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四章 你們賣那個什麼不?(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這一刻,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絲感歎。看見了嗎?還是老子這多年帶出來的隊伍,這些兄弟姐妹還是最了解我的,都知道我已經頂不住了。

心裡想到了這一點,我心中豪氣頓生,一聲爆喝就……就……就吐了。

瑪德,沒辦法,太惡心了。

蚯蚓這種東西在嗓子眼裡蠕動,那感覺絕對是比咽炎要痛苦的多,那感覺,絕對的咳不出來,咽不下去呀。話說,你這麼高端的毒師,這麼高端的食材,你就不能弄成入口即化的嗎?

我這一嗓子也是徹底的將英國隊伍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了過來,頓時一陣倍兒純正的倫敦腔就在這片山頭上響了起來。

當然了,他們到底說的是啥我倒是不太知道,不過咱起碼還是看過原聲的電影的,那種口音還是能聽的出來。這玩意就像是某些電影裡的對話一樣,根本不用理解她說的是什麼意思,隻要她一句亞麻跌喊出來,我瞬間就知道這是哪個國家的電影了。

不過我倒是也聽懂了一點,所以我才說的不太知道。在眾多的嗬斥聲音中,我依稀的聽見了一句“法克”什麼什麼的,後邊的不用知道,估計和我經常說的乾你大爺差不多,估計都是有著一定的血緣關係的某些親屬。

果然,藝術還是來源於生活呀。

我又是感慨了一下,但是卻沒有忘記這邊的事情。

朝著英國的隊伍怒瞪了一眼,法克你大爺呢法克,一群大傻逼。

“哎哎哎,你們都給老子住手……”我伸出一根手指,正準備擺一個李小龍的國際手勢,以便於大家交流的時候,英國隊伍的五人卻是嗷的一聲就衝了上來,那個會變成蝙蝠的吸血鬼帶著另外的一個人去繼續乾羬羊了。

草!習慣了,我應該伸食指才對的。我看著我筆直的伸出去的一根中指,搖頭苦笑了一下。瑪德,不過目的倒是也達到了,一個效果,隻要他們懂就行了,老子不能讓他們白白的法克我好幾句。

身形閃爍之間,已經從那五人的刀光劍影之中閃了出去。五人本來就是魂境八重的實力,而且那其中還有一名魂境七重的,對於這樣的實力,我基本是可以不屑一顧的,丫們的速度要是能把我限製住,老子靈台裡的四位大神就不用繼續的活著了,直接引咎自宮就行了。

身形閃過五人,再露麵的時候,我的拳頭朝著那隻吸血鬼砸了過去。

我的目的很簡單,這個貨的境界的確是高出了我們一些,尤其是我,整整的高了三個境界,所以,我必須先把這個貨的火氣撩撥起來,然後讓他咬我一口,那樣,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至於剩下的那些人,無論怎麼算,他們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的,即便是他們有著高過我們一重的平均實力,但是不要忘了,我們這邊可是有陣師存在的,而且還有一個網毒的,還有一個充分的體現了現代科技和古武結合的,至於劉結巴這種本來應該是最讓人頭疼的職業,在我們這裡根本就是一般般的存在。比他猥瑣的多的是,就算是長的不猥瑣,但是那攻擊的方式卻是非常的猥瑣的。

一拳轟出,我也沒有指望和眼前的不知道是第幾世的伯爵什麼的吸血鬼硬拚,反正我隻要是能夠惡心他就行了。而且根據我以往看電影的經驗,丫的速度應該是不會太慢的,畢竟帶翅膀嘛,人家會飛。

而我這一拳,也是證實了我的猜想。

一拳轟出,丫根本是連頭頭沒回,腰身一擰,屁股一晃,一道黑影一閃之間便已經從我的麵前消失不見了。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這老棺材瓢子衝出去的方向好像是我的側麵。

於是,下一刻,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便是在我的脖頸之間升起。

握草!才一回合,老子這肯定是找了道了。尼瑪,大意了,而這大意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丫從我身邊略過的時候,居然還帶起了一股濃鬱的香氣。

