜呢。饒是你精明的像隻鬼,但是也得喝了老娘的洗腳水雲雲,而在一想到這些的時候,我踏馬的更鬱悶了。

“這羬羊還能用不?”我瞪著滌魂說。

“咋不能用?那小蝙蝠無非也就是弄了一個咒術,把羬羊弄死了而已。我們又不是需要羬羊活著。當然了,羬羊也不會真的死,要是那麼容易就死了,那山海經也就沒有什麼價值了。放心吧,隻要這羬羊回到了山海經,依然能夠活過來,而且還會活的很好,隻是他這一具屍體卻是拿不回去了。”

屍體拿不回去了,然後還能夠很好的活著,這踏馬的是什麼邏輯?我看著滌魂的眼神就像是一個純真的小學生在看著自己的班主任一樣。

“其實這山海經裡的異獸呀,也都是沒有本體的,其實就連我們也是一樣,都是天地靈氣所化,之所以有了屍體,不過是因為我們將天地靈氣具體化了而已,這個事以後你就會懂了。現在你隻要將這些異獸收回山海經就可以了,不用管死活。”滌魂說。

“那你手裡抓著辣椒麵和鹽是乾啥呀?”我看著滌魂手裡的東西,然後又是轉頭朝著周圍打量了一番。

碎山抱著一捆枯枝回來了,從那枯枝上的氣息分彆,這踏馬的絕對是七劫樹的枯枝,就是不知道這些王八蛋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

而看另一邊的煆體則是舌頭不斷的舔著嘴唇朝著羬羊走了過去。

“燒烤。”滌魂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尼瑪,在老子的靈台裡燒烤,你們就不怕一氧化碳中毒給你們丫的熏死?還有……

“你們不會是要烤了這羬羊吧?”我瞪著煆體,此時煆體正把羬羊擺成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伸出一根手指,便是朝著羬羊的肚子捅了過去。

“不然呢?這東西放在這裡也是沒用,不吃了它乾啥呀?等著它發黴發臭嗎?”滌魂說。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離開的靈台的,隻是覺得自己的腳下軟軟的,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樣。山海經裡的異獸,就被這幾個貨給烤著吃了,真當那玩意是羊肉串呢?

而在我離開靈台的瞬間,我便是又嗷嗷叫著衝回了靈台。

“你們那些頭蹄下水,羊糞,羊血,羊毛,羊皮,羊骨頭什麼的,彆亂扔啊。”尼瑪,這要是有著他們禍害,老子靈台裡得被他們禍害成一個什麼德性。

“放心吧,不會。”滌魂說。

然後我便是轉身默默的走出了靈台,在即將離開靈台的時候,滌魂又是喊了一聲:“一會弄熟了用叫你不?”

“不用。”我咬牙切齒的回答著。從有我開始,我就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成了一個乾燒烤的。瑪德,老子可是一個要勵誌成長為神仙的人,尼瑪,乾燒烤,雖然是不少掙錢,但是這踏馬的和當神仙的差距是不是太大了?你見過哪個乾燒烤買賣的成了神仙了?太上老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乾燒烤的,但是人家燒烤的那是啥?那是靈丹妙藥,最不濟也得是一兩顆烏雞白鳳丸和太太口服液什麼的吧。

而這些還不是最讓我痛心疾首的,而是在這之後發生的一件事。

具體的事情是這樣的:滌魂他們的確是把羬羊給烤著吃了,還喝了不少的酒。當然了,按照東北部地區的習慣,這酒自然是不能隻喝白酒而不喝啤酒的,一般都是白酒開道,啤酒蓋帽的習慣。所以,四個人在啃著羊肉,喝著啤

酒的時候自然會有一些排泄的反應。

於是,四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在排泄的時候,將目光瞄準了我靈台之中的另外一個生命:七劫樹。

