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AI男友後,再也不怕黑子了

89、第八十九章(1/2)

擁有AI男友後,再也不怕黑子了最新章節

兩邊初賽完成後,賽方對其作出調整還需要一段時間,複賽更是需要提前對賽場及設備作出一定準備。

此,等到複賽開啟的時候最起碼得半個月。

白若穀鬆了一口氣,隨後他將更多精力投入到拍戲中。

《明月下江河》是一部情感劇,裡麵白若穀飾演男主人設非常有吸引力。

它講述了兩個人相伴一生故事。兩人相識於明月下,終結於明月下。那一條波光粼粼江河記錄了人的一生。

導演特彆注重細節,每一個小動作都要扣半天。劇情看似比較平淡,然而卻給人一種暖心舒適感覺。

或許,這正是白若穀向往生活,這他在拍攝過程中多了份情感代入,這讓導演連連稱讚。

“不錯不錯,若穀呀,你真是讓我大吃一驚。真是演什麼像什麼。”

白若穀謙虛地道謝。

等到了晚上一出片場,月光灑於地麵。

由於在河邊拍攝,路有不好走,加上這兩天天比較冷,演員們剛一出來,紛紛抱著胳膊顫。

寒風陣陣,有地方因為有建築覆蓋導致路有看不清。

有個演員相互認識,他們靠在一起結伴而,在這個寒冷的夜晚也算是有籍慰。

就在這時,前麵多了一道明亮車光,在這個黑暗夜晚越發耀眼。

白若穀正抱著胳膊往前走,那輛車緩緩地停到了他麵前。

黑色的車門被開,從駕駛座上下來了一個筆直的身影。還沒等白若穀緩過來,溫暖大衣直接披在了他身上,熟悉氣味迎麵而來。

“阿繆?”,白若穀輕問。

“是的。”,對方回答道,同時副駕駛的車門也被打開了。

白若穀走了進去,車門的關閉將外麵的寒冷徹底隔開。

白若穀舒了一口氣,車內溫度是按照他喜好提前調好的。這時,一杯有發燙的熱茶被遞到了他冰冷的手中。

起初手被燙得有不適,等適應了就舒服多了。

白若穀靠倒在椅背上,他側過頭神情愜意,聲音從喉嚨裡麵發出,沙沙。

“阿繆呀,幸好有你。”

蘇繆那張麵無表情臉上多了細微的浮動。

車輛揚長而去,大冷天,其餘演員站在原地都看傻了。

這是哪兒來的豪車?哪怕是上流社會都不常見,如果沒記錯話好像是限量版?!

還有剛才那個男人,他們知道這人是白若穀經紀人,甚至以前還在直播上見過。可真當放到他們眼前這長得未免也太帥了吧?

猛地一陣寒風將他們刮回現實,誰也沒想到今天會提前一個半小時下班,助理司機們正在往這裡趕。

他們抬起頭,距離他們最近光亮還有兩裡路。寒風將他們的臉吹得生疼,他們哀歎一聲,每走一步都像是腳上灌了鉛。

這人和人呀,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為之前大家拍戲都非常認真,導致進度追得快。導演不得不給大家放一天假,他則同其餘工作人員對目前拍好的片子進一定處理。

第二天白若穀一醒來便叫著蘇繆兩個人一起去逛街。

現在因為星網發達,以至於星際公民可以線上試衣以及品嘗美食了。

然而實體店還是有不少,畢竟有多人不願意待在家裡,喜歡和同伴一起到處玩。

一個大型服裝店內,裡麵安裝了自動換衣設備。

女友換好了一件連衣裙急忙問男友漂不漂亮,然而他男友卻坐在沙發上索然無味。

“漂亮,漂亮極了。”,他戴著vr眼鏡了個哈欠。

“你!”,女友要氣死了,“你好歹把你眼鏡摘下來再看看,連看都不看隨便說!”

男友砸著嘴,一臉的不耐煩。

“都說了好看,你穿什麼都好看。”

女友氣得把裙子脫下來,衣服也不試了,就在那裡生氣。

她真在意男友的評價嗎?她在意的是態度!明明當初是他哄自己生氣,說要出來一起逛街,現在又給她擺出不耐煩的模樣。

她突然想到了朋友話。

“男人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要習慣嗎?

