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三章 男人就應該對自己狠一點(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那麼多的廢話乾啥?我去一棍子把他們都砸死了算了。”猿王蹲在旁邊,壓低了聲音,甕聲甕氣的說著。

草!我和青衣幾乎是同時將手掌伸到了猿王的腦袋上,然後便是將丫的腦袋狠狠的朝著地麵上摁了過去。

嘭的一聲悶響之後,猿王的腦袋被順利的按進了我們腳下的泥土裡,可惜,這一聲悶響,還是之前猿王的大嗓門,早就已經驚動了前邊的隊伍。

“八嘎!”前邊的隊伍響起一聲爆喝。

草!果然是小日本的隊伍。而且,丫們張嘴就是臟話先冒了出來。

我們也隻能是從那樹後轉了出來,我朝著前邊的隊伍揮了揮手掌,然後帶著一臉真誠的笑容道:“你們好呀,大傻、逼。”

“你們是中國人?”日本人的隊伍中一人操著一口生硬的漢語說著。

“不,不是,我們是韓國人,大傻、逼。”我繼續朝著這些日本人揮著手說,瑪德,這種丟麵子的事情,老子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

“哼,原來是一群棒子!把你們的積分交出來,我可以讓你們少受一點苦。”日本人繼續說。

說實話,這些日本人我覺得他們的智商還是有一些不夠的,畢竟我們之間現在可是在用漢語交流的,而漢語,可是中國的本土語言。瑪德,他們不起疑心,難道是漢語已經成了官方語言了嗎?

我呸!我朝著麵前的日本人狠狠的啐了一口,隨後更是囂張無比的朝著他們勾了勾手指:“有種你們過來呀!要積分沒有,要命一條。”

然後……然後日本人的隊伍便是朝著我們嗷嗷叫著衝了過來。

撤!我手掌一揮,掉頭就跑。

大概跑出了百米之後,我們停了下來。

在見到我們停下,日本人的隊伍也是停了下來,獰笑著,一步一步的朝著我們走了過來,那樣子,看起來非常像是數個壯漢在一條僻靜的小路上,碰見了一名落單的少女一樣。

馬勒戈壁的,都踏馬的什麼年代了,這群狗幣怎麼還是喜歡這個調調。我心裡狠狠的罵了一句,然後腰板一插,對著日本人便是一聲大喝:“把積分留下,我可以讓你們少受一點罪!”

我突然把這話原封不動的送了回去,對麵的日本人好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一樣,七人對望一眼然後便是仰天大笑。

於是……於是……他們便猛然看見頭上一根兜頭掄下來的黑紅相間的棍子,正劈頭蓋臉的砸下來,而那棍子的後邊,則是一名足有兩米多麵目猙獰的壯漢。

大家都是魂境七八重的高手,所以對於這種偷襲自然也不會過於的慌亂,在看到棍子掄下來的瞬間,眾人便是瞬間朝著周圍散去,而一名實在是無法退開的日本人也是舉起手中的長刀朝著猿王那黑紅相間的傲天棍架了上去。

傻逼!我心裡的吐槽還沒有結束,便聽見一聲讓人牙酸的聲音響起。

猿王的傲天棍劈頭蓋臉的砸下,那瘦弱的長刀在傲天棍下顯得單薄無比,剛剛接觸的瞬間便是彎了下去,火星迸射之間,一聲脆響也是緊接著響起,然後那細長、瘦弱的長刀便是崩成了漫天的碎片。

