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四十二章 鐵棍和信號接收器(1/2)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行了,走吧,這沉池如今總算是能為華山所用了。”老頭站在旁邊又是滿意的看了一眼那被稱為“沉池”的山洞,隨後招呼了我們一聲。

我趕緊追上去問:“老爺子,那比賽不是開始了嗎?咱們現在怎麼去?”

老爺子轉頭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長。“咋的?老子是華山論劍大會的主席,中途塞幾個人進去,他們還想叭叭兩句嗎?”

太踏馬的霸氣了,有這樣的老爺子在,絕對是華山論劍的大幸呀,老子當初要是有一個這樣的領導,也不至於讓我被迫養成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臭毛病。同時,老頭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又是下降了一些。當然,這個下降是另一個方麵的。作為一個領導乾部,他的地位上升了,但是如果是作為一個朋友的話,丫的地位簡直就是一落千丈,距離猥瑣的邊緣已經越來越近了。

老頭說完,便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那走路的姿勢都變了。以前還是身板筆直,甚至還有一點微微的佝僂,但是現在你再看,是腆胸迭肚,恨不得把那腰間盤都撅到肚皮上去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進去呀?”我湊到老爺子的身邊繼續問。這要是能把我們在最後的總決賽的時候塞進去,我們不就是省事多了嗎?

老爺子看了我一眼,臉上露出一副猥瑣的笑容,笑容裡有著濃鬱的……心照不宣。

“我一直都是以為我就已經夠了不要臉的了,沒想到你比我還不要臉。”老頭等了我一眼,微微停頓一下繼續道:“你就彆想著什麼事情都不做,然後就能讓你們拿到了獎勵了,那種破壞規矩的事情我不能做。”

你丫的破壞規矩的事還少做了嗎?之前可是你通過暗箱操作生生的把人家日本隊給坑了,而且更狠的是,你還把人家小日本三大神器之一的草雉劍給坑成了一地的破爛鐵片子。估計那草雉劍想要修複是不太可能了,如果還想做成草雉劍的話,就隻能是點上一把火,然後融了再重新做一把了。還有,我們去參加正式組的比賽不也是你安排的嗎?現在大賽開始已經有一會了吧?

正在我琢磨著這些的時候,老頭已經帶領這我們來到了一處大門之前,就是那種非常普通的大門,非常普通的鋼筋焊接而成的,甚至有風吹過的時候還在吱嘎吱嘎的響著,我大概估計了一下,那大門的歲數應該不會比眼前的老頭小多少。

大門的旁邊也是站著兩個道士,應該有三十歲左右的年紀,而最主要的是,這兩個道士的境界居然不低,全部都已經達到了魂境九重的境界。瑪德,這樣的境界,你們居然放在這裡看大門,而且還是這麼破爛的一扇大門,這華山論劍大會的“幕後黑手”是不是太闊綽了?我依稀的記得,我第一次見到這種牌麵的時候,還是在流雲派。當時去流雲派女弟子的寢宮那邊抓龍千裡的時候,那寢宮門前就是站著兩個命境的女人。

老頭似乎也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朝著我呲牙咧嘴的笑了一下之後,便是朝著大門旁邊的兩個道士微微的點了點頭。

大門在兩個道士身後打開,兩名道士打開大門之後也沒有說話,低著頭又是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去……繼續看大門了,就好像壓根就沒有看見我們一樣。

你看看,你看看,上梁不正下梁歪。很明顯,老頭帶我們去的地方應該就是大賽的總決賽的現場,而且隻要是明眼人,一看我們的隊伍配置就能猜的出來,我們是來參加比賽的隊伍。但是這兩個看門人居然連正眼都沒有看過我們一眼,全然是把我們當成了空氣一樣。

我估計,老頭這種事沒少乾。

大門因為是鋼筋焊接而成的,那絕大的縫隙一度讓我認為:這大門就是一個擺設,那鋼筋之間的縫子,猿王都能鑽過去了,就不說其他人了。而且,大門之後還是一個破破爛爛的院子,裡邊雜草叢生,角落裡還堆砌著各種的破爛,我甚至在一個角落裡還看到了一個曾經雪白的馬桶。