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把,滿手的鮮血。

還好,依據我多年的臨床經驗判斷,這一把沒有抓到我的大動脈上,而是稍稍的偏了一些,抓在了我的岡上肌上,丫的手爪子隻要再往前一點,我估計我今天就算是不交代在這,估計半條命也是沒了。

要知道,那可是大動脈,而且還是頸外動脈,這玩意要是被切開,隻需要十秒的時間,絕對把全身的血給你噴的乾乾淨淨的。

鮮血是紫黑的,看來丫的手爪子也是不乾淨。而且,之前丫從我的身邊衝過去之後帶起的那一抹的香風,這個時候也是鑽進了我的鼻孔,於是,我的鼻孔開始發癢了。

草!丫給老子整過敏了。

接連的打了兩個噴嚏之後,我終於是有時間去看那之前在我的脖子上抓了一把之後,就不再搭理我的吸血鬼了。

而這個時候,再這麼仔細的一看,那腰身,那屁股,那小腿,握草?怎麼感覺這麼像是娘們呢?但是,本著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心態,我還是沒有最初最終的判斷,因為丫們這個國家這個男女的界限,在某些的特定情況下,真的是有那麼一點模糊。

揉了揉鼻子,鼻孔裡的癢總算是減輕了一些。

瑪德,丫的速度有點快,而且好像還是一個也帶點毒的家夥。於是,我終於是在付出了還算能夠接受的代價之後,最終擺正了心態。

我扯著嗓子便是朝著身後的五人衝了過去。

你丫的不是會飛嗎?你隊友總不能都會飛吧?而且,這五人此時顯然也是被困在了青衣的陣法之中,各種負麵的狀態被劈頭蓋臉的砸了一身。正是我趁他病要他命的最好時機。

我想錯了,瑪德,這些王八蛋都會飛。在我衝到五人身邊的時候,拳定天下瞬間發動,狂暴的力量宣泄而出,於是……於是……於是麵前的五條人影就全部都變成了蝙蝠,噗啦噗啦的就朝著青衣的陣法之外飛了出去。

不過,五人的實力畢竟還是差了一些的,雖然會飛,但是那速度卻是差了一些。

如果把那個魂境九重的比作是一隻翱翔天際的雄鷹的話,那我麵前的五人顯然就隻能算是還在窩裡的光屁股的麻雀了,速度慢不說,還不夠持久,甚至那個魂境七重的,隻是象征性的變了一下身,就顯出了原形了,更致命的是,現了原形之後,丫居然還踉蹌了兩步,搖晃了一下之後,才勉強的站穩。

握草!這麼快就軟了,你丫的還是不是一個男人丫?果然,就是一群中看不中用的家夥。

有這樣的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我們這些絕對的機會主義者怎麼會放過呢。

於是,一波如同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瞬間就是朝著這個軟男狂拍了過去,反正你丫的也已經軟了,那就沒用了。

攻擊亂七八糟的簡直是什麼都有,有劉結巴的光箭,有綰靈心的冰藍色短劍,有小白隨手揚出去的一把黑乎乎的東西,有一根又粗又長,而且堅挺無比的大棍子,甚至在這些亂七八糟的攻擊之中,我好像還依稀的看到了一顆手榴彈!

說實話,這手榴彈絕對比我挨了那吸血鬼一爪子來的讓我覺得恐怖。

月牙兒這丫頭又突破了?這估計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隻是這丫頭現在突破的方向,怎麼這麼怪異呢?這無論是怎麼看,都是在熱武器這條路上走的一騎絕塵了。

總的來說呢,我的攻擊應該算是我們這一群人中間最樸實無華的,彆看這一群人裡沒有看見青衣的攻擊,但是丫絕對是我們這一群人裡最猥瑣的,沒有他,這群人絕對不會被禍害成這個德性,這簡直就是街頭混混打架,對麵的剛拎著板磚上來,這邊卻是一把沙子直接揚到丫的臉上去了。

