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侖劍歌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合謀(1/2)

昆侖劍歌最新章節

費宣城,城中客棧。

客棧外的牌匾上赫然提著毛筆寫著“秀水樓”三字,聽上去好不彆致。

和悅來客棧,風月客棧,李家客棧等等眾多客棧相比,秀水樓這三個字便脫穎而出。

費宣城乃是天都城外的一座附屬小城,離主城相距不過二百裡,也是書香聖地,進京趕考的秀才們必經之處。因此到處一副文雅隨和的模樣,就連集市上也滿是兜售筆墨紙硯的書生商人。

有人說,幾百年前這費宣城本隻是一座小鎮,進京趕考不如意的秀才多了,便都聚在這裡,他們不甘心啊,於是在這小鎮裡徹夜苦讀,隻等著來年再進京城,這一來二去的人多了,費宣鎮便成了費宣城,有的秀才考不上功名,也不想回家,隻有留在這城裡。可是城裡秀才太多了,不缺教書先生,於是便成了這些街上賣菜的,殺豬的。

讀書人挑起了柴火,操起了菜刀,也著實讓人歎息不已。

隻是這幾日,這座被書香覆蓋的城池突然多了幾分殺氣。

越來越多手持長槍銀劍的人出現在了這裡,穿著短打寸衣,留著光頭的。皮膚曬得皸裂,臉上滿是刀疤的。蓄著胡須,一襲道衣,看上去仙風鶴骨的。也有不懷好意,看上去滿臉橫肉的。

諸如此類種種,這費宣城來了許多怪人,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們全都躲在家中不敢上街,隻是遠遠地看著他們不約而同地都湧入了當地最大的客棧,秀水樓。

“小二,一壺燒酒,一隻燒雞!再給俺來二兩熟牛肉!”五大三粗的漢子剛剛落座,便發出震耳欲聾的叫喚聲。

遠在櫃台邊的小二嚇得渾身一震。

總是見慣了和和氣氣的書生,突然遇到這種粗人,難免會讓人心生害怕,他連滾帶爬地跑了過來,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

“我們這兒隻有青梅酒,燒雞有的,但是牛肉沒有。”

“沒有牛肉,沒有燒酒,你們開什麼破客棧?”粗漢子滿臉的鄙夷。

“我們這兒是書香之地,大部分都是秀才,所以喝的都是清冽可口的酸梅酒,燒酒太辣,咱們喝不慣。”小二訕笑,看了眼粗漢子的臉色,繼續說道。

“至於牛嘛,是辛勤耕種的動物,值得世人尊敬,所以我們這裡從不吃牛肉,更彆提殺牛了。”小二一副文弱的模樣,雖然穿著一身粗衣,卻束著冠,皮膚白淨。想必是哪個等著明年趕考的小秀才正在這裡打雜工賺生活費呢。

“真是晦氣,這也沒有那也沒有。那就兩隻燒雞吧,快點兒,爺餓了。”粗漢子不滿地拍了一下桌子,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將這白淨的小二又是嚇了一跳,趕忙慌張拋開了。隻留下漢子坐在原地,捋著自己枯亂的胡子大笑。

他剛剛拍過的桌板上竟然緩緩地裂開一道細紋,有如蛛網一般向桌角延伸開來。雖隻是一掌,卻足以證明他是一個實力不俗的修仙者。

“兩隻燒雞,一壺青梅酒。”小二跑到後廚吆喝了兩聲,又回到了櫃台邊敲打起了算盤。

“哎,你說這兩日咱們費宣城咋來了這麼多奇形怪狀的客人呢?”上完菜的小二沒急著回後廚,靠在一旁的桌角看著敲打算盤的同事。

“這誰知道呢?隻希望他們不要玷汙我們這兒的清淨啊!”小二歎了口氣,抬頭放眼過去,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冷兵器。在讀書人的眼中,這些人都是蠻人,他們隻會製造殺戮和霍亂。

“自然是因為啊,有一個很重要的人會經過你們這裡。”一個文縐縐的偏偏公子突然從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一襲白衣飄飄,身材瘦長,麵若書生,手中握著一柄羽扇。和那些看起來就相貌醜惡的人比起來,他顯得更加平易近人。

“哦,什麼人這麼重要?難道是當今的狀元嗎?難道你們都是來朝拜他的?”小二看見此人麵善,自然也就沒有那麼多的拘束。

在讀書人的眼中,能夠讓人重視而羨慕的,怕是隻有金科狀元吧!

“可不是,這裡所有的人,都想著能夠將他給殺了呢!”

書生手中握著一隻白瓷酒杯,慢飲慢踱,身影竟似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小二的身後,聲音自然也多了幾分可怖。

“殺他?”

小二暗暗吃驚,握著毛筆的掌心早已出汗,沒有想到這麵善的公子竟然也是一個修仙者,而且將殺伐二字隨口掛在嘴上。

“是啊,一個弑傅奪寶的人,在你們讀書人的眼中應當也是一個不忠不孝之人吧?天下人應當人人得而誅之。”白衣公子微微笑著,猛地打開了那把扇子,眉眼間也多了幾分殺意,如同白色的死神。

一股幽然的煞氣油然而生,兩個小二隻覺得後背冰涼,仿佛剛剛

淌的汗瞬間凝結成了冰。

素白的紙上沒有畫著秀麗風景,也沒有畫著高雅山水,更沒有文雅的題詞,隻有一個鮮紅色的。

“死”字!

兩個小二嚇得魂飛魄散,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冷若霜,你又嚇人。人家不過是兩個凡夫俗子而已,何苦為難人家呢?”

坐在不遠處,一個枯瘦的老者突然開口說話了。他一直坐在牆邊,乾瘦的皮膚幾乎都快和黝黑的牆麵融為一體,讓人感覺他半截身子都該入土了。他這一說話,讓兩個小二感覺到更加寒冷了,比這白衣公子的名字還要冷,隻是兩個小二頓時覺得暖和了起來。

“喲,這不是早就已經退出江湖的枯朽火神,林士修嗎?怎麼,關於這獨孤劍,你也想來分一杯羹?”冷若霜不再逗兩個小二,飛躍一步,在林士修的對麵坐定,支起下巴,看著麵前的老人。

“你不是修煉的馭火術嗎?一簇離陰火早已出神入化,怎麼會想來和晚輩們搶一柄劍呢?”

“你不也是修煉的寒冰一訣嗎?所以你應該也知道,獨孤劍並不僅僅隻是一柄劍。”林士修沒有在意冷若霜的陰陽怪氣。

“傳說當年的慕雲飛在玄仙巔峰早已停留了近五十年,一直卡在半步太和仙遲遲未能突進。可是不歸林一戰,他剿滅了上古凶獸,取得了獨孤劍,便在一夜之間突破到了太和。這其中的原由想必人人都懂,不用老夫細說吧!”

“獨孤一劍,可使陰陽和,萬物生,得劍者,登峰造極,天下無敵。這點冷公子想必比我更加了解,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通往天都城的必經之路上了。”林士修一點沒有表現出對後輩該有的謙遜,冷笑一聲。

“是啊。”冷若霜悵然,輕輕推開自己的折扇,嘴角突然緩緩揚起。

“不過獨孤劍隻有一把,也就是說能夠得到他的,最終隻有一人。聽說林大師退隱前早已經是玄仙,時至今日,怕也是玄仙巔峰了吧?”他說話這話時眉眼中帶著絲許的挑釁,似乎在試探林士修的反應。

果然,林士修的的瞳孔裡翻起一抹幽暗的火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