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AI男友後,再也不怕黑子了

87、第八十七章(1/2)

擁有AI男友後,再也不怕黑子了最新章節

隨著白若穀的靠近,白家人自覺地給讓了路。

李家人轉身眯著眼,白若穀本身形貌昳麗,順著光在人群的擁簇下走來,更是引人矚目。

為什麼會現在出現在這兒?

李家人死死地凝視著白若穀,細想著各種能。那呼之欲出的原由他用力忽略,明明心已經慌了,一個勁兒為白若穀的到來找尋著各種借口。

也許是這家夥根本就進個人賽,這邊又來遲了……

然而,白家人的對話擊垮了自己的幻想。

白家總管見白若穀現在就來了也是非常驚訝,他揮揮手讓手下趕緊去將金屬箱子提來,自己一邊迎接著白若穀一邊忙問。

“少爺,我記您不是去參加個人賽了嗎?怎麼又來這兒了?”

話雖這樣說,他指揮手下的動作有慢掉半。

無疑,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他不知道個人賽那邊怎麼樣了,但作為白家人,他很顯然是希望少爺以將精力集中在世家賽上。

也許是剛的比賽對白若穀而言太容易,他垂下頭笑了笑:“還好,那邊比賽挺簡單的,我完成了就來了。”

在場人:……

李家人僵住了。

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題目?

白家人也懷疑李家人是不是看錯了題目?!

他們看著白若穀低下頭眉眼裡露出的淺笑的神情,那一副自然的神態,完全不像是在故意裝逼。

白家總管深深地看了白若穀一眼,眼皮收住眼底的驚異,鎮定地手下手中接金屬箱打開,呈到白若穀。

“少爺,這是提為您準備好的智能助手,請您按照自己的習慣挑一個。”,總管說著,嘴角壓不住笑意揚了來。

白若穀搖了搖頭,他眼含笑意地輕撫手腕上的智腦道:“不用了,阿miu我用習慣了,其它的用不來。”

總管眼神閃一瞬間的驚訝,但很快了然。少爺能短時間內贏了個人賽,光是這能力就超出了他的認知。關於智能助手,少爺應該比他更了解。

眼看時間不多了,白若穀也不久留,他拿屬於白家的通行證朝著賽場走去。

李家人看著白若穀的背影,心裡結了一股氣死活上不來,他緊皺著眉,硬是牙縫裡擠出來幾個字。

“吹的好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白家這死玩意注定倒台,再怎麼折騰都用。”

就在這時,白若穀腳步一頓,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他側頭眼中有暗光浮動。

他問道,“這位……李先生?我應該有稱呼錯吧?”

“怎、怎麼了?”,白若穀忽然叫到自己,讓李家人心臟一跳。

白若穀眼眸微眨,言語中帶著追憶,“我要是不耳背的話,剛來的時候似乎聽到您承諾了什麼?好像……嘶,好像說要是我今天能來,您就把我叫爺爺了?”

李家人:……

怎麼不耳背死你?!

白家總管一聽頓時反應來了,他先是大笑幾聲,之後馬上接住了自己少爺拋來的話,爽朗道:“小李呀,看這一打岔我就忘了。快來人給包個紅包,咱白家添人了,咱家少爺有了孫子!”

李家人聞言用力瞪著白總管,他恨的牙癢癢,一時半會兒找不到罵人的話,整個人因為氣不順臉都憋紅了。

場外,大小世家們看著這場鬨劇不敢上。在這塊寸土寸金的地方,他們隻占據著小小的積。

這些人看著那群站在場外聚焦位置的頂級世家們,儘管這些人在互相貶低,這一幕明明近在咫尺的距離對於他們而言是天塹。

這是他們高攀不的階級。

白若穀在白家人的擁簇下走向考場,青年本身就是大明星,外觀更是無挑剔,加上白家少爺的身份,這讓他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焦。

儘管他們早就到了關於白若穀天的風聲,這仍舊止不住讓他們心生期待。

也不知這白家繼承人有多大的能耐?現在時間已經了半個多小時,能不能完成比賽還準呢。

白若穀一進賽場就馬上有人走來接待他。

趁著交接的空檔,白若穀向場內望去。裡的空間很大,操作台散布的很不規律。

似乎是為了向參賽者提醒時間,電子計時器架在空中,紅色的數字一跳一跳,倒計時1:21:36醒目。

白若穀微微攥住了手,而此時場內傳來的咆哮聲吸引了白若穀的注意力。

順著聲音白若穀向那邊望去,隻見在場地中間的地方,一位大約不滿二歲穿著華麗的青年此時趴在操作台上雙手抱著頭看來非常崩潰。

他的臉壓著操作台,聲音含糊不清,音量不小,哪怕白若穀和他間隔有些距離,也能聽清楚。

“這是什麼見鬼的比賽?!明明應該考驗的是技術,這讓迪斯達布搗亂是什麼鬼?!這是要考驗我們的臨場演變能力嗎?誰會讓機械師衝鋒陷陣?真他媽胡亂搞事!”