不過這一次,我還是低估了那吸血鬼的速度。

一陣香風衝起,我們的眼前一花,一大堆蝙蝠劈裡啪啦的衝過去之後,那本來已經被我們的攻擊徹底的包圍的軟男就那樣憑空的消失在我們的包圍之中了。

草!青衣也是一個軟男,丫的這陣法好像不怎麼好用。

吸血鬼將那軟男救出去之後,回身更是捎帶著給了那羬羊一爪子,直接就把那羬羊轟出去起碼有十丈開外,然後趴在地上沒了聲息了。

握草!不會是死了吧?我瞪著那安安靜靜的羬羊,說實話,我這心裡還真是有點擔心。這玩意可是我需要的,這要是被他弄死了,不知道還會不會把這東西算在我的頭上。

正在我猶豫的時候,靈台中的聲音終於非常及時的響了起來。

“沒事,就算是死了也不怕,隻要你把它的身體搞到手就行了,我們隻需要它的。”滌魂說。

尼瑪,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呢??靈魂不重要嗎?要知道,靈魂才是一個人最重要的部分,佛家不是也說嗎?身體就是臭皮囊,靈魂的升華才是最重要的。不是還有話說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

“彆聽他們扯淡,那都是那些禿子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所以編排出這麼一個禍害人的說法,然後忽悠世人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自己不好過,也不讓彆人好過。”

你丫的要是再說下去的話,老子估計就要被和諧了。

“總之呢,隻要你把那羬羊的身體弄來就行了。”滌魂說完,便是沒了聲息。

瑪德,為什麼通過滌魂的一番解釋之後,我總覺得我有點像是在酒吧門口撿屍的猥瑣男呢?

交流很快結束,這邊那吸血鬼也終於是舍得正眼看我們一眼了。

不得不說,這吸血鬼的確是漂亮,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吸血鬼是男是女,但是這卻絕對不影響我判斷他是不是漂亮。

皮膚白皙,嘴唇殷紅,明眸皓齒,秋水剪瞳,簡直就是一朵嬌花呀。

“你們這些臟

東西,最好不要再來影響我。”聲音從吸血鬼的嘴裡冒出,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盤,煞是好聽。隻是這內容卻是不怎麼地。

瑪德,早就聽說了,這玩意一直都是視自己為高貴的種族的,除了他們以外,無論是什麼生物,在他們的眼裡,估計連食物都不能算。

其實這吸血鬼,就是西方傳說中的一群超自然的群體生物,通過飲用人類或其它生物的血液來維持自身長久生存下去,因此也被人稱為“血族”。

而他們的傳說則是起源於巴爾乾半島和東歐斯拉夫人的民間傳說,在這些傳說中,吸血鬼指從棺材裡爬出來吸食人血的亡者屍體,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懼怕陽光,能夠思考,外表就是尖銳獠牙,麵色蒼白,身穿基本上是披風鬥篷,吸血鬼都是以男性為代表,女性少數,它們基本都是從脖頸開始吸血,而被吸血的人會被同化。

不過呢,這近一百多年來,隨著小說、電影、流行文化、動漫的不斷改編,吸血鬼的共通形象也已經逐漸演變為一類必須以吸血來保持生命力、在夜間活動、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奇幻生物。

但是我卻是沒有想到,今天居然讓我在這裡碰見了這玩意。不過顯然,這吸血鬼還是和傳說中有著很大的差距的。眼前這吸血鬼,起碼比傳說中的好看多了。就是不知道這到了2020年了,他們現在是第幾代了。

我記得他們的第一代,也就是他們所謂的始祖,應該就是亞當和夏娃的長子-該隱。話說這該隱好像是因為把自己的弟弟弄死了,然後就被上帝給丫詛咒了,成了被迫吮吸鮮血的永生者,而他在與背棄了伊甸園的莉莉絲相遇後,得到了莉莉絲的指引,學會了如何從鮮血中榨取強大的力量。然後呢,這血族就將祖先該隱得到啟示的這一天劃為血啟元年。所以說,這該隱應該就是吸血鬼的源頭了,也是這一血脈的起點。

