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三百章 拜見故人(1/1)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天都皇城外進城的人熙熙攘攘,白衣和灰衣兩人最為突兀。/br他們身材勻稱挺拔,麵相不凡,看上去就是世家公子,達官顯貴。/br尤其是白衣男子的裝束和氣質,身後背著一把黑色的鐵劍,令有一柄金劍懸在腰邊,說他是當今太子恐怕都有人相信。/br“哎,你說我們來天都城是乾啥的啊!”李宗盛懵懵懂懂地跟著餘子清進了城。/br他第一次下山,也是第一次來到主城,就像井底的蛙好不容易跳了出來,遊進了大洋,睜著兩隻圓眼看著周圍的一切。/br這兒可比費宣城熱鬨多了,也豪華多了,李宗盛和孩子一樣,一會兒竄到前麵,一會兒竄到後麵,玩的不亦樂乎。餘子清冷眼看著他,走一走,停一停,像是生怕丟了孩子的家長,也不催促。/br“去天機閣。”餘子清簡短地應答。/br“天機閣?”李宗盛正在愛不釋手地摸小販的燒製的瓷器,滿臉的困惑,旋即他胡思亂想起來,趕忙將花瓶重重一擲,嚇得小商販差點跪倒在地上。/br“天機閣是什麼,莫非是煙花之地?哎喲,人家還是個處男呢,你怎麼能帶人家去那種地方呀!”/br餘子清被李宗盛大膽的猜測怔住了,旋即白了他一眼。/br“天機閣已成立近百年,百年來,它眼線逐漸遍布天下,成為了江湖上最大的情報閣。無論是修仙界還是凡間的事,幾乎沒有他們不知道的。”餘子清耐心地解釋,腳下的步子卻從未停下,李宗盛也不再觀賞從未加過的珍寶。一步一隨地跟著。/br“它一共有十二層閣樓,傳言,每一層都代表著你想知道的秘密的價值。隻要你能夠闖到第十二層,甚至能夠知道起死回生的秘法。”/br“噢!這麼厲害?”李宗盛意味深長地點頭,他並沒有在意餘子清口中所說的起死回生,他什麼也不想知道,所以也不需要闖閣。/br清虛道長總是慈眉善目一副看透天機的模樣,李宗盛可不想變得像他一樣,所以啊,還是知道的事情越少,越年輕,越快活。李宗盛在心裡暗想。/br“所以你來這天機閣是想要問什麼?怎麼躲起來嗎?還是躲在哪裡不會被人發現?不用害怕,有哥罩著你,沒有人敢動你一根汗毛!誰敢殺你,我就幫你把他的兩隻手全給剁下來!”李宗盛拍拍胸脯,說的義正言辭,仿佛餘子清成了他的主人,而他是跟著餘子清的小保鏢。/br餘子清又是白了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的幼稚。/br“不,我來這裡,隻是為了見一位故人。”/br“故人?”李宗盛狐疑地看著餘子清,可是他已經加快腳步朝著天都城的中心走去。李宗盛顧不上戲耍,趕忙加快腳力跟了上去。/br二人來到一座高聳的樓宇麵前,這座閣樓讓餘子清突然想起了天清宮藏匿心法的天清閣,它比天清閣高兩層,一共十二層,每一層都高約一丈。隻是它不如天清閣那樣威嚴肅穆充滿了神秘感,而是更加地氣派和華麗。樓宇之上有飛起的鳳凰,在向下是張牙舞爪的石獅,還有口含球珠的濁龍。它是天都城的中心,也是天都城最高的建築,站在樓頂可以鳥瞰整個皇城,此起彼伏,如群山連綿。/br餘子清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天機閣,他似乎/br想起了什麼,望著藍天,神遊四方。/br“喲,這閣樓還不錯嘛,跟我們蜀山的鎖妖塔有的一拚,可就是看起來太肅穆了,一點兒都不像我們鎖妖塔一樣陰森。”李宗盛也站在天機閣樓下,仰頭望著樓頂,唏噓感歎著。/br他轉頭發現餘子清正盯著自己,尷尬地摸了摸下巴,以為餘子清是對他們的鎖妖塔感了興趣。“當然,我們這鎖妖塔也空了好多年了,所有的妖都被關在了你們的萬妖穀中,除非有罪大惡極的妖怪,要接受審判,才會被鎮壓在裡麵。掌門說,兩百多年前,這鎖妖塔裡曾經鎮守過一隻獅妖,後來就一直空著了。”/br餘子清沒有表露出太多的興趣,也沒有解釋,轉頭又看向了緊閉的閣樓。/br要見故人,他需要闖到第幾層呢?或者說,現在的他,又能闖到第幾層呢?/br就在餘子清猶豫之際,門忽然洞開,從閣樓裡走出來一個穿著道衣的男子。他似乎剛睡醒,神情慵懶,眯著眼打量著站在閣樓前的二人。/br餘子清的白衣隨風飄動,靜靜地與他對峙,李宗盛見他二人都不說話,於是自己也不說話,大眼瞪著小眼,一會兒看看道士,一會兒看看餘子清。/br“敢問二位可是從天山而來?”三人矗立了許久。終究還是道士先開口了。/br“是。”餘子清回答。/br“不是。”李宗盛急忙解釋,二人的答案截然不同。/br道士微微一笑,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輕輕點點頭。/br“我知道二位的身份,隻是二位想必也不願意提起自己的名字,所以也不需做太多解釋,貧道道空,你們叫我空道士便好。”/br“道空道士,空道道士,叨叨道士,咦,這名字真有趣。”