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三百零三章 未亡的靈魂(1/2)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聚英坡,幾顆高大的巨石聳立在坡前,退後一步便是萬丈高崖,倘若摔下去,當真是會粉身碎骨。

餘子清與李宗盛二人追出樹林,赫然看見了眼前的萬丈天塹,高崖前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費雨鳴正站在巨石之上,他似乎早就知道他們會跟來,微笑著靜待著二人。

“你們果然來了。”

“廢話少說,快把那個香囊交出來,不然可休怪我們以多欺少了!”李宗盛不等餘子清回話,搶先替他回答。

二對一,自詡天才的他們完全有把握能夠戰勝費雨鳴。

“哦,以多欺少嗎?”費雨鳴輕笑一聲。

“你怎麼就知道,我隻有一個人?”

話音剛落,又一個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憑空出現在他的身邊,麵容枯骨,陰沉詭異。正是先前在客棧裡遇見的林士修。

“哎,這不是那那誰嗎?”李宗盛隻記得自己在客棧裡見過他,卻完全想不起他的名字。

“我叫林士修,玄冥教的副教主便是在下。”林士修竟欠了欠身,衝著二人行了個禮。

“切,就憑你們玄冥教和陰陽教兩個不入流的小教派,也想和我們動手?你們可知道我是誰?”李宗盛得意地插著腰,以他蜀山大弟子的稱號,天下修仙者幾乎都會畏懼三分。天山派的大弟子也是一樣,隻是如今的餘子清已不比往常。

“當然知道,你便是蜀山清虛道長的關門弟子,李宗盛。”費雨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喲,既然知道,還不敢快把東西交出來,然後圓潤的滾開?不然等我回到山上,一定稟告師傅,讓他把你們這兩個江湖邪教給推平咯!”

“哦,是嗎?”林士修啞啞地開口了。

“隻怕你就算死今天死在這裡,你的師傅也絕不會承認你是蜀山之人吧!”

林士修的聲音嘶啞,卻有如警鐘長鳴。李宗盛突然想起了下山前清虛道長囑咐他的話,絕對不可以暴露自己蜀山弟子的身份。他本沒有在意,可沒想到眼前的兩個老狐狸竟然對自己了如指掌。

“不承認又怎麼樣?我們二打二,也未必怕了你們不成!”李宗盛繼續嘴硬。

餘子清卻早已眉頭緊鎖,他能夠感受得到,眼前的二人實力深不可測,絕對在他們之上。

而他和李宗盛皆是金仙巔峰,金仙巔峰對玄仙巔峰,他們二人絲毫沒有勝算。

“我們鬥不過他們。”終於,餘子清沉吟了一聲。

李宗盛愣了一下,他回過頭來,吃驚地看著餘子清。

“這還沒打呢,你怎麼就知道打不過?而且你母親的香囊還在他們那裡。”

“香囊不重要了,你不能死。”餘子清盯著李宗盛,堅決地說道。

“你是來幫我的,我絕不能讓你死在這裡。”

“那,怎麼辦?”李宗盛騷了騷頭。

“等會兒我說三,二,一,我們一起跑。”餘子清低聲說道。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李宗盛爽快地答應了。

“餘子清,你被天下人追殺,早就該死了。何不乖乖地將獨孤劍和天山派的獨門心法交出來,我們還可能留你一條性命。”費雨鳴終於露出了他的真麵目,他本就是為了獨孤劍而來,否則為何要費儘心機,緊追不舍。

“獨門心法麼。”餘子清冷笑一聲,“你做夢,縱使你們能夠奪走這獨孤劍,也絕不可能從我這裡得到天清訣!”

“哼,死到臨頭了,還嘴硬,今天你們二人,就都給我留在這裡吧!”費雨鳴裂開嘴,餘子清卻突然回頭。

“三,二,一,跑!”他大喝一聲。

李宗盛撒腿就朝著樹林深處跑去。

“哎,我說,打架我可能打不過他們,不過逃跑我最擅長了。在山上吃飯的時候,我總是第一個到飯堂的……”縱使是在逃跑的路上,李宗盛也不忘記回頭顯擺一下自己,他很快就要跑出樹林的儘頭了。

可是這下回頭,他驚呆了。

因為他發現餘子清根本沒有跟在他的身後。聚英坡上,餘子清抽出金色的長劍,衝著碧藍色的藍天砍去,落向了狂笑的二人。

李宗盛不是他們的目標,所以縱使他逃走了,費雨鳴和林士修也不會去追他。

但是餘子清不同,無論他逃到天涯海角,追殺總會如約而至。唯一的辦法就是殺了他們,餘子清早已抱著必死的決心,但是他不想拖累李宗盛。

“真是愛一個人搶風頭啊!”李宗盛長歎一聲。

“就憑你一個人,也想攔住我們兩個嗎?”費雨鳴的嘴角露出譏笑。

“簡直是癡人說夢!”