反正這裡怎麼看,都是破爛的,而且是一處連老媽天天守著的的廢品收購站都不如的破爛地方。

不過我現在倒是學乖了,這種看起來不起眼的地方,沒準還真就是一個牛逼的地方,因為這些修仙的人都喜歡故弄玄虛,說的好聽點是為了能夠遮掩其他人的耳目。所以,在大門敞開,老頭邁步走進去的時候,我已經做好了十足的精神準備。

新世界!我來了!

跟著老頭走進破爛大院的一瞬間,我甚至都想高呼一聲,表示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了。

可惜,在我們所有人都進來之後,那大院還是那大院,周圍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草!這不對呀,不應該呀,這裡無論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能夠作為這麼一場的盛大儀式的主會場的地方呀。

“不用想了,這裡不是主會場,帶你們到這裡來,是為了讓你們能夠直接進入比賽場的。”老頭說,隨後手中光芒一閃,一把小小的飛劍便是出現在了老頭的手掌心裡。

老頭順手將那隻有小拇指長短的飛劍扔給了我,繼續道:“這是這次比賽的信物,這個東西隻要是注入靈氣,便會出現在大賽的名單裡了,代表著你們參賽人員的身份,而一旦這東西被毀掉,便標誌著你們已經失去了參加比賽的資格了,到時候你們這個隊伍也會被從比賽場中傳送出來。”

老頭說的這些我都懂,畢竟當初在地府的時候,也參加過不少類似的比賽,這玩意就是相當於如今的那些比賽選手身上貼著的選手號碼牌,算是對於身份的一個認可。

所以,這些東西現在根本不是我在關注的,我關注的是,你丫的把我們弄進這麼一出破爛的地方來,你是想讓我們怎麼進去比賽場。

老頭把那把小小的飛劍扔給我,又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比賽的規則之後,便不再搭理我們,而是邁步走向了角落裡的垃圾堆。對,沒錯,扔著一個破爛馬桶的那個垃圾堆。

你丫的不是想刨出一個狗洞讓我們鑽進去吧?我瞪著老頭走向那垃圾堆,一臉的震驚表情。

正所謂,好的不靈壞的靈。關於如何的進入比賽場的這事,我的確是猜對了。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我們倒是不用鑽狗洞了。

老頭在破爛的垃圾堆裡翻找了一會之後,從裡邊用力的拽出來一根足有三米長的鐵棍出來。隨後又是在鐵棍的屁股上鼓搗了兩下,頓時,鐵棍的另一端砰砰砰的伸出來六七根細小的多的鐵棍。我看著那鐵棍的造型,尼瑪,這玩意怎麼越看越像是那些軍旅題材的電影裡邊出現的接收信號的電台呢?

老頭手腕一抖,那兒臂粗細的鐵棍便是被插入了他腳下的泥土之後,隨後老頭又是緩緩的轉動著手中的鐵棍,偶爾還會將耳朵貼在鐵棍上仔細的聆聽一下。

握草!你丫的這事在這cosplay風語者呢嗎?聽信號呢?

我踏馬的又猜對了,老頭的確是在找信號,當然他找的信號不是普通的4g或者5g的信號,他找的是比賽區域的信號。

鼓搗了半天之後,那鐵棍子上突然響起了嗡的一聲輕響,隨後那頂端的六七根細小鐵棍上便是出現了一點點閃爍著的電弧,電弧閃爍幾次之後,又熄滅了。如此的反複了幾次,終於是穩定了下來。

老頭一臉滿意的看了一眼鐵棍上的電弧,隨後直起腰拍了拍手,嘴裡嘟囔了一句:沒想到還能用。

尼瑪,太嚇人了吧?老頭現在鼓搗的東西一定是一個傳送裝置,而傳送裝置自然就是用來傳送的,至於傳送的是什麼,現在用屁股想也知道了,肯定是我們了,但是把我們這八個人的命放在這裡一個看起來隨便一扒拉就能扒拉倒的鐵棍子上,我這心裡怎麼這麼沒底呢?

