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必須敗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說不如做(1/2)

修真必須敗最新章節

丁乙不放心吳強,還是將他單獨叫了過來。

海底公墓,幾百艘蜃海的戰艦,海船,堆疊在這邊。景象有些陰森,這些戰艦,海船都是在反圍剿戰役中被擊沉的木製船艦。。

戰艦和海船上的武器係統都被拆卸了,此外一些戰艦的金屬零組件,也都被拆卸走了。嚴格說起來,這些沉船都是老式的舊船,金屬外殼的船艦,基本上都回爐再造了。即便如此,這片海底公墓還是有些壯觀。

創世神教負責這個墓園。蜃海人絕大多數死後都是實行海葬。這裡的墓園,除了這些沉船,還有很多戰死的士兵,以及染病去世的民眾,他們也被葬在這裡。

屍體被小心翼翼的送進船艙,船體上釘上一塊死者的銘牌。蜃海人的殯葬儀式非常簡單。

不到半年,這裡已經為一百多萬人舉行了葬禮。船體上釘了更是上千萬塊巴掌大小的銘牌。

在反圍剿的戰鬥中,很多的機甲武士和蜃海民眾在修真者的施法下,屍骨無存,一塊塊小小的銘牌,是家屬對他們的追思。

丁乙和吳強,隨著前來吊唁追思的民眾,緩緩的繞著墓園行進。因為是海下,大家都穿著厚厚的機甲。

教宗吳強的機甲比較先進,他可以在機甲裡麵與丁乙通話。

“最中間的海龍號,有財叔的黃金銘牌,其實他可以不死的,可是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和信眾在一起。”吳強的聲音低沉而沙啞。

丁乙幽幽說道:“將來我亡故了,我的銘牌也會釘在這艘海龍號上。”

吳強先是一愣,接著不禁苦笑道:“天哥你是修真者,你還有漫長的生命,隻怕是我的銘牌要早一步釘在這船上。”

“人終究會有一死,即便是修真者,也沒有誰能得道成仙,這世上沒有不朽的生命,能夠存世的,隻有留在曆史中的名聲。”丁乙說道。

吳強停下了腳步,足足立在原地十幾秒鐘,這才繼續往前行進。

丁乙陪著他駐足,前行。

“小強,你是不是覺得,你仿佛像一具傀儡,一直在被我操控,隻不過因為我是修真者,你抗爭不了,因而隻能被動接受?”

吳強沒有做聲。

丁乙繼續說道:“小強,你的心意我完全明白,我知道你非常憋屈,感覺被我欺騙愚弄了,你的這種心情,我能感覺得到。”

吳強道:“天哥,你說的這些,我並不否認,但是我並不怨恨你,創世神教是你一手創建的,現在你想要毀了它,我也不好說什麼。我隻是替教會的這些信眾,還有這些死去的亡靈感到悲哀,我們難道隻是活在虛妄中麼?我們隻是天哥你為了你的宏圖霸業,編織出的一個玄幻泡泡裡麵的一個個虛幻人影麼?。”

丁乙深深的歎了口氣,對吳強說道:“小強,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其實一隻把你當成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我知道,你在這件事情上的理解和我的初衷有些偏差,我出身凡人家庭,我並不

認為,自己因為成了修真者,就高你們一等,可以隨意玩弄你們的情感,我尊重每一個生命,財叔也好,其他人也罷,他們都是蜃海的英雄,是值得我尊敬的人。

包括小強你在內,我一直都記掛著你們,我也同你們大家一道在努力,我並不認為我是欺騙大家,從來就不想,操控大家,我隻是不想大家因為我最初的設定,迷失方向。”

吳強是堅定的信仰者,而丁乙偏偏是一位無神論者,丁乙想要改變吳強的信仰,無疑是非常困難的。

丁乙極力的想要將吳強的思想扳回來,談何容易。

話說到這裡,似乎再也談不下去了,吳強默不作聲,丁乙也是找不到什麼話來說服吳強,兩人一前一後,繞著墓園緩緩而行,一連繞了三圈。

末了,丁乙對吳強道:“小強,你可以怨恨我,是我先前沒有跟你解釋清楚,不過,創世神教,也僅僅隻限於蜃海傳播,我是不會允許創世神教流傳到其它地方去的。”

吳強道:“世界各地都有我們創世神教的信眾,即便是魔國,也有我們的人,道源封殺不了我們,天哥你也阻止不了我們!”

丁乙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這一刻,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小強,你難道就不能聽你天哥一次話麼?為什麼這樣執拗呢?”丁乙哀求道。

吳強道:“天哥,我一向為你馬首是瞻,從來就沒有拒絕過你,對不起,這一次,我不想聽你的,我要做一回自己。”

兩人站在墓園門口,兩人都停了腳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