而作為長刀的主人,那迸射的碎片自然是第一個接觸者,所以,長刀的主人也是第一個,並且也是唯一一個遭殃的。

漫天的碎片一閃之間便是朝著那人的臉上劈頭蓋臉的爆射而去。

長刀斷裂,傲天棍卻是去勢不減。顯然那猿王也是存著直接要了這日本人小命的心思,隻可惜,這種打算終究還是落空了。

傲天棍繼續砸下,那日本人卻是突然變成了一片的光芒,光芒一閃而逝,日本人已經憑空消失在我們的麵前。

與此同時,主會場中專門供參賽選手準備的區域之中,一道光芒一閃而逝,隨後一道人影出現在了空蕩蕩的場地之中。

人們的視線很快集中在男人的身上。

主席台上的黃牙老頭在看到男人之後,饒是老頭早已經見過了大風大浪,卻也是不由自主的嘴角抽搐了兩下。

男人太慘了。一身銀光閃閃,卻是因為男人的全身都是插滿了細小的碎片,仔細看去卻是發現,那些細小的碎片顯然是來自於男人手中那把隻剩下一個刀柄的長刀的碎片。

於是,一個角落之中,一個男人嘴角微微揚起,然後朝著周圍的眾人挑了挑眉毛,伸出了手。

一堆籌碼很快放在了男人的手上,卻是這些人在這主會場上開出了盤口,至於賭的是什麼雖然不知道,但是卻不能看出,顯然是這男人贏了。

至於這些人乾的事情我們自然是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便是我們的積分沒有變化,很顯然,那消失的男人身上沒有積分,而且,那男人顯然也是沒有被猿王一棍子砸死。

草!可惜!我撇著嘴一臉失望的看向了男人消失的位置。如果可以,我是不會介意花點積分然後要了眼前的這幾個小日本的命的。

突然的襲擊雖然瞬間便是折損了一個人手,但是這剩下的六人顯然也是根本沒有將我們這些人放在眼裡,畢竟我們這些人之中可是有月牙兒這個根本沒有半點境界的人在的。

六個人帶著一個孩子,再加上我這個隻有魂境六重的人,無論怎麼算,日本人都是有著很大的勝算的。當然了,這些隻是日本人所看到了紙麵上的實力。

所以,日本人輸的有點慘,沒用多少的時間,七個日本人已經先後出現在了那選手的準備區之中。

於是,男人的手掌再次朝著周圍的人伸了出去,一堆籌碼再次出現在了男人的手中。

本來歪著腦袋昏昏欲睡的黃牙老頭此時突然直起了身子,屁股一挪,然後從屁股底下掏出一個手機出來,鼓搗了幾下,手機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表格,表格之中的數字正在不帶你的變化,而老頭的手機屏幕上,我們的名字剛好停在他的麵前,表格中一行寫著綰靈心的名字,在綰靈心的名字後邊是一個21的數字。

“這小兔崽子,好像是有點恨這些小日本呀。”老頭抿嘴低聲的嘀咕了一聲,隨後摁滅了手機的屏幕,繼續去打他的瞌睡去了。

於此同時,很多人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畢竟這種突然滅隊的情況出現,隻要從積分上來看的話,便能夠猜出一二的。

所以,現在有很多人都是將目光停留在了綰靈心的名字上。

於是,眾人都是有些納悶,眉頭也是在微微的皺著。一個魂境七重的人,而且看名字還是一個女人,怎麼會成了一支隊伍的隊長,而且還直接將一支實力同樣是魂境七重的隊伍直接滅隊了,這種事,眾人幾乎是想破了腦袋卻也是沒有想通。畢竟,在這修煉界,男人可是占據著絕對的統治地位的。

不過這種事情顯然也不是沒有發生過,曆年來也是有全部都是女性的隊伍參加比賽的,並且也有在比賽期間獲得過不俗的名次的情況,所以眾人在想了一下未果之後,便是將這個事情徹底的拋到了腦後,轉而繼續觀看著比賽。

主會場的周圍幾乎都是一塊塊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中不斷的有畫麵呈現出來,不過那光幕之中所呈現的卻無一不是積分獲取的前十名的畫麵。畢竟這樣的隊伍,無論是實力,還是運氣一定都是非常好的,所以,無論怎麼算,他們也是最能夠奪人眼球的隊伍。

幾乎沒有怎麼費了力氣,便是解決了日本人的隊伍,這讓我著實是暢快了一下,但是隨之卻也是又平淡了下去,沒辦法,這種沒有挑戰的事情,無論放在誰的身上,也不會興奮的太久的。

隊伍繼續的深入,這一次卻是久久的沒有再“撿到”積分。

於是,猿王已經開始煩躁了。

“咱們都已經走了半天了,怎麼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猿王扯著嗓子吼,看那架勢,倒是有點希望自己的聲音能夠招惹幾個“狂蜂浪蝶”出現一樣。

