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三百零一章 全天下的希望(1/1)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餘子清點點頭,天機老人口中所說的人,他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她。但是他知道,他們可能永遠都不會有機會見麵了。/br“慕雲飛早就發現,兩百多年前,逍遙子逼得三大門派高手在墜龍山隕落之時,有魔族的蹤跡。因此他懷疑,兩千多年前的天魔重生了。他是由天山老人的心魔所化,天地間除了天山老人,再沒有人能夠壓製他,但是天山老人殺不死天魔,隻要他活著,天魔便會存在於世間。所以天山老人毅然做出一個決定,他消滅了天地間所有的魔,鎮壓了所有的妖,就此坐化。天魔終於消失了,沒有了天山老人,他無法維持形體,便消散在天地之間。但是魔始終是除不儘的,隻要有人,便會孕育出魔。兩千多年了,天魔吸收了眾多人的怨氣,終於要卷土重來了,我能夠感受到它正在一點點地壯大,他的氣息很快就要傾瀉而出,到那時必定是生靈塗炭。雖然同樣是太和仙,我殺不了他,但是我能夠做的,就是為你鋪下一條道路,而能夠阻止這一切的,隻有你。慕雲飛相信你,所以選擇了你,我知道這對你很不公平,但是你背負著全天下的期望。”天機老人說的很平淡,就像喊餘子清吃飯一樣隨意,卻無形之中給了他莫名的壓力。/br“我嗎?可是就憑現在的我,恐怕沒有那個實力,就算百年之後,我也未必能夠突破到太和仙。”餘子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他一直想要掌握獨孤劍的力量,但是獨孤劍太強大了,他根本控製不住它。/br“有的時候,人的抉擇很重要,能夠決定未來的是你不錯,但是能夠真正殺死天魔的卻未必是你,還有信念,信念越強,人便越執著,隻要你執著過,哪怕是錯的,你也不會有遺憾。就像你的父親,他相信你,相信你一定能夠完成他做不到的事。”/br“選擇,和信念嗎?可是又有什麼需要我選擇?歸隱山林,還是交出獨孤劍?”餘子清微微皺眉,天機老人的話似雲霧繚繞,讓他尋不到方向。/br“我不能泄露太多的天機,我隻能告訴你,朝著你認定的方向走下去。你是獨一無二的人,也是命中注定的人。”天機閣老人揮了揮衣袖。/br“現在的你根本無法退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被人找到,你永遠不能低估獨孤劍對於修仙者們的誘惑。”天機老人的臉上露出了狡黠的微笑。“離天都城往北一千裡有一座山,喚做玉龍雪山,那裡長年積雪,極寒凍土,卻靈氣充沛,能夠掩蓋住獨孤劍的氣息。如果你想要隱退養傷,那裡想必是一個好去處。”/br餘子清摸了摸手中的劍,他眯起眼看向天機老人。“所以我該怎麼做?”/br“你要震懾他們。人們隻會在巨大的實力壓製麵前,產生畏懼和退縮,所以拿出你的信心和決意,告訴他們,你是這天下第一人!”/br“我明白了,真想去不歸林中,看一看我的娘親啊!”餘子清淡淡地笑著,他輕聲說著,然後對著天機老人做了個揖,轉身離開。/br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天機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似乎在虔誠地祭拜。/br天機閣門口的小茶館,李宗盛正/br站在門前打量著碩大的酒缸。/br這酒缸得有一個人那麼高,裡麵飄著濃鬱的清香。李宗盛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大的缸,他們膳食房裡的米缸也不過才半人高。/br“這位客官,要來點酒嗎?”小二看著李宗盛眼巴巴地盯著酒缸的模樣,趕忙點頭哈腰地跑來。/br“酒,酒是什麼?”李宗盛砸了咂嘴,蜀山之上不準弟子飲酒,自小在山上長大的李宗盛自然從未喝過酒。/br“酒可是好東西,有句話叫一醉解千愁。隻要你喝了酒,便能夠把所有的煩惱統統忘掉,到那時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可是快活似神仙呐!”/br“聽上去不錯。”李宗盛點點頭,舔了舔嘴唇。在心中暗想,我就喝一小口,應該沒關係吧?/br可他突然又想起清虛道長那看起來慈眉善目,卻能夠一眼望穿他心底的眼睛看著自己,然後笑眯眯地問,小李啊,這次下山有沒有破了規矩啊!於是他他趕緊又搖了搖頭。/br“我可沒有什麼煩惱,喝了這就回山還得遭師傅罵。罷了罷了,還是給我來一壺清茶吧!”李宗盛深思熟慮之後擺了擺手。/br小二的麵色刷地變了,沒好氣地回道。“1文錢。”/br李宗盛便從懷裡掏出一文錢,小心翼翼地遞給了小二。/br這下小二更加堅信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把抓過他手裡的錢便往屋裡鑽。