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動畫製作人[重生]

第兩百一十七章(1/2)

最強動畫製作人[重生]最新章節

隨機穿越係統已開啟,如需關閉,請訂閱全文。

他這會兒整個人都被抵在沙發和男人的胸膛之間,被屬於對方的味道圍了個滿懷,牧宿星艱難的偏了偏頭,視線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茶幾的玻璃煙灰缸上。

來自脖頸處的壓迫力道令他難受的蹙起了眉頭,牧宿星知道自己該解釋點什麼——突飛猛進的動畫製作水準?與年輕時的自己有所不同的生活習慣,抑或是性格作風上的變化。

然而此刻他微側著頭,目光不經意的落在不遠處時,卻不合時宜的走神起來。

他一直知道,秦聲是抽煙的。這一點,從兩人偶爾靠近時,對方身上淡淡的煙草味,就能夠判斷得出來。

但在牧宿星的記憶裡,秦聲從來都沒有在他麵前抽過煙,甚至都不會嶄露出任何與之相關的跡象——除去身上自然而然染上的煙草味,秦聲向來不會在他跟前抽煙,或者留下絲毫其他蛛絲馬跡。

他一直都是那麼負責。

牧父牧母工作起來忙得天昏地暗,隨手將五六歲大的牧宿星丟給他照顧,於是彼時才十六歲出頭的秦聲便認認真真的扮演起一個合格的監護人角色,他教他寫字,算術,糾正他任性的飲食習慣,不準他講臟話,更不準打架。

秦聲當然不會在他跟前抽煙,他既然不允許小牧宿星被外頭不三不四的家夥帶壞,當然更不允許因為自己的出格,給小牧宿星養成什麼不該有的壞毛病。

他對上男人不帶任何情緒的眼:“我是牧宿星。”

秦聲沒有說話。

男人冷靜的注視著他,那目光不像打量,更像是審視,他竭力使自己保持平日裡的清醒,不帶任何私人情緒的將眼前的這個人與記憶中的少年對比分析。

從天真頑劣的五歲孩童,到長身玉立的十七歲少年。

那是他親手帶大的孩子,他比他的父母更了解他的性格,他生活裡無意識的小動作,隱秘單純的小心思。對繪畫、動畫一類不甚了解的秦聲甚至能夠準確的叫出他擅長的繪畫風格,他偏愛的藝術手法,乃至他每一個階段的各方麵水平。

因為珍視,所以了解。因為了解,所以才很難對那些看似細微的變化視而不見。

從前的牧宿星看似驕傲冷淡,實則敏感又脆弱,對於這一點,就是秦聲也常常感到手足無措,昔日的少年已然長大成人,他沒法再和小時候一樣,事無巨細的盯防照顧,尤其是在牧父牧母意外離世之後,因為就連秦聲自己也不確定,他自以為是的關心,是否會對對方造成二次傷害。

但牧宿星變了。

他不再用驕傲冷淡的麵具來包裹自己的自卑和脆弱,他變得冷靜,自信,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並且能夠以從容不迫的態度,將一切都處理的井井有條。

他甚至不再像原來那樣……抵觸他。

按理說,對於這一點,秦聲本應該高興才對,可他實在沒法因此而忽略對方突如其來的變化,他不是相信玄學怪論的人,但他沒法去賭那個萬一——

如果眼前這個人不是他的牧宿星怎麼辦?

如果他熟悉的少年,已經被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孤魂野鬼取代,那麼他的少年又在哪裡?會不會在他沒有看到的地方,受到什麼不可逆轉的傷害?

牧宿星能察覺到,男人的目光裡明顯的多出些許危險的意味,與此同時,對方手上的力道,仍有進一步掐緊的趨勢,牧宿星難耐的咬緊唇角。

他不知道該怎麼向對方解釋。

說什麼?他不是原來的牧宿星,而是來自二十年後,本該死亡的那個牧宿星?以秦聲的性格,會相信這種堪稱無稽之談的事情嗎?

思緒混亂之間,牧宿星艱難的動了動唇角,小聲喊他:“聲聲……哥哥。”

手上的力道下意識的一鬆,秦聲低下頭,看著青年抿了抿唇角,輕輕的摸了摸頸間被掐疼的地方,一邊以手撐住沙發,艱難的坐起來。

秦聲沉默的注視著他,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他剛來接手照顧牧宿星這一責任的那年,彼時的少年還是五六歲人小鬼大的年齡,牧宿星不愛規規矩矩的喊他哥哥,每次見了他,便笑彎了眉眼,一口一個“聲聲”,秦聲不在意這個,牧父牧母卻覺得失禮,隔三差五都要糾正牧宿星的叫法。

時間長了,小牧宿星便把兩個叫法合二為一,喊他“聲聲哥哥”。

就為這個過分幼稚的叫法,他那些狐朋狗友沒少嘲笑過他。

青年微微仰起頭,露出優雅修長的脖頸,隻是上麵白皙細膩的皮膚,此時已因他方才的動作青紫一片,牧宿星小心翼翼的按捏著青青紫紫的那一塊兒,努力保持平靜鎮定,隻是眼角微微泛紅的模樣,隱隱透露了主人委屈的情緒。

秦聲沒有說話。

他沒有錯過青年眼底掩飾得不算完好的委屈,這個認知令他更加陰鬱起來,他感到無名的煩躁,右手本能的摸向了西褲口袋,尚未點燃的香煙剛被掏出來,就被牧宿星毫不猶豫的伸手打掉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