事情總是巧合,正所謂無巧不成書,估計就是這個意思吧。猿王的聲音剛剛落下,一個聲音已經在不遠處響起。

“既然無聊,那不如直接打一架?”一個聲音道,字正腔圓的漢語,不用想了,妥妥的中國人。

聲音落下,一支隊伍便是在不遠的一個拐角處轉了出來,整整齊齊的七個人,狀態也是不錯,而且境界全部都是達到了魂境八重的境界。

“有點麻煩呀。”我撇著嘴朝著身邊的青衣低聲說。

“麻煩的還在後邊呢。”青衣回。也不等我繼續追問,青衣便是繼續道:“我剛剛放在後邊的陣法被觸發了,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估計這後邊的隊伍和眼前的隊伍應該是一夥的。”

果然,青衣的話剛剛落地,身後不遠處便是傳來了一陣嬌聲聲。

“等了這麼長的時間,卻沒想到,等來了這麼幾個菜鳥。”女人嬌笑聲落下,隨之便是一聲嬌媚的聲音響起。

這娘們,一聽這動靜就不是一個好人。我撇著嘴嘀咕了一聲。

而這個時候,又是一個粗狂的聲音陡然在我們的另一側響起。

“就這麼七個人,能有多少的分數,這讓咱們怎麼分?”

粗狂的聲音落下,另一邊又是一個聲音響起:“這螞蚱再小,也是肉,廢話少說,先拿下了再說。”

我現在非常想給猿王一頓大嘴巴,丫這張破嘴,簡直比我的嘴還要黑。一嗓子喊出來四夥人,而且很明顯,這四夥人還是組了團的。

“怎麼搞?”我嘴角微微掀起一道縫隙。

“這還怎麼搞,跑唄。”青衣說,隨後身形一步跨出,已經站在了隊伍的前端,朝著周圍打量了一下,隨後道:“各位不知道能不能放了我們一馬?這積分,我送給各位便是。”

青衣那一臉的笑容,看在我的心裡卻是如同一隻正呲著牙的狐狸一樣。

“這樣……倒是也好,也省得我們動手了。”身後的女

人嬌媚的聲音再次響起。

青衣轉身,看向女人的方向:“既然姐姐如此說了,還請姐姐高抬貴手,放過我們,積分送你們,讓我們能夠繼續接下來的比賽變好。”青衣看著女人,嘴角揚起一抹憨憨的傻笑。

“放心吧,隻要你們交出積分,姐姐一定會放過你們的。”女人嬌笑了一聲,笑的花枝亂顫,那豐滿的胸脯更是隨著笑容上下的顫抖著。

“好的。”青衣繼續傻笑,腳下邁出,已經朝著女人走了過去。

女人這邊的隊伍平均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魂境八重,所以,在女人看來,這樣的實力,即便是我們想跑,卻也是根本跑不掉的。

青衣腳步輕快的走出,腳尖似乎是有意無意的每一步落下都會有一個非常短暫,短暫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停頓。

在距離女人還有十幾米的地方,青衣停下了腳步,看了一樣跟在身後的眾人,長長的歎息一聲,隨後手掌一伸,已經從綰靈心的身邊接過了飛劍,隨後轉身,便是將那飛劍朝著女人遞了過去。

因為距離女人還是有一點的距離,所以,這飛劍隻要不是青衣主動送過去,那女人勢必就是要跨前幾步才能夠拿到。

於是,女人嬌笑著腳步跨出,而身後的眾人在看到女人邁步走出之後,也是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站在青衣的麵前的女人,手掌伸出,帶著濃鬱的香氣,抓向了那漂浮在青衣麵前的長劍。

於是,青衣的腳步似乎是踉蹌了一下,倉促之間一腳踏出。

一道微弱的光芒一閃而逝,在這深山野林之中卻是毫不顯眼。

於是,女人們的眼前變成了一片的漆黑,身子也在瞬間變的沉重了許多,仿佛被灌了飽飽的一肚子鉛水一樣,然後便是各種的負麵的狀態,幾乎在瞬間便是爬滿了女人一身。

而就在對麵的隊伍突然陷入了混亂的時候,青衣的口中已經一聲輕呼響起,隨後身形一晃之間,便已經擦著女人的身邊竄了出去。

女人尖銳的嘯聲頓時在這片山林之中響起,她根本沒有想到,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而且實力根本不及自己的男人居然會如此狠狠的擺了自己一道。