老頭轉身,朝著我們看了一眼,隨後招呼了一聲:“你們趕緊啊,這玩意我也不知道一會會怎麼樣,要是把你們傳送到半道的時候壞了,我估計你們就隻能是遊蕩在四次元空間裡了。”

老頭,你這是玩命呀。你玩命就玩命吧,你彆玩我們的命呀。老子不想參加這個什麼狗屁的華山論劍了,反正我現在想要給老爹老媽弄的藥也已經到手了。

看到我臉上的苦相,老頭微微的挑了眉毛,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你這是想要當方麵的撕毀勞動合約嗎?”

“啥?”我承認,我徹底的懵了。尼瑪,倒打一耙,這踏馬的不是女人的專利嗎?你丫的一個滿嘴沒剩下幾顆丫的老棺材瓢子是怎麼學會的呢?單方麵撕毀勞動合約?老子啥時候和你簽了那玩意了?再說了,都說是勞動合約了,那有不是賣身契,老子憑啥給你賣命?賣身契……哦,不是,勞動合約裡寫著這種事需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搭進去了嗎?

“之前你答應過我的,你說是會取得那個一品的丹爐的。”老頭看著我,眼神之中帶著一絲幽怨,當然了,大部分的還是威脅。

老王八蛋!你丫的坑我!我瞪老頭,老頭臉上的幽怨之色瞬間消失不見,一臉小人得誌的嘴臉暴露無遺,就差沒在臉上刻上幾個恥辱的大字了:我就坑你了,你能怎麼樣?

不要臉!臭不要臉!

我是帶著這樣的心情走入了那鐵棍的旁邊出現的傳送門的。

傳送門看起來也是簡陋的可怕,我走進去的時候,居然還微微的晃悠了一下。我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我身後的這個世界,雖然破爛,但是現在這世界在我的眼裡卻是無比的美好的,起碼,這世界裡沒有傳送門,沒有鐵棍,也沒有身邊這個一臉猥瑣的老棺材瓢子。

我日你大爺!我扯著嗓子消失在了傳送門裡。

眼前是一片光怪陸離的景色,傳送已經開始了。

片刻

之後,眾人眼前的景象一變。那些光怪陸離的光芒消失不見,一起消失不見的還有那破爛的庭院和老頭。

眼前是一片茫茫大山,或高聳入雲,或皚皚白雪,或鬱鬱蔥蔥,總之,這裡現在就是一片群山,而這群山的麵積,絕對比地球上的任何的一座山脈的麵積都要大。

握草!荒野求生是嗎?我瞪著眼前的群山,皺了皺眉頭。

顯然,現在開始,這比賽就算是開始了。而我們有關於這比賽的唯一一點消息就是老頭交給我們的飛劍了。

於是,我手上光芒一閃,飛劍已經出現在了我的掌心之中,手腕一抖,我已經將那飛劍扔給了青衣。這種事有青衣在,我都不好意思伸手。

青衣伸手接住飛劍,一臉的平靜,好像我這樣的做法他早已經預料到了一樣。

藍綠的水靈氣和木靈氣灌入飛劍之中,飛劍陡然放大,隨之變成了一把真正的三尺青鋒,而同時一道光幕也出現在了那三尺青鋒之前。

光幕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如同蚯蚓一樣正在緩緩的蠕動著。

尼瑪,頭疼。我隻看了一眼,便已經將腦袋扭向了另一邊,和我有著一樣的動作的還有猿王。其他人雖然都是在認真的看著,但是我相信,劉結巴絕對就是為了湊熱鬨。

片刻之後,那光幕消失不見,但是那長劍卻依然是漂浮在我們的麵前。

“這玩意不是要讓咱們背著吧?”我看向青衣,又是呲牙咧嘴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長劍,尼瑪,這玩意要是背在身上,會不會一個不小心,直接在自己的後背上先開出來一道口子?