馬勒戈壁的,我到現在也想不明白,人們在野外撒尿的時候為什麼都喜歡樹呢?當然了,我也是這個德性,所以,我認為,我們可能都是狗變的,而不是猴。

所以,四人把七劫樹狠狠的灌溉了一番,結果卻是發生了意外。

輪到煆體的時候,煆體一泡尿剛呲到一半,身邊人影一晃,一個隻有一米多一點的孩子便是出現在了煆體的身邊。

孩子一身的青綠的衣衫,小光頭,大眼睛,活脫脫的一個瓷娃娃,正在一臉鬱悶的看著煆體。

猛然冒出來的孩子,就算是煆體也是被嚇得不輕,要知道,這靈台之中,這麼多年了,除了死的,活的一共就他們四個人,外帶著一棵樹。

基於一個人的本能反應,尤其是煆體這種大神的本能反應,所以這煆體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嗷的一聲便是一拳轟了出去。一般人可能在猛然的見到這個孩子的話,都會有一點短暫的遲疑,然後便是嚇得瞬間後退,但是煆體畢竟是大神,這種情況他的反應卻不是不能的後退,而是要將麵前的孩子轟退。

當然了,這轟退隻是他的想法,就他那一拳下去,彆說轟退了,估計一拳下去,正常的孩子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了。

所幸,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我的靈台中的孩子,無論怎麼算,也不會是一名普通的孩子。

所以,煆體那幾乎開碑裂石的一拳就那樣安安穩穩的停在了孩子的腦袋上,再也無法前進半寸。

孩子依舊是陰沉著臉,甚至連衣角都沒有半點的鼓動,隻是這個表情放在一個大眼萌的孩子身上卻總透著那麼一絲詭異。所以,煆體在發現自己這一拳下去,卻沒有半點的變化之後,也終於是不淡定了。不過,煆體不管怎麼說也算是大神,那種處變不驚的心性早就已經是融入了骨子之中,甚至已經變成了本能。

所以,一拳沒有將孩子轟退,煆體表現出來的卻不是恐懼。短暫的驚訝之後,煆體便是恢複了平靜,目光筆直的看著孩子,然後問出了第一句話:“你是誰?”

“我是樹靈,七劫樹的樹靈。”孩子的嗓音裡帶著奶氣,就像是一個真正的隻有五六歲的孩子那樣。

“樹靈?”煆體的智商顯然是不足以讓他應付麵前所發生的一切。

所幸,在聽見樹靈說話之後,滌魂便是已經身形一晃之間衝了過來。

“你是七劫樹的樹靈?”滌魂重複了一句,答案卻是心裡早已經知道。這就像是本來的將死之人,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奇跡般的活下來一樣。總會在醒來的第一時間問一下自己是不是活著,而且大多數還是不相信自己活著,給人的感覺好像他們實在是有點想死是一樣的。

樹靈看著滌魂點了點頭,然後便是將目光重新放在了煆體的身上。

“你為什麼在我的身上撒尿?”樹靈問。

說實話,這事真踏馬的不好解釋。就像是我們在現實之中也會遇見這樣的問題一樣。到底要往哪裡撒尿基本上隻有考慮兩個問題:一是背著點人呢,至於第二個則是因為喜歡。這就像老子為什麼要寫道德經一樣,因為老子願意呀。

隻是現在的這種情況,煆體即便是再猥瑣,這話卻也是說不出來的。試想一下,一個大神,對著一個隻有一米左右的孩子撒潑,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畫麵。

所以,這問題自然還是落在了這背著點人的問題上,隻可惜,這個問題卻也是不成立的,你丫的一泡尿都把人家給呲出來了,還在這裡說什麼背人,這不是明擺著扯淡嗎?

煆體是非常幸運的,因為他們有滌魂這個朋友。

在看到煆體那如同吃了蒼蠅的窘境之後,滌魂湊過來,將話頭接了過去。

“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滌魂問,但是在看到樹靈又是將目光朝著煆體挪了過去的時候,趕緊又是補充了一句:“不是出現在這裡,而是出現。”

滌魂相信眼前的這個孩子一定能夠明白他說的話。

“在斷魂獄,任意成就了天地橋的時候,我變已經出現了,隻是那個時候卻是在七劫樹之中,根本無法現出真身,不過那時候我卻是知道你們。”孩子看著滌魂,微微的沉吟了一下說。

“那你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對於地府之中發生的事情,滌魂作為我靈台中的存在,這一切,除了我以外,絕對沒有人比他們四人了解的更加清楚。所以,滌魂自然也是知道,我當初為了能夠溝通地府到人間的通道,可是將那七劫樹生生的暴露在了地府之中。當然了,那個時候的七劫樹已經完整的渡過了七劫,即便是再暴露在地府塵世之中,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不過,如今放在這裡,卻不是七劫樹會不會影響天地運勢的問題了,而是這踏馬的現在顯然是已經有了三顆七劫樹的問題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