李宗盛小聲地念叨著道空的名字,他隻道聽不見,而是衝著餘子清欠了欠身,“閣主知道客人為何而來,已經在裡麵等了許久了,請二位進去吧!”/br“謝謝。”餘子清和道士默然久視,緩緩地拾級而上。/br“那個,我就不進去了啊。我去對麵茶館裡喝兩杯,等你出來的時候一定記得叫我啊!”李宗盛想了想,衝著餘子清的背影喊道。/br這時的他已經走進了大門,褐色的門緩緩地關上,也不知道餘子清究竟聽見了沒有。/br李宗盛砸了砸嘴,看向了一旁的茶館,上麵寫著“茶,酒”二字。/br眼前的樓梯桌椅突然開始移動,化成了光影融入了牆中,白色的牆壁開始發光,空間愈來愈大,下一秒,所以的一切都消失了,似乎天地間隻剩下天和地,黑與白,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餘子清猛地回頭想去找那位自稱道空的道士,可哪裡還有道士的身影,似乎一切都是幻術。/br“你是在找我嗎?”蒼老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有如天帝的降旨。/br餘子清尋聲望去,之間一個灰色的身影正緩緩地從遙遠地天地間走來,他的身影愈來愈大,最終站在了自己的麵前。/br雖然容貌蒼老,皮膚褶皺,但是他的模樣依舊讓餘子清久久不能忘記,就如半年前在天山之巔,他與自己對峙的時候,除了熟悉的威壓和仙力,其他的一切都變得陌生起來。/br“你怎麼會變得這麼老?”餘子清微微皺眉/br。/br“我已經在玄仙巔峰停留了百年,按理說早已可以突破到半步太和仙,但是因為我自己的執念,我一直沒有突破。直到半年前我真正明白了成為太和仙的真諦,於是在那一夜之間強行突破,而這強行突破所帶來的反噬就是壽命。傳說太和仙的壽命可至萬年,與天同壽,不老不死,不生不滅。但是我窺探了太多天機,已經命不久矣了,十年,還是二十年,亦或是三十年,這些都不重要了。我隻知道,當年犯下的錯,一定要親手彌補回來。”/br“師傅從來不曾怪你,我今天來到這裡,正是想告訴你這件事。”餘子清淡淡地說道,他走了很遠很遠,從天山到天都城,隻是為了將這句話告訴眼前的這個老人。/br“他從來都不曾,怪過我嗎?儘管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任性,一直貪玩,愛無理取鬨,甚至最後密謀將他殺死嗎?”他說話的時候像是一個懺悔的孩童,可他分明是一副飽經風霜的模樣。/br“如果真要那麼說,我也是你的幫凶。”餘子清的聲音依舊平淡,此刻的他終於親口承認了,他殺死了他的師傅,天下第一人的慕雲飛。/br“我曾經很敬佩他,仰慕他,也曾經嫉妒過他,憎恨過他。直到那天,他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我,我才知道曾經的我是那樣的愚蠢,而他一直在寬容我。”天機老人繼續懺悔道。/br“但是他已經死了,這個天下終究會變得如同兩千年前一樣。他不想看到這一切,他希望有一天,人與妖能夠和平共處,天下間再沒有心魔。可是他沒有做到,他將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他相信你,所以他選擇了死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又不曾懺悔過。”老人繼續說道,他的眼神漸漸變得堅毅起來,有如獅子搏兔,重新喚滿生機。/br餘子清靜靜地聽著。/br“你可知道為何兩千多年來,從未有人踏足過太和仙?”/br餘子清不知,搖了搖頭。/br“因為天地間的靈氣有限,傳言突破到太和仙,便會與自然融為一體,納天地靈氣為己用。可實際上它會吸收天地間大量的靈氣,一但這靈氣不足,便終究無法突破,而這天地間的靈氣,隻能夠讓一位太和仙驅使。所以一但有心術不正之人步入到了太和,天地間將再沒有人能夠製止他。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兩千多年前,天山老人將自己體內巨大的靈氣封印在了一柄劍內,至此再也沒人能夠觸及到太和仙,這把劍,正是你手中的獨孤劍。獨孤劍一直為不歸林中的赤靈蛇所保管,確保它不會流落世間。這是一柄不祥之劍,更是打開通往太和仙大門的劍,它本身就巨大的靈力能夠使人勢如破竹般突破那層束縛,一但問世便會造成眾多修仙者的哄搶,因此天山老人放下傳言,這獨孤劍是用來鎮守不歸林內的上古凶獸的。但是一百多年前,你的師傅……”天機閣閣主突然頓了一下,他再提到那個名字的時候,眼神裡充滿了尊敬。/br“天山派的慕雲飛闖入了不歸林,他帶出了那柄劍,也解開了那個不祥的封印。至此天地間的靈力湧現出來,不過天山老人太強了,兩千多年前的靈氣隻夠孕育他一位,但現在,這些靈氣足以孕育出兩位太和仙。慕雲飛死後,我繼承了他的位置,而另一位想必你也知道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