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了旁邊傳來的聲音。

“這件怎麼樣?”,一個長相絕美麵容和善青年彎著眼睛問著他前麵端坐男人。

男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直白道:“你不適合綠色,它會對你氣質造成一定影響。”

白若穀若有所思,隨後又拿起了一件白色的衣服點擊換衣。上身之後果然精神氣兒超出了一大截,比上一件好多了。

然而男人接著道:“我較為不讚同你穿這件衣服,它最窄間距距離你身體隻有不到一厘米,雖然穿著修身,但是會讓你不舒服。”

蘇繆說什麼白若穀都聽,白若穀聞言笑眯眯地又換了一件。

蘇繆的眼神既專注又認真,仿佛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工作,評價也非常尖銳。

女友在一旁看著心裡越來越酸,同樣是男友,為什麼彆人男友就這麼好?

雖然評價起來有時候不太好,但態度是足夠了,就連她一個外人都能感覺到這人對自己愛人是全心全意的。

試想,誰不想要一個這樣的男友?

她一轉頭又看到了沙發上那個懶貨,真就是氣兒不一出來!

她走了過去狠狠地在男友的胳膊上擰了一圈,轉身就走。

摘下vr眼鏡,發現女友消失後懵逼的男友:……

逛完服裝店後時間還早,白若穀不喜歡接下來的閒逛有太多累贅,於是將住址交給了服務生,兩個人又是一手空地繼續走了下去。

街道非常熱鬨,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絕大多數人歡聲笑語。

蘇繆走著,這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一個抱著貓的少年身上。

“怎麼了?”,白若穀在一旁問,順便也將目光投到那個少年身上。

少年似乎有內向,他用帽子將自己眼鏡蓋住,不願意去看其他人。

蘇繆遲疑了一會兒,道:“這個人類沒有智腦。”

過了一會兒白若穀反應過來了,“那他怎麼上網?”

“我法追蹤到,但他應該有彆的途徑。世上沒有智腦人們有多,絕大多數原是黑戶。”

然而他們連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白若穀也沒有放在心上,等再也看不到那個少年後,白若穀便將這個插曲拋之腦後。

人越來越少,周圍也逐漸安靜了下來。

過了分鐘後,他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腳步聲。

若是尋常人還好,然而這腳步聲聽起來很穩,也有節奏感,一聽就不是正常人能走出來的。

白若穀眼神變了變,但他不慌不忙,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那樣,照常跟蘇繆聊著各種理論。

然而,腳步聲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夕陽從身後照入,影子被拉長。白若穀看著眼前影子,對身後的人數也有了一定了解。

這時,蘇繆的聲音傳入白若穀耳中,“後麵有23人,全都是通緝榜上麵的星盜。他們之所以會來,是因為白家對家向他們懸賞了你性命。”

蘇繆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我不會讓他們做出任何傷害你事。同時我沒有從源頭製止原是因為聯邦帝國政府已經介入此案件……”

最後的喧囂散去,此處徹底人。或許身後人已經察覺到了自己被發現事實,於是不再繼續等下去。

“可以了。”,一道粗獷的聲音帶著殺意喊道。

蘇繆在這一刻改掉了信息,“現在是24人。”

白若穀尚且不能意識到蘇繆說這話原由,卻聽到身後傳來了慵懶並帶著禦氣聲音。

“哈?”,她輕輕一笑,紅唇抬起念著,“這後麵還有一個人呢,看不見嗎?”

她“嗯?”了一聲,簡直媚到了骨子裡。

星盜們察覺到不對,一人轉過了身。

迎著夕陽,那是一個擁有栗色大波浪女人。橙色的光照著她的半張臉,高高鼻梁讓她五官變得立體。她的眼睛既好看又銳利。

那眼神讓星盜們很不喜歡,為太像一道隨時能衝破他們心臟的利劍了。

“滾。”,一個臉上刻著刀疤的男子出口道。

女人用手指按了按下巴,挑起了半邊眉毛。

見女人不動,男子用舌頭舔著牙尖,往地上啐了一口。

他眼神劃過狠意,對著周圍的手下道:“上,給這女人點厲害瞧瞧。真tm娘們多管閒事。”

聞言,手下們衝了過去,他們的速度對於星盜這個團體並不慢,然而女人一點也不惶恐。

她站直了身,哪怕沒有穿高跟鞋也比在場的一半人高。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