話音剛落,灰色的身影已經向前掠出。林士修的雙掌緊緊地夾住了餘子清的劍,與此同時,詭異的陰火自他的掌間冒出,炙烤著金色的劍身。

龍吟劍嗡鳴,發出淒厲的哀嚎。

餘子清將劍一轉,翻身一躍,踢在林士修的胸前,抽身落地。再望向劍的時候,龍吟劍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身上依舊被黑火所纏繞著。

“我的離陰火乃是極陰之火,可以煉化神器,再過一刻,你的龍吟劍怕是隻能成為一柄廢鐵了。”林士修哈哈大笑,很顯然,他對自己所煉之火極有自信。

人擅禦物,禦水,禦沙。但是馭火之人,極為罕見。更何況離陰火不是普通的火,它是鬼火,擁有著霸道的力量,也有著極強的反噬,因此這種修仙者稀少切強悍。

餘子清望著手中哀鳴的劍,一束亮紅色的火焰自他手掌燃起,很快便覆蓋住了黑色火焰。

火蛇噴吐過後,黑色的火焰仿佛被吞沒地一乾二淨。

“怎麼可能!”林士修的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居然也會馭火術!”

“不對,你這不是馭火術,而是這火,本就是歸你所有!怎麼可能!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林士修低聲咆哮道。

馭火之難,他有深切感受。為了能夠控製住這離陰火,他先是尋找了二十年,又修煉了百年,方才能徹底掌握住這離陰火。

可是餘子清這麼年輕,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能掌握馭火術。更何況這赤紅色的火,看似比他的離陰火要更加霸道!

“我不是什麼東西,我是和你們一樣的人。”餘

子清望著手中那團火,輕聲說道。

“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禮物,她一直在我的身體中,守護著我,你們這種人,又怎麼可能明白我的感受。”

“羽化,成衣。”餘子清輕聲念了一句。

若有若無的白色絲線似乎是從他的身體裡湧出,有如噴吐蠶絲的天蠶。這些白色的絲線纏繞在他的周身,瞬間凝聚成一條白色的巨龍。

這不是真氣凝聚而成的龍,而是真真正正的巨龍!

這天清訣的最後一式,取自飛弦的最終秘技,可攻可守,進退自如。倘若慕雲飛在這裡,他一定會自愧不如,因為就連他都不能將這羽化成衣凝聚到這種地步。

天才與普通者的區彆,不僅僅在於修為,更在於對招式的靈活運用。

“去!”餘子清輕喝一聲。

白色的巨龍衝著二人疾馳而去,空氣中狂風肆虐,漫地的紛飛落葉,飛沙走石,天地震顫,大樹扭動。巨龍降世,整個天地都在為之顫抖。

林士修和費雨鳴也不例外,他們無法想象,這麼巨大的攻勢,竟然是出自一個金仙巔峰的少年之手。

看來天才二字於他,並不虛妄。

巨大的威壓從天而降,費雨鳴和林士修幾乎快要跪倒在地。他臉上的橫肉在風中顫動,如同被開水燙過的豬皮。

“開!”費雨鳴望著俯衝襲來的巨龍突然高喝一聲,隻是他的聲音和咆哮的巨龍相比實在太過虛弱。

但白色的巨龍身形猛地一顫,有如餓虎撲食般的攻勢竟然慢了下來。

“開!”

“開!”

費雨鳴又是一連數聲咆哮,在他的每一次咆哮聲中,巨龍的身形都會發生震顫。

終於,巨龍如同被空氣撕裂一般,化成了漫天的飛絮,散儘開來。

餘子清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跪倒在了地上。

天清訣很強,因此它需要磅礴的靈力做為支撐。

餘子清知道,此刻的他隻能用出一招,所以他選擇了羽化成衣,因為這一招並不會讓他消耗儘體內全部的真氣。

可是此刻的他分明感受到體內僅存的真氣仿佛在瞬間被人抽乾了,讓他感到無比的虛弱。

“怎麼會,這樣。”

費雨鳴站定,嘴角再次展露笑意。

“我知道天清訣的厲害之處,因此早已做好了準備。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將你騙到此處?正是因為我早已在這裡布下了法陣。森羅萬象,它能夠抽空你的所有真氣,讓你處於一個真空,也無法接觸到外界的靈氣。”費雨鳴得意地說道。

林士修的臉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議地神色,他沒有想到費雨鳴所說的陣法竟然當真存在。對於修仙者來說,真氣是他們的命脈,沒有了真氣,他們除了強健的體魄之外,也不過是個常人而已。

“森羅萬象嗎?真是一個邪門秘法,這種陣法,就不該存在於世上!”餘子清憤憤地怒喊,隻是他此刻的聲音在費雨鳴的耳中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