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長姐有點甜

第61章 柳老畫作(2)(1/2)

薑小小下意識回身,見是個翩翩少年,模樣生得很是好看,高鼻深目,卻不顯苛刻,反而有溫潤如玉的氣質在身。

不過瞧過慕容辭真容的她,倒也對這般容顏不驚訝了。

她很自覺的後退一步,和眼前的少年保持了距離:“找我嗎?”

她視線打量,很快落在了他拿著手裡的畫卷。

“是你?”顧文昭看清薑小小容貌時,神情微妙。

顧文昭這句話,顯然讓薑小小雲裡霧裡了,聽他的意思,眼前這個少年,好像認識她,但是她卻對這個好看的少年,毫無印象。

“你認識我?

顧文昭自覺多言,他微微一笑,平和道:“有過一麵之緣,先前在一品樓,我那位堂弟顧文毓同你說話。”

提及顧文毓,薑小小有些印象,他們顧家的人,怎麼偏愛找她麻煩。

知道是顧文毓的堂兄以後,薑小小對眼前這個少年,也多了幾分嫌棄,隻當他們這些富家少爺是一丘之貉。

不過是閒來無趣找她的麻煩。

薑小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顧文昭拿起手中的畫卷,“這是我剛才在那位老板攤位買的,他說,這畫卷是你出的,姑娘,我想問,這畫卷之人,你可知道是誰,能勞煩幫我引見一下嗎?”

“……”

不過是薑俢臨摹了一副柳先生的畫作,竟然這麼多人來問。

看來這位柳先生的確是很有名了。

莫不是這位少年也以為買的是柳先生的畫作?

既然柳先生隱居大禹村,想來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就算讓少年見了薑俢,怕也不會相信,這幅畫,出自一個四歲的孩童。

薑小小坦言:“這幅畫隻是仿跡,不是……”

“我知道。”顧文昭當然知道這幅不是柳先生的真跡,但沒有柳先生的提點,這幅畫不可能仿到如此地步。

顧文昭說:“姑娘,我隻是想見一見,這位作畫之人,我沒有惡意。”

“不好意思,我受作畫人所托,不方便泄露他的信息。”現在家裡還有位貴人,顧府是什麼樣的家世,薑小小還未弄清楚。

也確實不能隨意帶人回薑家。

薑小小把話說完,就要離開。

顧文昭是守禮之人,並沒有一直追著薑小小去打聽,隻是在薑小小臨走之際道:“姑娘,若是你改變了主意,可以來城東顧家找我。”

顧文昭看著薑小小離去的背影,暗下握拳,畫卷被緊緊捏在手中,唯一的一點消息,也沒探聽到。

他隻好折身,又去找了楊宗。

楊宗見顧文昭折身而返,心驚肉跳,還以為顧文昭反悔了,他立即道:“這位小哥兒,畫卷一概售出,可不能退回來。”

“楊老板,我是想和你打聽一下,出這副畫卷的那位姑娘,你對她了解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