女人一貫是驕傲的,就像是她那豐滿的胸脯一樣,尤其是在對待男人這個“東西”上,一直以來,隻要她晃動一下她的兩個“東西”,男人基本都是如同看見了包子的哈巴狗一樣,一臉急色相的便會撲倒在自己的麵前,卻沒想到,如今卻是碰見了這樣的一個男人。

所以,女人的下場也是淒慘了一些。而造成這一切的卻不是因為青衣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便是忽悠了她,而是因為我們在離開之前,青衣留下來的一句話。

“我是陣師,我們想走,你們三支隊伍留不下,所以你們倒是不如考慮一下這女人的隊伍,她們有多少的積分,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吧?”青衣說完,我們眾人的身形便是揚長而去。

的確是如青衣所說,如果我們想走,的確是有許多的方式可以離開,而他們也的確是留不下我們。青衣之所以將自己的身份報出去,卻是有著兩個意思,一個自然是告訴其餘的三支隊伍,他們根本留不下我們。而另一個則是青衣這個貨心狠的地方了,他之所以報出自己陣師的身份其實目的還是將苗頭徹底的扔到女人的隊伍上去。

要知道,一旦被陣師的陣法糾纏上,那絕對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脫困的,即便是這些人有著高過青衣一重的實力,卻也是要費上一番的手腳。

所以,青衣才會不惜花上一把子力氣,然後將這女人“坑”在這裡。

身形閃動之間,我們已經朝著遠處撲去,身後依然是女人那一聲聲的尖嘯聲在密林間回蕩。

女人不怕引來其他的隊伍,因為她的身邊還有三支隊伍,三支隊長都是拜倒在了自己的石榴裙下的隊伍。

隻可惜,女人終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經過短暫的掙紮之後,女人赫然發現,自己身上的陣法消失不見了,但是連同著陣法一起消失不見的還有自己身邊的其他六人。

而自己現在身邊聚集這三支隊伍,三支正在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隊伍。

女人臉上閃過一抹驚慌之色,卻是被女人強行的壓了下去,嬌笑聲隨即在女人的口中傳出,隻是這一次,那嬌笑聲卻隻是傳出一半,便被一抹森冷的劍光硬生生的淹沒了。

冰冷的長劍橫在女人的脖子上,長劍的另一端握在一個瘦高的男人手中,男人曾經是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的男人。

“你……”女人聲色俱厲的朝著男人吼了一聲,卻隻是吼出一個你字之後,便被男人十分聲音的聲音打斷了。

“你不要以為你搖晃兩下胸脯,便真的能夠將我徹底的拿捏住,老子如果不是因為沒有玩過你們狐族的娘們,你以為我們狼族真的會上當嗎?”男人嗤笑一聲,嗜血的舔了舔嘴唇,目光更是直接、凶狠、貪婪的在女人的胸脯上狠狠的“蹂躪”了一番。

男人目光終於挪開,轉而落在女人那此時冰冷如雪的小臉上,然後緩緩的伸出了手掌。

“我狐族與你們勢不兩立!”女人手上光芒一閃,一柄飛劍已經出現在手掌之中。

女人再次陰狠的瞪了周圍眾人一眼,隨後手掌猛然一震,口中也是一身斷喝。

“拿去!”女人伸手便已經將那飛劍震碎,隨即一道光芒便已經將女人籠罩,光芒消失,女人的身形一同消失不見。

女人也的確夠陰狠,直到最後這一刻,女人還在想著挑撥三支隊伍之間的關係,典型的自己好不了,也不希望彆人好的手段。

隻可惜,女人的算盤終是打錯了,她判斷錯了剩下的三支隊伍的形勢。

畢竟這大賽之中,魂境九重的隊伍比比皆是,而魂境八重的隊伍,如果想要生存下去,這三支隊伍組合在一起,便幾乎是最低的標準,隻要再少上一支隊伍,那在他們遇見魂境九重的隊伍的時候,便隻有一個引頸待戮的結果。

顯然,三支隊伍也是明白這些,雖然目光之中都是有著貪婪之色,卻也都強自的克製了下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