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二百九十八章 你也會馭火術!(1/2)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蜀山?李宗盛?”林士修追著費雨鳴的步伐,二人在屋頂上跳躍著。

“對,沒錯,一個天山派掌門的弟子,一個蜀山的大弟子,真是叫人頭疼啊!”費雨鳴的眼神流露出深深的擔憂。

“蜀山為何也會管這件事?難道他們也是想來奪獨孤劍的嗎?這樣一來,可就難辦了。”林士修若有所思。

“確實難辦啊,天山派和玄劍宗就夠麻煩的了,要是再加上一個蜀山,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就算我們教主進入了半步太和仙,蜀山加上天山派一起的壓力,我們可太難承受了。”費雨鳴站在城牆之上歎息,看著遠處的客棧。

街上的喧鬨聲蓋過了客棧裡的嘈雜,很少有人知道那裡麵發生了什麼。

“雖然不知道為何,但我覺得這李宗盛顯然不想讓彆人知道他蜀山弟子的身份。”林士修若有所思地摸著自己下巴上的一撮山羊胡。

“你的意思是?”費雨鳴側過身來,看著這個年過半百的老者。

“蜀山的人不想讓彆人知道蜀山在暗中幫助餘子清,畢竟餘子清可是犯得弑傅的大罪,倘若被知道蜀山的人正大光明地幫助餘子清,天山派的慕雲棄又豈會善罷甘休?他必定會前去蜀山興師問罪,或許這就是我們的機會。”林士修捏著胡子,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聽說這李宗盛仙緣奇佳,自從上山之後便一直呆在山上,從未外出,因此鮮有人見過他的真麵目。是否可以理解為,就算這李宗盛死了,清虛老頭兒也絕不會承認他是蜀山的弟子?”費雨鳴深思熟慮,娓娓道出。

林士修迎合著他點點頭。

“雖然不知道蜀山為何要幫助餘子清,但是我們至少知道了這李宗盛是可以在適當時候除掉的。”

“可以,我們合作吧,事成之後,你就是我陰陽教的四大旗主之一。”費雨鳴向林士修拋出了橄欖枝,可他卻搖了搖頭。

“這次我想代表的,是玄冥教。”林士修的嘴角突然勾起。

“什麼?玄冥教?”費雨鳴的瞳孔皺縮。

他自然知道玄冥教的存在,這是一個在江湖上絲毫不遜於陰陽教的教派,儘管他們的教主隻有金仙巔峰,但是他們卻有著神秘的靠山,那個神秘人的修為,乃是玄仙巔峰!

“不錯,其實我還有一個身份,正是玄冥教的副教主。而且實際上,我才是玄冥教真正掌權的人。”林士修露出得意的笑容。

“所以說,你的實力。”費雨鳴似乎猜到了,在客棧裡和冷若霜交手的時候,林士修根本沒有展現出真正的實力。這麼老奸巨猾的一個家夥,怎麼可能一上來就暴露自己的底牌呢?

“不錯,在玄冥教神功的幫助下,我早已經突破到了玄仙巔峰。”林士修微微點頭,這才是他加入玄冥教的原因。

“原來當年的枯朽火神隱退江湖多年,並不是真的退出了江湖,而是一直隱藏在玄冥教啊!”費雨鳴歎息。

“不過,我們教主絕不可能讓你們玄冥教兼並我們陰陽教!”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非也,非也,我們隻是合作關係,事成之後,獨孤劍歸你們。”林士修整理了一下儀容,剛剛和冷若霜的交戰中,寬長的袖子還是被冰淩給刺破了,他把那處破敗掩藏了起來。

“不要獨孤劍?那你們想要什麼?”費雨鳴的眼裡露出了困惑的神色,他們竟然不要這天下人趨之若鶩的神劍。

“天山派除了獨孤劍,還有一寶,便是自天山老人流傳下來的,隻有掌門之間才可以代代相傳的,天清訣啊!”林士修仿佛說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費雨鳴肥胖的身子閃了一下,

差點踩斷城牆掉了下去。

“你們想要天清訣?你們就不怕天山派的人?”

“天山派又何妨?等你們獲得了獨孤劍,我們得到了天清訣,到時候強強聯手,又豈會懼怕它一個隻有慕雲棄的天山派嗎?”林士修大笑著,蒼老的臉上掩蓋不住他內心的狡猾。

“可是這餘子清,真的會將天清訣交代出來嗎?”費雨鳴依舊擔心。

“這你就不需要操心了,我們玄冥教有一招攝魂術,和天山派的魂析術差不多,它可以讓餘子清乖乖地把劍交出來,也可以讓他乖乖地將天清訣交出來。”林士修顯然胸有成竹,他需要的隻是一個有能力和他合作的人,冷若霜和那群毛頭小子顯然不夠,更何況現在還多出一個李宗盛。

“可以,我答應你。”費雨鳴深思熟慮之後,終於做出了抉擇。

他們兩人,對付餘子清和李宗盛,完全是綽綽有餘,而且合作,參與的人越多,到最後利益也越發會難以取舍。

“好,那就由你來對付餘子清,而這李宗盛,就交給我好了。”林士修哈哈大笑,他拍了拍費雨鳴的肩。兩人,或者說是兩派之間的合作就這樣開始了。

“但是我們還需要給他們尋找一處葬身之地,隻有讓他們的屍體消失地一乾二淨,才是最穩妥的。到那時,蜀山的人即使想要興師問罪,也不會知道去找誰。”林士修補充道。

費雨鳴摸著自己的三層肥肉,思索了一下。

“離費宣城往西三十裡外有一座山,名為聚英山,山高千丈,其後便是山穀,若是有人掉下去,定然屍骨無存,我們就在那裡下手如何?”費雨鳴顯然已經摸清了一帶的地形,隻要將屍首拋到那荒無人煙的山穀裡,不出幾天便會被野狼給吃地一乾二淨。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