聽到“迪斯達布”這個名字,白若穀頓住了。

這個名字能對於外行人有些陌生,對於白若穀而言是再熟悉該不了。

迪斯達布……這是他當年製造的32種機甲之一,要技能是乾擾。

這時,他的比賽係統已經連接上了,題目也傳到了智腦上。

[請在規定時間內製作出一個綜合測評不低於b的設備。

要求:1.必須參賽者是現場設計,不使用星際已出現的設備冒充。

2.參賽者需在迪斯達布的乾擾下完成。

3.請參賽者自覺遵守比賽規則,本次監考員由智能ai阿miu擔任。]

阿miu。

白若穀:……

他麻木地轉頭看著滿場唉聲歎氣的參賽者,耳邊回響的聲音都是在吐槽這個比賽有多難。

難嗎?

他看到了一片大海向他湧來,放眼望去都是水。

他“啪”地一聲捂住了自己的半張臉,深深地吸了口氣。

比賽放水成這樣他都懷疑是不是有人知道了他的身份?

這邊比賽的自由度比較高,比賽位置不固定,白若穀歎了一口氣後,隨給自己找了個操作台。

因為難度較大,自然有很多人做不下去了隻能原地歇著,趁這空擋,不少人注意到了白若穀的身影。

看著這個姍姍來遲外貌出眾的人,他們下意識撇了撇眉。

世家賽都敢來遲,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長倒是好看,不看這悠哉悠哉的模樣,怕不是個花瓶吧?

白若穀站在操作台上,眼下的設備精良無比,許多儀器閃爍著金屬應有的光澤,台上乾淨整潔,一塵不染。

做什麼呢?

他眼神晃了一下,用指尖在操作台上輕磨,隨著手指按動的力氣越來越大,他的眼神逐漸變明亮來。

想到了。

隨後他操作台裡抽出了一塊巨型鋼板,用激光刀中間割裂,鋼板瞬間劈開,發出了“啪”的一聲。

這不小的動靜將很多人的目光吸引了去,彆人看著白若穀搞了這麼大的陣仗,心臟跳了一下,有些驚異。然而表上是嘴角一撇,眼神頗有些不屑。

切,八成是在裝逼。

短短的兩個小時,彆說這種“大件”,就是一個小玩意兒恐怕就做不完。更不要說這家夥還來遲了,真是乾什麼的時候心裡逼數。

有一種叫做“雲晶”的材料非常昂貴,哪怕是在場很多人身家不菲,在使用雲晶的時候小心翼翼,多一仿佛跟挖了自己的肉一樣,即使這些材料並不需要他們付錢。

白若穀不一樣,他直接挖出了一大塊兒雲晶抹在機械外殼上,外殼因此亮晶晶的。

白若穀對的參賽者看著直瞪眼,他忍不住一拍自己的腦殼。

這是哪來的二貨?雲晶是這麼隨用的嗎?!真以為自己做的是什麼寶貝,值這麼浪費?

就在眾人手忙腳亂的時候,場內突然響了警報聲,白若穀手一頓,依舊不慌不忙地完成著手頭的任務。

然而這個變動將其他參賽者的目光吸引了去,所有人看著場內的一個操作台突然展開,並中伸出了一雙機械手臂。

“警報,檢測到賽場有人作弊,並已掌握相關證據。現決定剝除參賽者096付生的參賽資格並將其家族禁賽,三年內不允許參與任何帝國級組織。同時,付生所做出的設備一同銷毀,即執行。如有異議,請持相關材料轉交至帝國科研所。”

機械聲有任何伏,所說的話嚴厲又冷酷。與此同時銀色的機械臂一把拾操作台的半成品並將其高高舉,一雙手臂猛地一用力,機械外殼裂開,中間的導線露了出來並隨之拽斷。

“彆、不要!!”

作弊的參賽者這一出弄的措手不及,他愣在了原地。聽著監考員的宣判,一股涼意心底升,渾身都是冷汗,就連大腦仿佛都塞入了冰塊,又涼又麻。

“不!不!我有作弊……”

他手足無措,蠕動著嘴唇拚命地想要找出借口來解釋,然而監考員不是人,絲毫不能與他共鳴,哪怕他當場流下眼淚癱倒在地,監考員如同看待一件物品冷冰冰地將作弊者以及作弊者的家族打入地獄。

“您與家人的聯係記錄已保存,上有明確的設計圖就與您正在製作的裝備重合率為99.9%。而且雖然這件裝備並有登記,但當它製作出來的那一刻已經記載。您,明顯違規。”

後的宣判讓一切塵埃落定。

付生機器人無情地拖走了。

這個懲罰太嚴厲,直接超出了那人的接受範圍。臨到拖出賽場,那人臉上依舊渾渾噩噩,整個人幾乎暈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