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登天

第一章 奈河(1/1)

我不登天最新章節

我叫任意,沒錯就是那個任意,我老爸那天喝多了,老媽也灑脫,所以出生證明上就寫了這麼一個隨意的名字,幸虧我不姓隋。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老爸老媽都是人民教師,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七尺講台,在我們這個小縣城真的算的上是桃李滿縣城。

我三十歲,一名光榮的監獄人民警察,同時還是一名醫生,很嚴肅,同時也是很高危的職業。但是我依然是一個時尚的人,憑我三十歲依然單身,然後過勞、猝死就能夠證明。

死前,我麵前的手術台上正躺著一名罪犯,罪犯因為直腸癌的晚期,行直腸造瘺手術,手術剛做到一半,我眼前一黑已經一頭栽倒在手術室的橡膠地板上。死前的一瞬間,我的心裡隻來得及說兩個字——我c!

眼前一黑一亮,就像我們眨眼一樣。亮起來的時候我正在一支隊伍裡,隊伍很長,前後看不到儘頭,大家都是癡呆的狀態,我也一樣,我們都在木訥的往前行走,沒有目的,沒有方向。

不知道走了多長的時間,這個地方沒有什麼能夠掐算時間的參照物,天空是灰暗的,放眼望去黃沙遍野,偶爾能夠聽見幾聲狗叫,卻也和正常的狗叫聲相去甚遠。

然後我們上了一座橋,橋下是一條渾濁的河水,裡邊卻沒有其他河裡該有的魚,而是其他河裡絕對不會有的凶魂惡鬼,沒錯,奈何橋。橋上是一名老太太,是孟婆,拄著一支被盤的鋥亮的拐杖,手裡拿著一隻異常漂亮的碗,碗裡晃悠著夢幻一般的液體,來一個人就灌一碗湯下去,然後看也不看喝湯的人,繼續把碗遞給下一個人,無數人就這麼在奈何橋上走過,也喝了無數碗的孟婆湯,卻從來沒有見到過孟婆往碗裡添湯。

很快,我已經站在孟婆麵前,癡癡傻傻的如同一個木偶。

孟婆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本來木訥的表情似乎有了一點變化,好像是笑?隻是在那枯黃、乾瘦的嘴角上,卻是分外的不明顯。

隨後我便飛了起來,朝著橋下的奈河一頭栽了下去,而這一刻我是清醒的。清醒的知道孟婆朝我揮了揮手,嘴角真的扯動了一下,是笑了

。然後就是一句留在我腦袋裡的話,“奈河百年,可鑄魂身,人間行難,彆無它路。”

啥意思?我腦袋清醒的栽進奈河的時候還在想這件事。可惜,下一刻我已經來不及去想了,本來就渾濁不清的河水在我落進來的一瞬間變的更加渾濁,能夠看到水麵上無數衝向我的波紋。

我去……意識中的國罵還沒有開始,我已經被一種痛徹底轟光了所有思想。

真的疼,是那種拿著燒紅的烙鐵塞進腹腔一樣的疼,抓不到,躲不開。而我卻是清醒的,從未有過的清醒,不能動,不能叫。

我感覺已經有無數東西咬在了我的身上,而現在正有一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蟲子緩緩的爬向我的腦袋,看架勢是想找一個有孔洞的地方鑽進去,因為看那東西的形狀就是個鑽孔的東西。

惡心、疼痛,我卻清醒,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唯一能動的就是意識,可惜我現在隻想昏迷,不是,是死,比昏迷再徹底點。於是我開始體驗生不如死。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孽?這輩子做了鬼要遭這罪。已經在奈河中一年了,我想這些的時候,正有一隻惡鬼在挖我的眼睛,油乎乎的手爪子,腥臭的口氣,長相肯定比我現在的長相還惡心。一隻眼睛被挖出去,然後惡鬼看也不看就塞進嘴裡,吧唧吧唧的嚼了起來,然後手腳麻利的朝著我的另一隻眼睛挖去,而這個時候,我這隻被挖出去的眼睛已經再次長了出來。

十年,腦袋裡再次跳出孟婆的聲音。我在奈河裡已經十年,基本已經變成了奈河的一部分,如果不考慮正在我身上肆虐的那些“東西”的話。

九十九年,每過一年,孟婆都會有一句話提示我,隻是報個年份。

我頭上突然落下一個罩子,罩子是灰暗的顏色,方圓足夠籠罩我身邊一大片範圍。而這個時候,我是抬起頭來看見的。

我能動了?我試圖抬起手,卻發現已經忘了怎麼操作自己運動。

罩子把我罩在一個偌大的空間裡,我第一個能動的卻不是手,而是嗓子。

啊!

嘿嘿,不錯,我能出聲

了。隨後又花了一段時間,我總算能夠再次操縱自己的身體。

你騎在老子頭上,挖了老子的眼睛近百年,你家祖上把你的百年大計定在老子眼珠子上了嗎?

能動之後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把頭上那個一直在努力的挖我眼睛的惡鬼扯下來,畢竟我倆還沒有正式見過麵。

讓人意外的是,我似乎隻是稍稍用了一些力氣就已經把那隻惡鬼從自己的頭上拉了下來。

手掌抓在他那細長的脖子上,我把他稍微的舉起來一些,這樣起碼我能看的更清楚,畢竟下邊是渾濁的奈河。

很瘦弱、很醜陋的一隻惡鬼,看起來有點像乾枯的樹木,隻是造型是人的造型而已,比例卻是完全失調的。

你大爺!

看清楚了之後,我已經抬手將這個惡鬼甩了出去,惡鬼像磚頭一樣筆直的飛向罩子的邊緣,然後在嘭的一聲之後,結束了惡鬼一路的慘叫,居然就那樣撞在罩子上炸掉了,毛都沒剩。

這?太嚇人了吧?

不能動的時候,我認。如今能動了,我卻有著無限的想法。不過這絕對不包括去碰這個罩子。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是處理其他的東西,那些依然在我身上肆虐的東西。

可惜,是我的想法太單純了。這玩意太多了,而且哪裡都有,我扒開自己的肚子,看見的居然不是正常的臟器,而是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當然都會動。

於是我就在一邊掏肚子,一邊扔怪物的機械化工作中度過了一段充實的日子。

更讓人鬱悶的是,這些東西不知道是從哪來的,源源不斷,無窮無儘,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殺了多少,總之到現在還沒有殺光。

抬頭朝著奈何橋上看去,那裡依然是安安靜靜的樣子,鬼魂無窮無儘的湧進來,然後喝了孟婆湯再朝著無限遠走出去。

繼續和那些東西奮鬥,奈何橋上的事離我太遙遠了,雖然隻有一步之遙。

隻是我沒有注意的是,隨著時間的推進,我的力量似乎正在逐漸的增長,身體也開始變的堅硬。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