“是。”青衣回答的很簡單,也很不幸。

我第一個就跳了出來:“我不背。”

尼瑪,一看那長劍就知道了,鋒利的絕對是達到了吹毛斷發的程度,這玩意背在身上,一低頭估計先把自己的腦袋切下去了。

卻不料身邊一直沒有做聲的綰靈心這個時候先開口了:“我來吧。”

見大家也沒有什麼意見,綰靈心抬手點出一道光芒,光芒一閃之間便已經落入那長劍的劍身之上,隨之消失不見。長劍輕輕一震,一陣金鐵獨有的倉亮之聲響起,隨後那長劍陡然衝天而起,在半空微微的盤旋了一圈之後,劍身一折已經俯衝而下,快落地的時候又是一折,已經乖巧的立在了綰靈心的身邊。

握草!禦劍術!

綰靈心的確是用劍的,但是一直以來,綰靈心用的都是她那把冰雪凝結而成的冰藍色長劍,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綰靈心用這種真真切切的金鐵熔煉而成的長劍。還彆說,那三尺青鋒乖乖的立在綰靈心的身邊的時候,那綰靈心看起來倒是有一股子英姿颯爽的味道。

至於綰靈心用的到底是不是那種傳說中的禦劍術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估計也是差不多,地府裡千奇百怪的功法多得是,彆說禦劍術了,估計連馭人術都有。當然,我說的這個馭人術不是指的我們經常能夠聽見的那些由領導們修煉的馭人之術,而是真正的馭人術,比如抓著雙馬尾就能夠增加攻速的,又或者是抓住了雙腿就能夠增加力量的。

見到綰靈心已經接下了長劍,而且幾乎瞬間達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之後,青衣也是招呼了大家一聲,當先朝著那滿眼的群山走了過去。

————

華山論劍大賽主會場。

老頭正歪著腦袋,坐在主席台上無精打采的打著盹。在主席台的一角上,一張桌子上擺著三支話筒,三個人正在話筒後邊火熱的交流著,看起來應該是兩名主持人,一名嘉賓的身份。

隻聽一名主持人說道:“如今這大賽已經開始了有一會的時間,但是這次參加此次華山論劍大賽的選手卻是有點奇怪,到現在為止還有十幾支隊伍沒有進行身份的認證,要知道,隻要不進行身份認證,那自然就是無法得知比賽的內容的。而對於這種現象,鹿仙人,你怎麼看?”主持人說完,朝著身邊看了一眼。

主持人在口中的鹿仙人是一名體型微胖,笑容可掬,看起來慈眉善目的七十歲上下的老者,老者滿頭須發皆白,身穿道袍,身後背著長劍,腳下登著道家平日裡所穿的布鞋,看起來倒是有一股仙風道骨的味道。

被喚做鹿仙人的老頭聽見主持人的話,微微一笑,現實甩了一下手中的浮塵,差一點甩在主持人的臉上,口中低低的頌了一聲道號:無量天尊,隨後開始侃侃而談,其實無非就是那些情理之中的問題,比如什麼隱藏實力呀,什麼胸有成竹呀,什麼的。

而正在側棱著身子,耷拉著腦袋的滿嘴黃牙的主席在聽見這鹿仙人低聲頌了一聲道號之後,嘴角突然微不可查的冒出來一抹意味聲長的笑容,笑容之中,還有這一抹苦笑、無奈的感覺。

