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二百九十七章 李宗盛(1/2)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你覺得以我們的實力,能夠打敗這餘子清嗎?”林士修終究還是個老狐狸,他一下子便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話說地再動聽,也終究隻是紙上談兵罷了。

“且不說餘子清是怎麼殺了慕雲飛,他可是在昆侖境擊敗了慕雲頂。那慕雲頂可也是一個玄仙巔峰,你真覺得就憑我們幾個人就能夠殺地了他嗎?”林士修繼續說道,他的話如同潑了一盆冷水在眾人頭上,就連冷若霜的麵色也凝重起來。

“你怎麼長他人誌氣,滅自家威風?這餘子清下山的時候不過才是金仙巔峰,就算他入了玄仙又如何?我們這裡可是有兩位玄仙和一位玄仙巔峰,還怕了他不成?”

“對,還有我們!”冷若霜話還未說完,幾個一直暗中觀察的修仙者終於耐不住性子了,迫不及待地想要衝出來分一杯羹。

他們皆是金仙或金仙巔峰的實力,在修仙者中已然不俗。

“你看,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了他一個小小的玄仙不成?”冷若霜繼續說道,林士修沒有回答,依舊默不作聲。

“林老前輩考慮地確實周到,不過這餘子清的實力我已經探查清楚了。他一路從天山派來到天都城,隻是為了去天機閣。更何況當年和慕雲頂的一戰隻是傳說而已,我們隻看到了結果,過程如何我們全部知曉。據我陰陽教的線報,這餘子清的實力確確實實隻有玄仙的實力,而且這還是在獨孤劍的加持之下,不過以你們的實力,單打獨鬥是絕對不可能戰勝他的,所以我們需要合作。”

“隻有玄仙嗎?”林士修顯然有些不相信,他能在這個腥風血雨的江湖活下來,多半正是因為他的生性多疑。

“沒錯,我陰陽教的密探一直暗中跟著他,今日午時,他便能到這費宣城外。”雷雨鳴胸有成竹地說道。

“實不相瞞,我此行正是為了在費宣城外布下天羅地網,就等他來入套。隻是我人手有限,不然也不會來找你們。”

林士修依舊不信,他緩緩地搖了搖頭,因為他覺得雷雨鳴依舊有事情瞞著他們。

“這老東西還真是膽小如鼠,他不敢,我們敢。”冷若霜冷笑道。

“說吧,你要我們做什麼?”

麵對焦急的冷若霜和沉默不語的林士修,費雨鳴微微笑了笑。

“你們的修為不算高,想要對付餘子清是萬萬不可能的,但是拖住他倒是綽綽有餘。我修煉過一個秘法,被稱為森羅萬象,是一個陣法,凡是步入我陣法的人都會修為儘失,並且一時半會兒恢複不了。但是這個大陣需要部署很長時間,所以我需要你們做的事,就是拖住餘子清,等我布下森羅萬象。到那時,論這餘子清再強,也隻能成為我翁中的王八了,獨孤劍不也是手到擒來?我自會在教主麵前美言幾句,屆時必然少不了各位的功勞。”費雨鳴胸有成竹地說道,他似乎早已做好了準備,就等著餘子清前來入套。

“那我們要拖住他才能讓你完成大陣多久呢?”這一次沒等冷若霜開口,他身後的幾個修士已經七嘴八舌地討論開了。

費雨鳴突然愣了一下,他撓了撓腦袋,麵色看上去有些尷尬,他肥肥的臉蛋上雖然有著黑色的胡茬,此刻看上去卻莫名的喜感。

“大概要好久吧……”看著幾個修仙者的臉上露出遲疑的神色,費雨鳴連忙解釋道。

“我也不知道具體要多久,畢竟這個陣法要考慮的因素很多,總之你們能拖多久就是多久,隻要等我的陣法凝結出來,我們就贏了。”

