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三百零二章 費雨鳴的禮物(1/2)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費宣城外。

餘子清與李宗盛兜兜轉轉又回到了這座城池,這裡是天都城去往北方的要道,來往的商客與落榜的秀才皆在此休憩。

“落雲客棧裡的燒鴨真好吃,比後廚小也子做的飯好吃多了,還有那餃子,皮薄餡兒多,一口咬下去啊,嘖嘖嘖,湯汁四溢。哪像雲長老那樣摳搜搜的,和餡兒才打兩個雞蛋。”李宗盛一路走來儘在數落蜀山上的夥食師傅與天都城的大廚有天壤之彆。

昨日在天都城的一夜於他來說可是神仙般的日子,他已經想好了,上山如何向他那些師弟大肆炫耀一般。一想到那些師弟們憧憬羨慕的目光,李宗盛就激動地不能自已。

隻是餘子清似乎吃慣了這些美食,絲毫沒有為之動容。當李宗盛大驚小怪地喊著這也太好吃了吧的時候,他隻是靜靜地咀嚼,麵色愁容,仿佛下一秒就會落淚。

李宗盛便以為他是好吃地感動到流淚。

“隻是可惜啊,還沒去的成這煙柳閣,聽落雲客棧的小夥計說,那可是天都城最大的妓院了。”縱使是吃了天都城的美食,李宗盛依舊沒有滿足,痛心疾首地搖頭歎息。

“你好歹也是個修道之人,你覺得你有一點修道之人的樣子嗎?”餘子清聽得厭煩了,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嘿,你這話說的。”李宗盛突然加快了步伐走到餘子清的前麵,轉過身一邊倒退著行走一邊看著他。

“跟我那蒼古師傅一模一樣,他也總是喜歡對我說這話。隻要我去廚房偷東西吃了被抓到,他就會逮住我,板著一副臭臉。”李宗盛繪聲繪色地描繪著他在山上的場景。

“就跟你現在一樣,說,你看看你還有一點修道之人的樣子嗎,你是大師兄,是要做榜樣的,彆以為清虛道長慣著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李宗盛突然聲音大起來,極力模著蒼古長老的樣子。

“我怎麼就為所欲為了,修道之人就不該吃飯嗎?我餓了就不能找東西吃嗎?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蒼古師傅那滿嘴的大胡子刮個乾淨!”李宗盛氣呼呼地插著手。

餘子清突然笑了,因為他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時候也曾進過廚房偷東西吃,但是他和李宗盛不一樣。

天清宮裡沒有食物,因為慕雲飛不需要吃東西。作為掌門的首徒,他自然要表現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於是也憋氣不吃東西。可他終究還是個孩子,不多久就會餓了,所以他就隻能去彆的地方尋東西吃,又怕被師弟們看見,因為在他心裡覺得,自己吃東西會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有天晚上他偷偷跑到廚房去找吃的,發現隻有蔬菜生肉和生粉,什麼能吃的都沒有。一天,兩天,他竟然餓昏在廚房裡。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廚房裡圍滿了師兄師弟們,讓他尷尬地恨不得藏進米缸裡。

後來慕雲飛知道這件事後隻是淡淡地笑道,跟他說進食並沒有什麼好丟臉的。從那天之後慕雲飛規定小童每日都要按時送餐到天清宮,他和餘子清兩個人就著那張玉石砌成的桌子吃飯。

可是那樣的日子很短暫,長大後的餘子清在天清宮吃飯的時間便少了,他更喜歡去下麵的食堂和師兄弟們一起吃飯,慕雲飛便也又不再進食了。

如果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他應該天天都會回家吃飯吧?

“嘿,你笑了。”李宗盛突然打斷了餘子清的回憶。

“沒看出來你笑起來也挺好看的嘛!平時一直僵著個臉看不出來,這天下第二美男子的稱號我就勉強送給你了,臉班多了,會變老的,就跟那個蒼古老東西一樣。”

餘子清淡淡地笑著,難得和李宗盛開了句玩笑。

“那天下第一美男子是誰啊?”

“當然是我了!”李宗盛拍了拍胸脯,義正言辭。

“自戀。”

“對了,你見完故人,有沒有想好要去哪裡。”兩人就這樣默

默向前行走了一裡地,李宗盛重新又打破了寧靜。

“去山上。”餘子清輕聲說。

“山上?蜀山還是什麼山?”李宗盛死纏爛打。

“不,一座無名山。那裡沒有人,什麼也沒有,就我一個人。”餘子清想了想,他終究還是沒有把山的名字告訴李宗盛。

不是因為不信任他,而是因為知道,這隻會給他帶來無窮無儘的麻煩。

“就一個人啊?那可不得無聊死了,要不到時候你告訴我你住哪裡,我好去山上找你玩?彆忘了,你還欠我一場比試呢?”

“我不就和這劍一樣嗎?之所以被稱為獨孤劍,就是因為要承受這無儘的孤獨。”餘子清輕笑,僵硬而哀傷。

“哎,破劍,都是因為這破劍,真該把它給折了!”李宗盛氣急敗壞地瞪了一眼餘子清背上的劍。

“這麼來說,升仙大賽你也去不了了?今年大賽的第一名可是非你莫屬的!”李宗盛惋惜道。

“我一個離經叛道之人,還有什麼資格去參與這升仙大賽。我隻希望能尋一處安息之地,平靜地過完餘生。”餘子清搖搖頭,他本就不在乎世間的浮華虛名。

“這樣也好,你不去啊,這升仙大會的第一名就是我的了,到時候我一鳴驚人,叫他們看看我李宗盛也是個天才!”李宗盛得意極了。

“那你答應我,一定要得到第一名,因為那是屬於我的。”餘子清突然看著李宗盛,李宗盛本想擺著手說開玩笑的,但他發現餘子清從未有過的認真。

“好,我答應你。”李宗盛居然也正色道,他補充了一句。“就當做是你送給我這把劍的感謝吧!”

正說著,李宗盛手中的冰凝劍突然閃過一道湛藍色的光,似乎在呼應李宗盛的回答。

餘子清不知道為何想讓李宗盛替他取得這升仙第一的原因,或許真的隻是隨口一說,開了個玩笑吧,但是他不擅長開玩笑。所以李宗盛當了真,而且前所未有的認真。

“嗯,一定。”餘子清低下頭,看向前方的路沉默了。

正午剛過,竹林裡的光線依舊清晰。接下來可能便是分彆了,餘子清不想再讓李宗盛跟著自己,他知道自己已是將死之人,李宗盛跟著他必定會受千夫所指。可他還有大好的前程,和當初剛下山的自己一樣天真性情。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