其實,這倒是也怪不得黃牙老頭,這鹿仙人這一聲“無量天尊”的確是不該在這種場合出現的。

說到這道號,其實還跟佛家的諸佛稱號有著本質的區彆的。佛家有“阿彌陀佛”、“無量壽佛”等諸佛稱號。“阿彌陀”是佛之名諱,而“佛”是稱號。“無量壽”即無窮之壽,以此為佛之名而稱“無量壽佛”,可謂此佛是壽的化身。這都是講得通的。而“無量天尊”卻不然。道教有“度人無量天尊”、“福生無量天尊”、“功德無量天尊”等,這些都是完整的天尊稱號。但如果省略掉“度人”、“福生”、“功德”,而僅保留“無量”,也就是說將原稱號簡化為“無量天尊”,那麼還是原意嗎?很顯然,如果依文尋意,“無量天尊”當解為“無窮多天尊”或“很多天尊”,這還像話嗎?有這樣簡稱的嗎?其實,用這道號的人,稍加琢磨,便不難明白:“無量”是量的概念,怎能稱之為天尊?

其實這事倒是也不能就生生的怪了這鹿仙人,如今已經是2020年,那“無量天尊”出現的年代倒還是在八十年代的時候。

話說,八十年代初,廣播電台常播出某著名評書藝人所說的傳統評書。書中道家人物出場時,每以“無量——佛”為口頭稱號。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上,評書藝人恰與千山無量觀的大師同在一組,於是大師向藝人提出建議:道家不稱佛,所以“無量佛”不宜用於道家人。而藝人為了評書的需要,懇請大師解決一個類似於“阿彌陀佛”的四字用語。大師無奈,但又念其評書為世間之藝術,與玄門並無相乾,遂告之以“道教尊神稱天尊”。評書家觸類旁通,於是“無量天尊”就這樣產生了。

而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以後,有威望的老道長們相繼羽化歸去。與此同時,社會上很多觀念也在急速更新。在此“大氣候”影響之下,教門內道友們的思想及思維方式也開始由原來的墨守陳規而漸漸轉向了追求外相上來,對新事物的接受也就快得多了。於是“無量天尊”這個帶著幽默味道的藝人用語,也從最初的“頑皮話”而漸成為“合法化”了。而那後來,“無量天尊”便迅速出現在一部分道友尤其是道俗之間的交往中。甚至殿堂上道友們在為香客助磬的同時,語氣悠長地口稱“無—量—天—尊”已成為定規,儼然世人筆下影視小說中之情狀。

而那黃牙老頭笑的顯然也並不是這麼一聲既可以算作是“笑談”有可以算作是“正言”的道號,其實還有一部分是主持人對於鹿仙人的稱呼,而在聽見了這個稱呼之後,那鹿仙人這個微胖的老頭居然還就那樣坦然的受了下來。

關於“仙”的概念,其實在很多的古代的文獻、典籍之中也有提到。如《家語》中便有:“不食者,不死而神”的說法。《說文解字》也有“長生仙去。從人從山”的說法。其實解釋過來的意思就是“老而不死是為仙”,所以那“仙”字便有了那一人一山的寫法。

說到仙人,其實還分著很多的境界。關於仙人的區分其實在中國,早在道教產生之前就有了,在戰國時期特彆流行,到了秦漢時期又上升了一個台階。後來被道教繼承,又被人以五仙論劃分出了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太和仙這幾個等級。除此之外,還有其他道教中人以彆的方式對仙人加以劃分。

而人修仙,在成了仙人之後,往往也是依據著這些的境界劃分的,鬼仙最低,太和仙最高。

所謂鬼仙,其實即使修仙之人,始終也是悟不了大道,於是便轉而去尋那些速成的法子。最後卻是搞的自己形如槁木,心若死灰,神識倒是也算是內守,總有著一誌不散。所以便是出了陰神,算是變成了一隻有著靈識的鬼,所以稱之為鬼仙。說是仙,其實就是是鬼。其實古今不少的佛徒,也正是致力於此,如果由此便說是得道,倒是也有點讓人哭笑不得。

而人仙說的大多便是些修真之士了,雖然悟不到大道,但是卻也在道中得一法,再於法中得一術,一生篤誌苦練,最後那五行之氣,誤交誤會,身體便是強健,多安少病,所以便是被叫做人仙。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