/br“切,頭都快伸進酒缸裡了,還解釋那麼多。不就是沒錢嗎,呸,真寒酸。”他小聲地嘀咕著,不過大大咧咧的李宗盛根本沒有把這句話聽進去。/br他端著淡如水的清茶,靜靜地看著天機閣的大門,不知過了多久,餘子清才從天機閣中走了出來,這時的李宗盛已經幾乎快要睡著了。/br“你乾嘛去了,怎麼要這麼久。”李宗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br確實,他們正午進的城。此刻的天色竟然已經快近黃昏了,這餘子清一進去便是幾個時辰,仿佛天機閣閣主所在的地方時間流逝地特彆快。/br“見到故人,聊了幾句。”餘子清雖然話語簡潔,卻也耐心地回答了。/br“見到了就好,見到了就好。”李宗盛伸著懶腰,“那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在這兒住一晚,好好玩一玩?”/br“出城。”餘子清的話語依舊冷漠。/br“唉,好不容易來一次天都城,怎麼說走就走,你們天山派的人難道沒有童年嗎?”李宗盛抱怨著,早知道自己剛剛就去集市上轉轉了,而不是像個傻子一樣在這裡等幾個時辰。/br兩人一股腦兒地朝前走著,已經快近城門口了。餘子清卻突然停下了腳步,緊跟在他身後的李宗盛差點撞在他的身上。/br“乾啥呢,乾啥呢?走到一半突然就停下來?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br“住店。”餘子清轉身換了個方向,徑直朝著一邊的客棧走去。/br他怎麼會不知道李宗盛的小心思呢?因為他像極了半年前的自己,對這凡間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和興趣。/br更何況此次離開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再多留戀一次人間的繁華,也沒什麼不/br好,就當是為了李宗盛吧!餘子清在心裡安慰自己。/br“喲,怎麼就突然改主意了,是不是……”李宗盛剛想調戲一下餘子清,卻被他簡短的一個字給止住。/br“滾!”/br城門口的守衛剛剛換崗,幾個穿著鎧甲的侍衛在城口的牆上貼了幾張羊皮紙,上麵赫然畫著幾個人的肖像,一群人正圍在那裡,對著通緝懸賞榜指指點點。/br李宗盛自然喜歡看熱鬨,見今晚不用出城了,趕忙圍了上去,伸長了脖子瞪大了眼珠子,餘子清不喜歡看熱鬨,遠遠地站著,冷眼瞧著如黃鼠狼般的李宗盛。/br突然李宗盛發現在懸賞榜上竟有一個他熟悉的肖像。/br這是一個翩翩公子,紅唇杏眼,即使隻是簡單的勾畫,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英俊和氣質。下麵寫著幾行字。/br“餘子清,賞金一百萬兩。”/br“凡間和修仙界不是一直互不乾涉嗎?這餘子清可是修仙者,也沒殺人,為啥要通緝他啊?”城門口站崗的幾個侍衛有些不解。/br“你懂什麼,他偷走的劍可是天下第一的寶物,足以讓修仙者發瘋。這通緝令指不定是哪個修仙者買通了朝廷官員,偷偷發出來的呢!”/br“唉,這榜就算發出來又能怎麼樣,我聽說那家夥可是個十惡不赦的大魔頭,到時候為了這懸賞丟了性命,那可太不值當咯!”/br“哎,你看,那人不是長的和通緝令上的那個人一模一樣啊?”幾個百姓遠遠地朝著餘子清指點。/br“哎,你小聲點,就算一百萬兩在那裡,你有本事拿嗎?人家可是玄仙,好多修仙者都拿他沒辦法。”/br“快走,快走。”他們推推搡搡,小跑著消失在了懸賞榜前。/br“喲,小白臉,你的人頭可真值錢呐!一百萬兩銀子,可以買好多好多燒雞了,你說你,是不是個行走的一百萬兩呢?”李宗盛瞪大了眼睛,趕忙看向身後的餘子清,全然不顧自己的聲音震懾到了周圍的百姓。/br聽清他話的人趕忙跑開了,幾個侍衛也趕忙低頭匆匆離開。他們自知沒有本事能夠拿到這懸賞,自然也就不想去管。/br至於這懸賞是何人發布的,還重要嗎?/br“所以你現在想和我動手嗎?”餘子清瞥向一旁,目光至冷。/br李宗盛似乎感受到了他目光裡的殺意,連忙擺手訕笑著走回來,“哪有哪有,我開玩笑呢!錢財乃身外之物,咱這臭道士不稀罕這點兒臭錢!”/br“不過你啊,真得小心點,你看你,都上懸賞了,還不趕緊把臉給遮起來。”李宗盛從袖裡掏出先前在集市上買的麵具。/br“喏,給你,帶上這個,你就是名副其實的小白臉了!”/br餘子清看著李宗盛手中的白色麵具怔住了,他沒想到李宗盛當把這麵具買下來了。他看上去那麼的真誠,讓他實在無法拒絕。/br“謝謝。”/br餘子清終於緩緩地伸出手,他接過了麵具,然後藏入了袖中。/br李宗盛也不再勸他原地帶上,而是大搖大擺地朝著前麵的小路走去。這是兩天來,他第一次走在餘子清的前麵。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