“不知道需要多久,那就試試吧!”突然有人建議到。

費雨鳴的臉色愈發尷尬了,他的額角已經開始冒汗,細密的汗珠藏在他粗硬的發根下。

“是啊,不知道需要多久,那就試給我們看看嘛!”立即有人附和著,他們也想看看,這個能使人修為儘失的大陣究竟是啥樣。

“剛剛是誰說的話?”冷若霜卻突然發覺有些不對勁兒,剛剛那個提出建議的人,似乎不是這個客棧裡的人。

幾個修仙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搖了搖頭。他們還抬頭看了看房梁和二樓,看那裡有沒有人在偷聽。

“不用找了,是我說的。”

門前的光突然一閃,一個黑色的陰影突然一閃而過,緩緩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一襲白衣,腰間彆著一柄金色的長劍,手中還握著一黑色的劍。

黑劍古樸而凝重,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讓人不容小覷。

“你是什麼人啊?知不知道偷聽彆人的談話很不禮貌?你想摻一腳直接說不就行了,躲在一邊偷偷摸摸的,嚇死人了!”

“對不起。”白衣男子僵硬地道歉,費雨鳴的麵色卻刷地便了,從原本的氣定神閒變得局促不安起來,隻是沒有幾個人將他的不安看在眼中。

“隻是在背地裡商量坑害我的計謀,似乎也不太禮

貌吧!”白衣男子突然又說道。

他撇開眾人,徑直走到一張空著的桌子前。這張桌子正對著大門口,以及在場所有的人。

“坑害,你?”幾個修仙者突然反應過來,大廳裡傳來了杯盞墜落石地的聲音,是他們失手打壞的碗碟。

“你,你,你是?”

“我便是餘子清。”餘子清緩緩點頭,他將黑色的劍放在桌上,劍柄朝著冷若霜他們。

“你什麼時候在的?”

“如果你是問我什麼時候到費宣城的,我其實剛剛到。但如果你是問我什麼時候到這門口的,我確實已經到了好一會兒了。”餘子清輕啟朱唇,淡淡回答。

明知道這客棧裡的人正在密謀一場對他不利的計劃,可他卻還敢進來。

普天之下能有這種魄力的人簡直屈指可數,所以費雨鳴愣住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自己是來絞殺他的。

“你們不是來殺我奪取獨孤劍的嗎?劍就在這裡,你們可以試試,同時也可以試試,你們究竟能夠拖住我多久。”餘子清的聲音聽起來風輕雲淡,卻有如驚濤拍岸一般擊打在每一個人的心頭,令他們膽戰。

他們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誰都不想先動手。兩個小二躲在櫃台下,隻露出兩雙眼睛,偷偷地瞧著眼前的一幕,他們不敢出來勸阻,也沒有這個能力來勸阻,工作和他們的小命一比,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一群膽小鬼,還口出狂言要奪獨孤劍。”冷若霜不信地冷哼一聲。

他也自詡是天生英才,自然不會覺得餘子清有什麼不同。

“既然你們沒有人敢上,那就彆妄想著從我這裡分得一杯羹。”話音剛落,冷若霜已然出擊。

他修煉的是寒冰訣,除了空氣中的水分,所有的一切都能被他收為己用。

天空中飄滿了鋒利的冰淩,如同萬箭齊發一般,齊刷刷地將餘子清包裹在中心。房間裡的空氣驟然突破了零點,修為不高的修士們瑟瑟發抖,不停地搓著手取暖,就連餘子清白色的長衣上都掛上了一層白霜。

“目中無人是嗎?我今天就把你變成一座冰雕!”冷若霜冷哼一聲,他以為餘子清是在瞧不起他們,一屈指,無數的冰晶朝著他肆虐而去,很快就會將他包裹其中。

餘子清依舊淡定自若,就在冰晶即將刺破他的衣服時,陡然起身,金色的長劍呼嘯而至,一劍斬碎冰淩。

不止這一劍,在萬箭齊發中,他快的像道金色的閃電。沒有人看清他的動作,隻知道在那一瞬間,客棧裡下起了冰雹。無數的冰碴子從天而降,落在地上,很快化為一灘水流淌進了地下。

“好,天山派的淩空步果然名不虛傳。”費雨鳴竟然忍不住拍手叫好,旋即低聲對身邊的幾人說。“不要和他比速度,論速度你們不可能比的上他。”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