然後呢,這該隱天天的活著,也是孤獨寂寞冷呀,於是,正所謂無聊升禍端,這該隱最終在孤獨的驅使下,利用動物的內臟和自己的血液創造了第二代吸血鬼,好像一共就五個人。然後他們就一同追隨著亞當與夏娃的後代,但是卻是異常悲催的被視為魔物,而遭到了這些所謂的“兄弟”們的驅離。於是,悲憤之下,第二代吸血鬼開始嘗試建立“黑暗伊甸園”什麼的一個組織,然後弄出來十三個後代,也就是吸血鬼中最強大的第三代了。

其實想想也是,一共就踏馬的弄了五個,算上該隱自己一共才六個人,想打個籃球人都不夠數,你們丫的還給人家驅逐了,人家能不鬨事嗎?建立個組織反抗都是輕的,要是我就直接一把火給你丫的家給點了。

然後呢,這些貨在上帝發動諾亞大洪水之後,這些逼,又是聯合起來把自己的父輩那一幫子吸血鬼你弄死了三個,還有兩個也不知道是害怕了,還是暫時的隱藏起來,以圖後計去了,反正就是下落不明了。

你說踏馬的這玩意也是讓人不省心,你丫的天天不睡覺,閒著沒事總把自己的彆娘老子整死乾啥,有那能耐你去搞那些把你們害成了這個德行的人去呀,典型的窩裡橫,該!

至於再往後的,我也就不知道了,什麼十一二三四五六世啥的那些,就不知道我能知道的了,畢竟,我這社會主義紅旗下長大的孩子,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了解這些東西,上學的時候天天作業都踏馬的寫不完,哪有時間熬夜呀。要是讓我媽知道,吸血鬼會不會變成不知道,但是把打成個鬼樣子應該是非常有可能的。

我看著那吸血鬼殷紅的嘴唇嗡動,聲音冰冷、高傲的傳出,不由的也是撇了撇嘴,尼瑪,都是現代社會了,還你丫的玩家族這套呢,早晚給你丫的抓住,送給專家去,而且專門挑那些沒事總愛在電視台晃悠的專家送。我低聲嘀咕了一句。

“老大,為啥要把它們送到經常去電視台的專家那去呀?”戰鬥顯然進入了冷卻期,所以在聽見我的嘀咕之後,劉結巴又是十分好學的湊了上來。

“跑電視台的都是沒事,又沒錢的。”我陰沉著臉說。然後我身邊的小白噗嗤一聲就樂了。

“笑啥?”我看她。

“你就不怕那些專家晚上爬過來找你?”小白掩著嘴輕笑道。

瑪德,國家這點好名聲,全被這些“偽專家”給破壞了,這人丟的,連地府的都知道了。馬勒戈壁的,我要不要跟閻老五那個貨打個招呼呢?以後再有這種一點根據沒有,上來就是胡亂的嚼舌頭根子的“偽專家”,直接給丫們全拉到地獄裡拔舌去算了。

“哎!你們是第幾代呀?”反正也是沒事,而且,看起來那吸血鬼也沒有太大的殺心。就是不知道人家是不屑於和我們動手呀,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對麵的吸血鬼看著我,冷哼的一聲,然後便是不再看我,好像是多看我一眼,都會弄臟了他的眼睛似的,轉而卻查看那個被他抱在懷裡的軟男去了。

握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那姿勢,那動作,那眼神,尼瑪,臭玻璃呀!而且,老子這是玄幻小說。

隻是一瞬間,我便做出了一個絕對,為了淨化我的網絡環境,我一定要弄死他們。

“哎,你們是不是怕大蒜呀?”我朝著吸血鬼不鹹不淡的說,眉毛更是挑釁的上下挑動了兩下。

吸血鬼看了看我,一臉的陰沉。

看你大爺,你要是能夠早點的接受我這“市井文化”的熏陶,你們也不會到現在還人丁稀薄了,還什麼“貴族”“純正血統”,你看看,那些血統純正的,有幾個好活的,我們鄰居就養了一條血統純正的斑點,到最後死的時候連點都沒了,就剩下斑了。你丫的現在應該做的就是感謝我為了你們的家族即將做出來的傑出貢獻。沒辦法,因為大賽規則的限製,這些貨顯然是死不了的。

“你們能趟河不?”我繼續說。我依稀的記得吸血鬼好像是不能越過河流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