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長姐有點甜

第60章 柳老畫作(1/2)

“這幾天家裡有點事情,明兒就出來了。”薑小小笑意盈盈:“楊老板,我今兒過來是專程找你的。”

楊宗笑了兩聲:“找我?薑小小,你彆開玩笑了,你們家那餅子生意那麼好,找我做什麼?”

“楊老板你是賣字畫的,不知道你收不收字畫。”薑小小開門見山,將薑俢那副臨摹的那副字畫拿了出來,但並沒有直接遞給楊宗。

楊宗更加好奇了:“你有字畫?你們家到底是做什麼的?又是賣餅子的,現在還要出字畫?這總不是你畫的吧。”

也不是楊宗瞧不起薑小小,隻是這女子向來不進學,他還沒見過哪個女子過來出字畫的。

薑小小並未透露是誰作畫,隻是笑而不語,手拿畫卷:“楊老板,你先說收不收吧。”

“收倒是收,我先看看吧,我先提前和你說話,也不是什麼字畫都手的。”楊宗不信,薑家餅子生意做的好,字畫還能有多好。

隻當是他們薑家想要生計,才硬著頭皮,隨便拿字畫過來問的。

他接過薑小小遞過來的畫卷,緩緩展開,一副墨色山水圖就展現於他眼前,薑俢雖四歲,但他的手筆,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孩童作畫。

他臨摹的是柳歸元的畫作,畫風自然和柳歸元是一樣的。

待看清這幅畫卷後,楊宗眸子不由放大,“這……難道是柳老畫作?這是哪裡的?”

楊宗雖也是作畫之人,但他隻是普通之姿,一時之間,甚至沒看出來,這幅畫是臨摹,而不是真的出自於柳歸元手筆。

薑小小卻是驚了。

柳老?

楊宗僅看這幅畫,就能說出柳老,難不成,教授薑俢的柳先生,還是一個高人?

薑小小隻知道柳先生學識高,但因為同住大禹村,她並沒有多想柳歸元的身份,隻當他是個普通的教書先生。

薑小小輕聲問:“楊老板,你說得可是柳歸元?”

楊宗對柳歸元十分敬重,他蹙眉:“豈可直呼柳老大名,柳老的畫作,千金難求,你這是哪來的?”

楊宗仔細的看著這幅畫,半晌才發現不對,畫卷提字,並不是柳歸元的字跡。

難道是臨摹?

可怎麼會臨摹的如此逼真,楊宗也曾仿過柳歸元的畫作,但根本仿不出畫風意境。

這幅臨摹的畫作,若不是題字和落款不對,幾乎到了可以以假亂真的程度。

楊宗搖頭:“這是仿的?”

薑小小頷首:“楊老板,柳老很厲害嗎?”

“當然厲害,柳老曾經在京城開設過一陣子學堂,那些名門望族,擠破頭都想要進去,柳老的學生,哪一個不是在朝為官,那些奮筆疾書的學子,哪個不想見柳老一麵,哪怕得柳老指點一二,都受用一生啊。”楊宗滿眼崇拜的開口,再次望向薑小小:“小小,你拿來的這幅畫卷,作畫之人是誰啊?想來也不是一般人。”

薑小小全然沒想到,柳先生會這麼厲害。

一個慕容辭便罷了,現在又多了一個柳歸元,他們薑家,還真是招這些貴人。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