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的武裝見聞

第一章 望月秋夜(1/2)

忍者的武裝見聞最新章節

一個纏繞著武裝色霸氣的漆黑拳頭,狠狠對著赤紅岩漿轟出,然而岩漿中卻伸出一隻手掌,穩穩將拳頭握住。

分彆屬於不同人的霸氣互相碰撞,拳頭與手掌之間的衝突,激起了氣流向四周噴發,光是餘威就如此聲勢浩大,對戰中的兩人的實力,可想言之。

無匹的高溫從那手掌中傳出,使那手掌變得赤紅,即使有著武裝色的保護,漆黑拳頭也不免被灼傷。

這裡是肥皂泡群島裡的某一處,四周的人群早已疏散,而原本繁榮的建築景象已經被打鬥中的兩人破壞殆儘,大打出手的兩人,卻同樣地身披海軍的正義大衣。

這是海軍與海軍的戰鬥。

儘管戰鬥場麵看上去十分激烈,然而雙方的戰力並不對等,其中一個年輕的軍官,麵對猶如激流的岩漿,隻不過能勉強抵擋。

年輕人偶爾間能尋得機會反擊,而他的攻擊,即使是身價過億的大海賊都可擊潰,但他的對手卻每每在輕描淡寫間擋住、躲開。

戰鬥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在年輕人拚命地朝對手臉頰打上一記武裝色拳頭後,他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地。

而被他打中臉頰的人,受傷處不過出現了些許紅腫。

“赤犬大將!海軍難道不是為了守護正義而戰嗎?!不是為了保護手無寸鐵的平民而戰嗎?!”全身多處被灼傷的年輕人,癱軟在地上,歇斯底裡地低吼道。

他的眼神充滿了迷惘、憤恨。

站在他麵前的,是一個麵目嚴肅冷酷的中年人,身穿深紅色西裝,外披海軍大衣,渾身散發著無可抵擋的高溫,岩漿從他身上滴落。

他便是海軍三大戰力之一的赤犬。

除了個彆幾個外,他的實力足以威脅著整片大海的所有海賊,麵對如此強人,也難怪年輕人會輕易敗下陣來。

看向原本的同僚,即使冷酷如赤犬,也不免露出惋惜的目光,他很清楚被自己打到的人有多麼出色,再給他一些時間,最低限度都能成為精英中將,然而身為海軍大將,這份沉重的責任和榮耀迫使他不得不做一些違心的事。

“你曾是一名出色的海軍少將,然而你卻殺死了世界貴族,這是無法原諒的惡行!”

“世界政府沒有派出cp0而是讓我出手,已經很仁慈了。”

“所以,世界貴族便是正義嗎?海軍的正義居然如此的廉價。”年輕人輕輕說道,忽而大笑出聲,然而他的笑聲卻充滿了悲傷,苦澀。

“哈哈哈哈哈!!那群豬玀折磨平民,磨削平民,最大的人販子集團便是為他們服務,海軍更是他們最大的走狗!這種家夥,居然有著世界最尊貴的身份!怪不得龍那家夥能招到如此多的人才了!”

“我之所以成為海軍,是為了向弱者伸出援手,我的正義,是為了手無寸鐵的戰鬥至死,而不是成為天龍人的儈子手!薩卡斯基,你告訴我,我殺死那個天龍人,這真的是罪惡嗎!”

“那些家夥的在八百年前可能很賢明,但現在他們早已經墮落了!這個世界最大的罪惡便是他們,我說的有錯嗎?!薩卡斯基!!”

赤犬並沒有回答年輕人的問題,微微搖了搖頭,輕輕歎氣。

“果然,將你調任到肥皂泡群島打擊那些即將進入新世界的海賊新星,是最錯誤的抉擇。”

“我唯一遺憾的,就是像你如此出色的部下,卻不能光榮地與海賊戰鬥至死,隻能在深海大監獄中抱憾終身。”

聞言,年輕人無聲地咧了咧嘴,下一刻,便用他那千瘡百孔的身體掙紮站起來。

雙手纏繞起漆黑的武裝色霸氣,儘管不發一言,但赤犬卻明白了他的意思。

寧死不屈!至死方休!

見狀,赤犬臉色一沉,雙目中按耐不住地散發出怒氣。

“你就這麼急著尋死嗎?!”赤犬咆哮道。

“不能貫徹自己的正義,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年輕人輕輕笑道,但下一刻,血液便從他嘴裡緩緩流出。

然而他已經沒有空閒去理會自己的傷勢,因為這個瞬間,巨大的岩漿拳頭已經對準他轟擊而來,沒有留給他一絲躲避空間。

他隻能榨取自己僅餘不多的力氣,做最後的拚命。

轟隆!!!

………………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